第49章 太歲之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翻身而起,手用力的攥成拳,緊緊盯著前方的老槐,若是他稍有異常,我就會一拳擊出.

其實我的手剛才下意識想捏開通業道印,可卻怎麼也捏不成,看來在夢境中時應該是屬于誤打誤撞,我的真正實力還遠遠達不到施展開通業道的標准.

當我集中精神時,老槐的身影越發清晰,我甚至可以看清他臉上那一道道如刀刻般的皺紋,白天怎麼沒注意,他臉上的皺紋張的很奇怪,竟然連成一個奇怪的圖案,那圖案我看著還有些眼熟!

過了一會兒,老槐依舊坐在那里一動不動,我也覺出不對來,試探的想向前查看一番.

忽然,吱呀一聲,大門被推開!

從外邊走進來一個身影,那身影開口,聲音帶著些喜意:"小愉,你總算是熬過來了."

"張禪!"我驚喜的喊,太好了,他也沒事.

張禪走過來,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只是這次的笑容較平時要真誠幾分.

"我還擔心你熬不過來,這次真是太危險了."他搖頭歎道.

"我沒事,花葉涵呢?"我擔心花葉涵的安危,連聲問道.

"她在旁邊的屋子里睡著呢."

聽到花葉涵沒事,我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我走上前,和張禪並肩站在一起,看著老槐說:"這家伙怎麼了,白天剛害了咱們,怎麼現在成了這幅模樣?"

"恩?"張禪先是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隨即搖頭失笑.

"呵呵."他輕笑一聲,說:"你從哪兒看出來人家害你,人家那是幫你呢,給你吃了那麼好的東西,你還不識好人心."

"幫我?"我愣住了,這是怎麼回事,他要是幫我的話我為什麼會無故暈倒,還做了那麼奇怪的夢.還給我吃了好東西?白天那種吃了就暈的怪肉是好東西?

"當然,要不是人家,花葉涵也不會睡的這麼安生."

按張禪的意思,若不是老槐,我們晚上還會遇到什麼意外?

我奇怪的問:"那我白天為什麼突然暈倒,他給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張禪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的老槐,將聲音又放低了些,似乎怕驚擾到他一樣:"那肉,是太歲!"

"太歲!"我抑制不住的一聲驚呼,看向老槐的目光也複雜起來.

若真是太歲的話,那我這人情可算是欠下了.

太歲,又叫肉靈芝.《山海經》,《神農百草經》,《本草綱目》上都有記載,晉代葛洪在《抱樸子》中寫道:"諸芝搗末,或化水服,令人輕身長生不老."

肉靈芝自古以來都被認為是長生不老藥,《山海經》中記載,相傳堯,舜,禹之所以活過百歲,是因為他們服過"視肉",而這"視肉"就是肉靈芝.

太歲也分等級,最高等級為白太歲,肉質為純白色,口感光滑細膩,此外還有赤,黑,青,黃四種,若張禪說的不錯,我們剛才吃的應為赤太歲,赤太歲雖比不上白太歲的功效,但也是人間難得之物,我剛才一次性的將天目靈訣練至小成,應該就是這赤太歲的功效.此外,剛才施展出開通業道印應該也是赤太歲殘余靈氣的爆發.

張禪在一片繼續解釋:"赤太歲的靈氣太盛,你和花葉涵一時間吸收不了,這才暈了過去.花葉涵沒什麼底子,這次最多讓她的身體比以往強健一些,你獲得的好處就大了,想必也不用我多說,你應該已經體會到."

"嗯."我應了聲:"還要多謝謝老槐,可他這是怎麼了?"

我指了指正坐在椅子上睜著眼睛的老槐,疑惑的問.

"你沒看出來麼?"張禪微訝:"我還以為你知道,老槐他是陰差."

"陰差?"我一愣,立刻回想起《陰陽筆記》上的記載,陰差白天為人,晚上靈魂卻奔赴地府為鬼差,是可以溝通陰陽之人.

看著老槐臉上皺紋連出的圖案,我恍然大悟,這不是冥府之印麼,我早該想到的!

老槐現在應該是靈魂出竅的狀態,怪不得雙眼圓睜.

"非親非故,他為什麼要給我們吃這麼珍貴的東西?"我想半天,還是沒忍住內心的疑惑,看向張禪問道.

張禪看著窗外,漫不經心的說:"這天門村啊,從前山清水秀風水奇佳,乃是世間一等一的修身養性地,可十幾年前,這里發生了一件事!"

"什麼事?"我的好奇心被張禪勾引起來,連忙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這里出現了一樣東西,至于是什麼東西,現在我不方便告訴你,只能說這東西在一座墓里."

"墓!誰的墓?"我連聲問.

張禪眯著眼睛看了看我,沒有說話.

討了個沒趣,我並沒有放棄,眼睛一轉,我換了個問題:"你還沒說老槐為什麼要給咱們吃太歲呢."

"當然是為了救你!"

"救我?"我一驚,這是從哪里說起?

"恩,那件東西是人間至寶,為至陽之物,可孤陰不生孤陽不長,這寶物會散發一種特殊的陰氣,普通人還好,最多是被侵蝕的精氣虛弱,若是懷有道力可道力卻不強的那種人……"說道這里,張禪斜了我一眼:"可就慘了,輕則功力全廢,重則性命難保啊."

我臉一紅,知道張禪說的那種人就是指我,可轉念一想,我的心又熱了起來,張禪是知道我要來天門他才跟著來的,他是想保護我?真夠朋友,看來我在他心中還是有些分量的嘛,不枉在一起住了這麼久.

見我看他的目光有些怪異,張禪將頭轉過去,咳了兩聲繼續說:"雖然你吃了太歲,暫時以太歲的靈氣將你護住,可沒想到你體質特殊,剛才還是著了這寶物的道."

"啊?"我一驚:"難道剛才在夢里?"

"沒錯,剛才在幻境中若是你向那陰氣走了過去,這輩子就再也醒不過來."

張禪的聲音不大,可還是將我驚出了一頭冷汗,想到剛才的情況,還真是凶險萬分!

不過他是怎麼入我的夢的?甚至還能保護我?難道……看來他果然是一個神秘高人,入他人夢中其實非常凶險,因為他人的夢是無意識的經曆,混亂無序而且會把夢者的恐懼具象化,比如你看過一部鬼電影,里面有一個無數只眼的怪物,那在夢里就會具象化,甚至認為夢者的恐懼而無比強大.

爺爺曾說過他年輕時遇到有陽氣弱的人招惹邪祟,靈魂便長久困在夢魘中,那時爺爺仗著年輕,服食了幾株還魂草便草率地接靈入夢,結果……當他出夢時,自己已經頭發灰白,身體像老了十歲,那小伙子雖然也救回來了,但終生失明失聰,成了半個廢人.想到這,我深深看著張禪,不禁熱淚盈眶.這不僅僅是勇氣了,張禪對我的義氣我以前感受過,但沒想到他會這樣為我做這許多.

"剛才多虧了你救我,謝謝你啊."我連忙向張禪道謝,感謝他在夢中對我施以援手.

"沒事."張禪忽又蹙了蹙眉,疑惑道:"可剛才除了我,好像還有一個人也在救你,只是在環境中我卻沒看清那人的身影."

"呃."我腦中立刻閃過那紅色的身影,難道是那紅衣女尸!可是她竟然會救我?這是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