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開通業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渾身一冷,只見下方突然閃過一絲紅色!

低頭一看,我的天!二胖的腳上竟然穿了一雙暗紅色的繡花鞋!

那是一雙繡工精美的紅色繡鞋,上面紋飾栩栩如生,若是穿在一雙弓彎細致,粉光客人,素白春妍,盈不堪握的小巧秀足上,那定是令人目不忍離的旖旎景致,可穿在二胖腳上,卻只讓我頭皮發麻,渾身冰涼!

慢慢抬頭向上看,二胖的身軀就好像由細沙堆砌而成,正在緩緩消散,沙堆里面包裹著的真身卻慢慢顯露出來.

一副婀娜的身軀被紅色的嫁衣包裹,嬌美的臉龐卻是一片蒼白.

這……這他媽不是那棺材里的紅衣女尸麼!

我用力的掙紮著,想將手從那女尸的手中拔出來,可那女尸的力氣卻是奇大,無論我如何用力,她都紋絲不動!

"不要動,乖乖的,我是在幫你."那女尸檀口微張,說出的話卻讓我陡然一驚.

幫我?為什麼她站在我身邊的感覺這麼熟悉,好像這已經不是第一次.

忽然又是一陣劇烈的頭痛襲來,我痛苦的閉上眼,幾乎站立不穩,就要軟軟的倒下去,手上傳來的力氣支撐著我,讓我不至于軟倒在地.

"小愉,小愉."

聲音又變了,不是剛才女尸的聲音,而是換成了一個極有磁性的男聲.

我睜開眼,握著我的手的人已經不是紅衣女尸,而是一個長著一雙丹鳳眼,相貌比女人還漂亮的男人.

這人好眼熟,我好像認識,他是誰?

"小愉?"

那丹鳳眼眯起,這表情我好熟悉,這是……

我腦中驀地一道靈光乍現,猶如一道霹靂轟的一聲破開重重迷霧!

"張禪!"我高聲叫道!這一刻,打量記憶猶如潮水一般流入我的腦中,一切的一切都被我回想起,亂葬崗,紅衣女尸,大學,花葉彤,花葉涵,張禪,邪嬰……還有爺爺!

我霍的轉過頭,看向還在沖我招手的"爺爺",臉上已是淚流滿面.

爺爺已經死了,你究竟是誰,竟然敢假扮我爺爺!竟然他媽的敢他媽的假扮我爺爺!

我掙脫張禪的手,步伐堅定的一步一步向"爺爺"走去.

雙手連掐法訣,忽地在眼前一抹:"開天眼!"

我的動作如行云流水,再無一點滯澀,這洞開靈目之法,到此終于小成!

一道靈氣自雙目間流過,眼前的事物已經大變了模樣.

那斜照的夕陽,茂密的樹林,荒涼的墳堆都猶如一幅畫卷般定格,然後緩緩的化為飛灰,周圍只剩下一片灰蒙蒙的世界,那蒼涼陰郁的灰色一直蔓延,根本望不到邊際.

爺爺的身影也已經不見,現在站在那里的,是一團人形的黑氣!

這團黑氣在空中不斷翻飛,好像蛆蟲一般在緩緩蠕動!

我咬著牙,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

"啊!"我大叫一聲,上前奮力的一拳擊打在那團黑氣上,黑氣登時被我一拳轟出一個缺口!

缺口處,那黑氣仍然不停的蠕動著,間或還滴落幾滴令人作嘔的液體!

"啊!"我仿佛發瘋了一般,狂叫著一拳接著一拳的擊打在那團黑氣上,每一拳都會在黑氣上打出一個缺口,可片刻後,黑氣就會恢複原狀.

我的雙目赤紅,狀若瘋癲,任憑那黑氣源源不斷的得到補充,我卻依然堅持故我.

慢慢的,我在這瘋狂的情緒中,竟忽地生出一絲冷靜.

不知為何,我腦中驀地閃過一個想法,這黑氣也是煞的一種!既然是煞,那就有法可破!

爺爺傳我的《陰陽筆記》,可破世間萬煞!

幾行字從我心間流淌而過,我不由自主的默念了出來.

"有無混成,先天地生,惟象無形,窈窈冥冥……高不可極,深不可測,包裹天地,稟受無形……"

隨著我的話,我揮出的拳頭自然而然的結出一個個道印,那周遭的灰氣緩緩流動,竟然與那團黑氣隔離開來!

漸漸的,黑氣越來越少,終于只剩下最後一絲!

我單手前伸,似握非握,無名指屈伸貼近小指,直插黑氣內部!

開通業道印!我竟超水平施展出這種頂級印法!

此印開于幽冥豐都金剛山,需天目靈訣大成後方可施展,以天目運出天尊,令三元大將開道!

施此印,如踏罡下幽冥,單開淨道,辟盡鬼邪!

"轟!"

黑氣陡然消散,我的腦中也隨之響起一聲巨大的轟鳴,登時便天旋地轉,整個人仿佛墮入了無盡虛空,不停的下落!

我整個人如墜水中,周圍都是巨大的浪花,一陣一陣的巨浪將我擠壓的漸漸無法呼吸……

落了不知多久,忽然腦中傳來一陣清氣,讓我的意識驟然清醒.

"呼……呼……"我猛地睜開雙眼,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沒有經曆過窒息感覺的人,永遠不知道可以自由呼吸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我整個人的身體如同剛從水里撈出來,全部衣服都被汗浸透,我從來沒想過一個人可以出這麼多的汗,就像身體的全部水分都變成汗流淌出來.

氣息稍微喘勻了些,我的意識漸漸恢複,剛才的記憶也一點點的浮現在我腦海.

剛才那些都是夢嘛?可為什麼我會做那麼奇怪的夢,二胖會變成紅衣女尸,又變成張禪?那團化成我爺爺的黑氣是什麼來頭?

我思維忽然一頓,失去意識前場景浮現在我腦海.

老槐!我不是被他用菜迷暈了麼,現在在哪里?

我連忙轉頭打量四周,這是一件簡陋的農舍,我躺在一張硬板床上,冰涼梆硬的床板硌的我後背生疼.

現在時間應是深夜,烏云遮天,無月無星,房內沒有絲毫光亮.

還好我的天目靈訣已經小成,對目力也有一定加成,在這一片漆黑的環境中,我亦能勉強分辨出事物.

忽然,我身上一僵,眼角瞥向側後方,那里似乎有一團黑影,好像是個人!

一點一點的將頭轉過去,我渾身緊繃,保持著隨時可以做出應對的身體狀態.

隨著我視線的移動,那黑影漸漸清晰.

完全看清時,我差點從床上直接跳起!那黑影,赫然就是老槐!

他坐在床後方的一把椅子上,正睜著眼睛,露出那種僵尸一般的表情,死死的瞪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