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亦真亦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整個身體都有些發僵,平日里輕快的雙腳此時就像綁上了千百斤重的巨石,無法移動半分.大滴大滴的汗液從我的身體里滲出,貼身穿的衣服幾乎都已經濕透.

二胖卻好像絲毫沒有發覺我的異狀,依然帶著柔媚的笑意定定的看著我.

一陣風吹過,冷汗被風一吹激的我打了個冷戰,這讓我稍微清醒了一些.

不行,不能亂!

我想起了爺爺教過我的清心咒,心中不由默念起來.

"我義無竅,天道酬勤.我義凜然,鬼魅皆驚.我情豪溢,天地歸心.我志揚達,水起風生……"

清心咒讓我的精神迅速鎮定下來,思維也恢複了往日的冷靜.

我心中迅速的合計,此刻眼前的二胖必然有古怪,但我不能和他撕破臉,眼看著就到了與爺爺約定好的時辰,若是晚了指不定生出什麼幺蛾子.再者說,就算我現在揭破二胖的真實身份,也別指望什麼降妖伏魔,就憑我這兩下子,還指不定誰降誰呢.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拖!

先拖到見了爺爺再說,爺爺的修為不是我能比的,到時看爺爺怎麼處理,我配合他就是.

想法雖多,實際上也就不到十秒鍾時間,我僵硬的臉勉強扯出一絲笑容,沖二胖說道:"沒事,剛才以為忘拿了東西,嚇我一跳,咱麼快點走吧."

我知道這個謊言很爛,但看二胖的神色,卻好像沒有察覺.

他笑了笑,道:"你平時心最細,咋也變得像我一樣了."

說完他回頭沿著山路繼續向前走,我也連忙動身跟上.

僵硬的手腳隨著動作慢慢舒展開,我的心情也越發冷靜,我本就不是怕事的人,這些年隨著爺爺驅邪治病,也見了許多稀奇古怪的事,眼前這事雖邪異,但也不至于讓我六神無主.

二胖從剛才那句話之後就再也不發一言,我和他兩個人在山林之間默默的快速行進著,耳邊只有腳踝踏過草地的沙沙聲,以及間或發出的樹枝被踏斷的聲音.

這讓我更加確定了眼前這個二胖一定有古怪,要知道我那個發小可是個24K純話癆,每天24個小時他除了吃飯睡覺上廁所,余下來就沒有他閑著的時候,按他的說法是想將厚實的嘴唇磨薄點,也顯得秀氣幾分,可是事與願違,隨著他年歲漸長,那一對嘴唇卻更加肥厚了,像兩條香腸一樣掛在嘴上.

夕陽越發低沉,那昏黃的余暉似乎就要被天際吞沒.

我的心開始發沉,這條路似乎有點太長了吧……

從亂葬崗到村子里也就半個鍾頭,憑我和二胖現在的速度,二十幾分鍾也就到了,可剛才趕路的時間,絕對不止半小時……

鬼打牆……

這三個字在我心頭浮現,可是瞬間這個想法就被我推翻,剛才一路走來我都仔細留意過旁邊的景物,絕對沒有重複的,也就是說我們不可能是在原地轉圈,難道是方向偏差了?

不……不會,我搖了搖頭,這片山林是我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無比熟悉,再說察覺到二胖的古怪之後,為了防止他將路領偏,我特別注意了一下的方位,沒有絲毫偏差.


"二胖……"我下意識的張了張口,喚了他一聲,隨即我又馬上閉上嘴,眼前這個人,可不是商量問題的好人選呢.

二胖回頭看了我一眼,他咧了咧嘴,再次溫婉的笑道:"怎麼了?"

"沒事,隨便叫你一聲,看你一直不說話,莫不是害怕了."我沖他擠了擠眼睛,故作輕松狀.

"嘿,我害怕?小時候哪次偷看隔壁寡婦洗澡不是我帶你去的?"二胖笑罵了一句.

"你?明明是我強拉著你去,後來險些被發現時,你嚇得差點連褲子都尿了……"

我剛准備開口繼續調侃,卻見二胖那純黑的眼睛詭異的閃了閃,嘴角斜著彎出一個笑容,語氣緩慢道:"小愉,其實你是想問這條路為何長了許多吧."

我眼神猛地一縮,他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已經看出來我發現了他的古怪,想和我攤牌?

腳跟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半步,我背後又出了一層白毛汗.雙拳攥起,我安靜的看著二胖,戒備的等待著他下一步的動作.

二胖打量了我兩眼,嘴角的笑意更加濃厚,他低聲道:"別緊張,跟著我走就可以."

說完他轉身繼續向前走,我皺著眉毛仔細分辨了下方位,便也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沒走出幾步,眼前被薄霧掩蓋著的林間忽然隱約晃出一條身影,那身影瘦長,透著一股凜然的風姿.

我心中突地一跳,一股喜意從心髒中迸發,霎時傳遍四肢百骸,轉瞬之間我全身都似乎充滿了力氣.

"爺爺!"我高聲叫道.

那身影我再熟悉不過,正是養育了我十八年,與我朝夕相伴的爺爺!

可不知為何,那狂喜的情緒中卻突然多出一絲酸楚,這讓我很奇怪,看見爺爺應該開心啊,可我為什麼會這麼難過呢?那種感覺,就好像已經許久未見爺爺了一樣.

思考間,爺爺的身影越來越清晰,他面目宛然,臉上掛著我熟悉的三分慈祥,三分冷肅的表情,就連那一分焦急,都展現的恰如其分.

看見爺爺的面容出現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心中的酸楚之意卻越來越甚,幾乎都快忍不住流下淚來.

"小愉,我要的東西拿來了麼?"爺爺慈祥的笑著,沖我問.

"拿來了,都拿來了,一件不少."我聲音顫抖,強忍著流淚的沖動.

"快拿過來."爺爺沖我招手.

"哎."我輕聲應著,邁開步子向爺爺走去.

驀地,一只手攥住了我的胳膊,那手的肌膚柔潤滑膩,帶著一絲冰冷,似乎像是女人的手.我渾身一抖,側頭看去.

抓住我的是二胖,他沖著我輕聲笑了笑,眉梢眼角都是媚意.

他緩緩開口,聲音輕柔婉轉,如優雅的仕女一般:"你好好看看,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