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亦真亦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一陣眩暈感襲來,旁邊有人在不停呼喚我:"小愉,快跟上啊,在那里發什麼呆呢."

這聲音好熟悉…………

我搖搖頭,感覺清醒了些.舉目向周圍望去,我不由渾身巨震,這里…………這里不是坎兒村麼!

這里是養育了我十八年的地方,每一座山每一條河甚至每一塊石頭我都了如指掌,不可能認錯!

可我剛剛似乎不是在這里啊,我仔細回想著,思維卻一片混亂,屢不清頭緒.

用力按住頭,我努力回憶著,剛剛好像是在吃飯,似乎有個老頭…………

"嘶!"腦中一陣劇烈的疼痛襲來,我思緒一片空白.

"小愉,你還愣在那里干嘛呢,不是說爺爺正等咱呢麼!"

我抬起頭,那呼喚我的身影,是…………二胖?

對,就是從小跟我一起長大的發小二胖,可我現在要去干嘛?

"我…………我…………"我想問,卻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快點啊,你不是說爺爺要驢涎液麼,我們家有,我去給你拿啊!"

"驢涎液?"一陣久違的記憶從我腦中浮現,亂葬崗,山神廟中的蛇靈,紅衣女尸…………爺爺!

對!爺爺要我去拿驢涎液救小栓,晚了就來不及了!

"快走,黃昏時候必須趕到亂葬崗!"我向前快走幾步,拉著二胖就向前跑.

甫一接觸二胖的皮膚,我心中泛起一絲疑問,這胖子的手今天怎麼有些涼?

這想法在我心中一閃而過,我沒想太多,向著二胖家飛奔而去.

二胖家的後院里,滿登登的塞著十幾頭驢,我很詫異,二胖家里什麼時候弄了這麼多驢啊?

很快,二胖便熟練的取了一些驢涎液給我,我將驢涎液裝起來塞到後面的包裹中,想著,這下東西應該全了.

哎,剛才爺爺都讓我准備什麼來著?我忽然有點記不清,似乎那些記憶很模糊,可明明就是剛才的事啊,我懊惱著,埋怨自己最近腦袋怎麼越來越不好用.

不管了,我記得都已經准備好,驢涎液是最後一樣!還是趕緊去爺爺那里,我腦中只剩這一個念頭,好像有個聲音一直在我腦袋里喊,快去!去晚了爺爺就會有危險!

"我先走了!"我跟二胖招呼一聲,拔腿就向亂葬崗跑.

"等等!"二胖忽然伸手拉住我,興奮道:"我和你一起去!"

"嗯?"我皺起眉沉吟:"不行,那邊很危險,我怕你會.."

還不等我說完,二胖就打斷我道:"沒事我不怕,早就想見識見識你爺爺的本事."

我眉毛又皺了皺,心中暗道,這胖子以前最是膽小,平日里夜間讓他出個門都不肯,今天這是怎地了.

"不行,小栓都陷在哪兒,要是你也賠上,大胖叔不得砍了我."

我用力向外扯了扯,衣衫卻紋絲不動.


這胖子,力氣倒是挺大,我心中暗罵.

"小愉,小栓平時跟我關系最好,這次他遭了難,我這當兄弟的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好歹得出一份力不是."

"別添亂!"我有些怒了,爺爺還在亂葬崗等著我,這胖子卻一直在這里糾纏我,真是惹人厭!

二胖今天也不知怎麼了,從小到大他都最聽我話,只要我一開口他必定聽從,比他爹還好使,可今天卻如此反常.

可能是因為他太擔心小栓了吧,他們平時的關系確實不錯,我說服自己,又看了臉上閃爍著油光的二胖.心道,這胖子膽子小,就算讓他跟我一起去,估計沒等到亂葬崗就嚷著要自己回來,在這里和他糾纏浪費時間,等下誤了爺爺的事情那可就大事不妙.

"走吧!"我沖著二胖揚揚眉,伸手招呼.

別看二胖體型肥壯,走起山路來倒是半點也不含糊,那粗肥的身體在山林之間移動,卻好像是魚兒進了大海,速度極快,反倒是我這個慣常跑山的,竟然都有些跟不上他.

我腦中卻忽然一炸,不對啊!二胖這孫子明明連爬樹都不會,他的身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靈活!

之前的一幅幅畫面從我腦中閃過,我越想越覺得詭異!二胖家什麼時候養的那麼多驢?往常一向膽小的他怎麼會主動的提出要和我進亂葬崗?

我慢慢將記憶向前回溯,可每每觸及到一個節點時,就會出現一陣劇痛將我的思維打斷,讓我無法探知那個節點中的內容.

種種謎團充斥著我的腦海,將我的思維攪成一團亂麻.

此時已近傍晚,夕陽灑下最後的余暉,溫暖的陽光覆蓋著幽靜的山林,給整片林木都鍍上了一層金黃,仿佛人間仙境一般.

可我的心卻仿佛墮入森羅鬼蜮!

我越想越奇怪,從剛剛開始,二胖整個人就透著一股奇詭,更怪異的是,可我之前竟絲毫沒有察覺不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二胖到底是怎麼了,或者說…………這人還是不是二胖…………

一滴滴冷汗從我的額頭滲出,沿著臉頰緩緩滴落,我的腳步也不由自主的慢了下來.

二胖也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他粗壯的大腿一頓,幽幽的問道:"小愉,咋了,你咋慢了捏?"

說著,他轉過頭,癡肥的大臉上帶著一絲莫名的笑意.

我渾身一僵,只感覺全部的寒毛瞬間炸起!

夕陽映照著二胖的眼睛,我看的無比清晰.

二胖的雙眼中,黑眼球極大,幾乎將整個眼眶占滿,眼白只剩下一點,若不細看都看不見.

那情景,就好像我們冬天時堆的雪人,白白的大臉上鑲著兩個黑黑的煤核,只是雪人是憨態可掬,而眼前的二胖,卻只讓我感到從心底生出的顫栗.

這絕對不是人類的雙眼,這不是二胖!

可是這到底是誰呢?

"快走啊,爺爺還等著我們呢."二胖還在那里催促著.

我的腿好像灌了鉛,沉重的我都無法挪動.

二胖看見我這幅表情,嘴角微動,忽然笑了一下.

我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氣,二胖的那絲笑容,竟仿佛女兒家一般的柔媚!

那本該是嬌媚無雙的一笑,可二胖做出來卻只會讓我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