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抵達淮西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和花葉涵商量後,決定自己開車去淮西,淮西離這里不是太遠,開車也就一天的路.最主要這次的目的地是淮西省下面的一個村子,我們實在不能確定那里是否通車.

沿途的風景不錯,大片大片的灌木從我們兩側掠過,視野極其開闊,我的心胸也好像也廣闊了些.

搖開車窗,我抑制不住心內的沖動向外面大吼了兩聲.可回頭看見張禪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時,我又生出些悔意,總感覺有些丟人.

開了半天的時候,花葉涵有些累,問我們哪個可以替她,我無奈搖頭,從小到大就沒碰過這東西,連坐車的經驗都不是很多,更別說開了.

張禪倒是點了點頭,可隨後一句就讓花葉涵心塞:"沒本."

花葉涵柳眉一挑,從車座地下直接掏出警燈,就是那種紅藍爆閃,啪的一聲安到車頂,腦袋微揚對花葉涵說:"隨便開."

雖然現在是晚上,可這也忒霸氣了點!

我真想問她一聲,姐,你真的不怕讓人攔住查車麼.

將近二十小時的跋涉,我們終于到了淮西省,滿街的秦腔秦韻聽得我特新鮮,不過現在沒時間感慨,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家酒店好好睡了一覺,這一路折騰的夠嗆,我和花葉涵都快累成死狗,可張禪卻還是那云淡風輕的表情,有時候我都懷疑他是不是人類.

這一睡就是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們找了家小吃店,試了試淮西最出名的泡饃.

找了家人最多的街邊小店,我們三個人一人來了一大碗.

熱騰騰清亮亮的羊肉湯一上來,我和花葉涵就開始迫不及待的將大餅撕開往里扔.

可人家張禪呢,慢條斯理的將餅一塊一塊的掰開,一張大餅楞讓他掰成黃豆粒大小,在碗里均勻的擺著,煞是好看.

掰完後,張禪開始從一角慢慢的向嘴里送餅,那動作優雅又舒緩,跟畫兒似得,邊吃著還邊從一旁拿過一碟糖蒜.嘴上跟我們說著:"來點兒不,解膩."

我忙不迭的接過來,一試,還真別說,味道就是不一樣.

花葉涵忽然有些臉紅,可能是感覺跟張禪比起來,她簡直就是個糙漢子吧,當然這話我不可能說出來,我還不想死的這麼早.

別看張禪吃的仔細,可速度著實不慢,我們吃一碗的時間里,他活活吃了兩碗,面對我們驚訝的眼神,他眯起眼睛笑著說:"好久沒吃了,吃這個得講究,真正會吃泡饃的,不比用蟹八件兒吃螃蟹簡單."

我很像問問他蟹八件兒是啥,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忒跌份兒.

吃過飯後,我們打聽著往下榆鄉趕去,下榆鄉離這里小半天的路,我們算算時間,若是快的話,應該下午就能趕到天門村.

下榆鄉就是那種中國最普通的縣城,麻雀雖小五髒俱全,我們到了之後就開始找人打聽天門村怎麼走,可連續問了幾個人,對方一聽我們要去天門村,都見了鬼一樣的跑開,讓我們十分奇怪.

最後無奈之下,我只能使出我的絕技來逼人就范!

在一張毛爺爺的攻勢下,我終于找到了一個肯給我們指路的人.

那個白胡子老大爺一聽我們要去天門村,也是拔腳就要走,我抖了抖手中的紅票,那大爺才撅著胡子定住腳步.

大爺的胡子一顫一顫,說出第一句話就讓我心驚不已.

"你們年輕人吶,就是不安分,閑著沒事去鬼村干什麼?"

"鬼…………鬼村?"

老大爺捋著胡子看著我們,沒好氣的說:"是啊,都失蹤那麼多人了,你們還巴巴的往那里跑,真搞不清楚你們腦袋里裝的是啥子?"

我連忙將老大爺讓到一邊,從兜里抹出提前准備好的中華,掏出一根給大爺點上,來鄉下辦事,煙是必備的,雖然我們三人都不抽,但也提前預備了一條.

老大爺在吞云吐霧中給我將來龍去脈講了一遍,我這才明白為何下榆鄉人都談天門村而色變.

在多年之前,天門村就以風景秀麗,環境優美而聞名遠近,當地政府也配合宣傳,于是無數游客慕名而來,下榆鄉人也因為旅游小賺了一筆.

可就在幾年前,怪事發生了.

有幾名游客到天門村游玩之後卻離奇失蹤,生不見人死不見尸,最奇怪的是這些人失蹤之後,連報案的人都沒有,好像他們從來不存在于這世界上一樣!

後來還是其他見過他們的游客來報案,說有人失蹤,公安局才跑去天門村調查,這一調查,民警們都震驚的面無血色,他們發現在過往的十幾年中,似乎每年都有人失蹤!

這些人失蹤後,同樣無人報案,若不是有一些他們的朋友來將留下的物品拿回,給旅館的老板們留下些印象的話,民警們根本就不可能發現!

這個消息一經傳出,造成了很大轟動,當年很多媒體來這里采訪,好事之人還給天門村安上了鬼村之名.

從此,來天門村旅游的人數銳減,了解情況的本地人就更加不敢去那里.

我們幾人對視一眼,同時從對方的眼中讀出一個訊息,有古怪!

失蹤還可以理解,深山大川中掩藏著無數的危險,沒有野外求生經驗的驢友們很容易發生意外,但失蹤後卻沒人報案,這可太不正常了!

雖明知那地方不是善地,但為了查案,我們卻只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向大爺問明了方位,我們三人在大爺惋惜的目光中向著天門村進發.

路上,我們俱都沉默,張禪是習慣沉默,而我和花葉涵似乎心情都有些凝重,不想開口.

望著前方崎嶇不平的山路,我思緒飄飛,這次天門村之行到底能不能發現線索,給案件帶來新的轉機呢?

而林峰,是不是真的像花葉涵說的那樣,跟案件有關系?

從我的內心中,還是不想相信那個親切的老刑警會是凶手,唉,希望這一切都能從天門村找到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