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確定目標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想到這里,我再也沒有了聽周教授絮叨的心思,滿腦子想的都是去證實我的猜測!

即時那個猜測只是個巧合,但也是我現在掌握的唯一線索!

匆匆跟周老師告別,我直奔王棟那里,想向他借輔導員賬號.

我們學校網站里有檔案庫,無論是學生老師的檔案都在里面,但想查看必需要有權限,我的賬號權限不夠,要王棟的才可以.

面對我提出的要求,王棟並沒有提出疑惑,只是笑的一臉曖昧,他肯定是以為我要用賬號去查哪個妹子的檔案,我當然也樂得他想歪.

從王棟那里出來,我急急的跑向圖書館,那里有機器,可以上校內網.

手忙腳亂的輸入賬號,看看周圍沒人注意我,我迅速的登入了檔案庫.

學校幾萬名師生的檔案都在這里,數量有些大,不過還好有檢索系統.

將董偉的名字輸入引擎,竟然蹦出來了十幾個人,我快速掃了眼籍貫,不由神色一變.

這些董偉里面,竟然沒有一個是淮西人,我非常疑惑,難道是周方教授騙我?不會啊,他騙我有什麼用……

剛才走的匆忙,董偉長什麼樣子已經有些模糊,無法通過相片來分辨,于是我只能憑借著現有線索慢慢找.

年齡在四十左右,是老師,而且是未婚……有了!就是這個!

我將其中一份檔案挑了出來,看了眼照片,我不由的鄙視了一下這張證件照,也太失真了,難怪我認不出來.

董偉的籍貫寫的是云流市,這讓我有些吃驚,但我沒有放棄,開始逐條瀏覽他的詳細資料,試圖找出些蛛絲馬跡.

出生年月,獲得榮譽,個人簡曆,這里!我雙眼一亮,終于被我發現了!

82年到87年,就讀于淮西省下榆鄉天門村小學!

87年到91年,就讀于淮西省下榆鄉第二中學!

我吐了口氣,眼神中充滿興奮.

掏出電話,我迅速的撥通了一個號碼,響了兩聲後,電話接通,一個有些疲憊的聲音響起:"小愉,什麼事?"

"葉涵姐!你聽我說,我發現了一個董偉和李長江的共同點!"

"什麼?"花葉涵的聲音帶著驚喜:"別急,你慢慢說!"

"葉涵姐,你趕緊去查一查李長江母親的籍貫,然後再告訴我."

"籍貫,查那個干什麼?"

"先別問,相信我,趕快去吧,我等你電話."

"好!"花葉涵也干脆,直接將通話掛斷.

沒過幾分鍾,電話鈴聲響起,我以最快的速度接起來,焦急的問:"怎麼樣,是哪里?"

"淮西省下榆鄉."

我的呼吸驟然急促,神經繃的緊緊的,期待的問:"還有更詳細的麼?"

"天門村……"

"靠!"我激動的拍了下桌子:"就是這個!"

"怎麼了?難道……"花葉涵的情緒也帶著一絲緊張.

"沒錯,我剛剛查了董偉的檔案,董偉在高中之前,都在下榆鄉,而他的小學就是在天門村上的!"

"呼……"花葉涵長長的吐了口氣,沉默了一會兒,對我說:"小愉,你等等我,我們過去當面聊."

"怎麼了?"我敏銳的感覺到花葉涵有一絲異常.

她停頓了下,說:"沒事,你在哪里?"

跟她約在學校門口那家川菜館見面後,便趕緊趕了過去,這次訂的還是我上次和林峰吃飯那個包廂.

沒過一會兒,餐館外面響起一聲劇烈的刹車聲,我探頭一看,花葉涵甩著兩條大長腿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連警服都沒換.

看著周圍一幫學生怪異的眼神,我汗直接就下來了,這姑奶奶,出來也不說換件衣服.

本來還想抱怨幾句,可看到花葉涵那緊緊抿著的唇,還有冰冷的神色,我知趣的閉上了嘴.

"葉涵姐,喝水."我狗腿的倒了杯水端過去.

"恩."花葉涵應了聲,似乎也覺得態度有些問題,她臉色放緩,帶著歉意說:"小愉,不好意思,我不是針對你."

"沒事."我咧了咧嘴:"你壓力大嘛,我知道,這兩天網上天天報李長江,這幫媒體,真是煩,有本事他們去破案啊."

警局還是沒扛得住,讓媒體把事情捅了出來,現在網上炒的火熱,還好沒有把具體死狀也寫出來,要不還指不定會說成什麼樣呢.

我本以為是花葉涵被媒體的壓力逼的發愁,可沒想到她卻搖搖頭說:"我不是因為這個,而是……"

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樣子,我的好奇心被完全的挑逗起來.

在我的連聲追問下,花葉涵才皺著眉緩緩說:"鑒證人員發現了新線索,在李長江的死亡現場,提取到一枚鞋印!"

"鞋印?難道又是那雙嬰兒鞋?"我頭皮一緊.

"不是,是一雙成年男子的足印."

"哦."我情緒稍緩,問道:"那是好事啊,可以順著這條線索往下查了."

"恩."花葉涵隨口應了聲,看向我問:"你剛才在電話里跟我說的,確定麼?"

"怎麼不確定啊!"我急了:"姐姐,那可是我騙來賬號在學校檔案里查的,都是最原始的記錄,絕對准,雖然我不知道董偉的籍貫是怎麼回事,但他肯定在下榆鄉天門村那邊上過學!"

見我有些不高興,花葉涵趕忙道歉:"對不起啊小愉,我這兩天被……一些事情弄的疑神疑鬼的."

稍微平複下心情,我將手放在桌子上,一雙眼睛直直盯著花葉涵說:"葉涵姐,你放松些,別給自己太大壓力,無論怎麼樣,弟弟都和你站在一起."

花葉涵眼中閃過一絲慌亂,她略微低了低頭,閃躲開我的目光.

我也意識到有些不妥,連忙清咳了兩聲說道:"現在是不是應該趕緊聯系一下那邊的警局,幫著調查一下?"

"不行."花葉涵輕搖臻首:"這都跨省了,咱們這邊的事情,那邊不會太盡心的,還得咱自己去."

"哦,那就趕緊派人去呀."

"現在人手緊,抽不出人來,這次估計得我自己跑一趟了."

"啊?"我驚訝道:"你自己去?不行,怎麼著得有人陪啊,林哥他們呢."

花葉涵臉色忽然變得很奇怪,她沉默片刻方才緩緩道:"師傅……林峰他,好像有點問題,我現在……信不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