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線索突顯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回學校後,我將畫匣鎖在了櫃子里,放進去前我還安撫了畫靈一番,畫靈在我面前顯得很是溫順,跟剛才那個傲嬌的畫靈判若兩人.

但我也不敢掉以輕心,這畫靈吸男人精氣吸了那麼久,我不相信她會這麼輕易就從良.

之後我去了銀行,將孫青給我那二萬塊錢存了一萬八,留下兩千在身上備用.

存完錢後,我准備去快餐店打工,這個月已經請了好幾次假,雖然我剛剛得到一筆橫財,已經不太需要這份工作,但我依然不想半途而廢,做人要有始有終嘛.而且,爺爺說了,身體要勤,這是道心的磨練,如此,做事的意志才會逐漸穩固而堅定.

可剛准備動身,老板娘的電話就來了,告訴我孫哥想跟我換個班,聽說是要帶老婆出去玩.

孫哥是我快餐店的同事,跟我一樣是送外賣的,他為人老實大方,平時對我很照顧,這次他有求于我,我當然不會拒絕,答應老板娘後,我發現今天又閑了下來.

干點什麼呢?我想著,看看《陰陽筆記》還是練會兒五禽戲呢?

我心里一直不太踏實,總覺得似乎有什麼事沒想起來.

對了!我一拍大腿,之前答應過王棟要去當面感謝一下周教授對我的照顧,差點又讓我忘了.

最近腦子怎麼了?唉,都是被邪嬰的事情鬧得!

看老師不能空手上門,剛得了一筆橫財,橫財不能聚,該花就得花!

打了個電話個王棟,打聽到周教授的住處後,我在校門外的小攤上買了一大兜子水果,拎著直奔教職工宿舍.

周教授的全名叫周方,歲數也不大,大概四十左右吧,他家離學校比較遠,這個禮拜他沒回家,現在正在宿舍休息.

"咚咚咚!"我敲響了房門,很快,周教授便將門打開.

"周教授,您在家呢!"我熱情的打著招呼.

周教授對我的到來有些意外,說明來意之後,他很開心,連忙安排我坐下,自己洗水果去了.

我哪能讓老師動手,連忙自己去將水果洗好後端到了桌上.

周教授很是健談,估計一個人在家憋著正無聊,看見我來了可算抓到個跟他說話的,這叫一個滔滔不絕連綿不斷,聽得我一陣發暈.

這一侃就是兩個小時,我實在是受不了,又不好意思告辭,便假裝站起來參觀他們宿舍,好讓自己清淨一會兒.

我隨意的在他宿舍里溜達著,這是個普通的單人宿舍,但卻收拾的乾淨整潔,看來周教授也是個愛乾淨的人.

桌子上擺著一張照片,上面是二男一女,其中一個男的是周教授,他和那個女的親密的挽在一起,另外一個男人站在他們旁邊,三個人笑的都是一臉陽光.

我看周教授又有要抓著我開聊的意思,于是我慌忙問:"周教授,這照片上的是您夫人吧,長得真漂亮."

我為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贊.

周教授臉上立刻洋溢出幸福,笑道:"是啊,這個禮拜她也忙,下禮拜一定要回去看看她."

"你們感情真好,真讓人羨慕."我又好奇:"那另外那個呢,是您好朋友?"

周教授的臉色瞬間黯淡下去,他面露戚容,輕聲說:"恩,很好的朋友."

察覺周教授臉色有異,我知趣的沒有再問下去.

可周教授的敘述並沒有停止;"他叫董偉,也是咱們學校的老師,和我還有我愛人是同班同學,也是我們共同的好友."

"董偉?"這名字有些熟悉啊,我想了想,我去那不就是除了李長江之外的另一個死者麼,那雙倒黴的嬰兒鞋就是從他那里發現的!

我一下來了興趣,豎起耳朵聽著周教授的絮叨.

"可惜啊,他竟然英年早逝,聽說是得急病去的,可是得什麼病我們卻打聽不到,奇怪,他平時壯的跟牛似得,怎麼說走就走了呢……"

我撇撇嘴,什麼急病,明明是全身血液都被抽干,活活失血死掉的.

正當我集中精神繼續聽時,周教授卻停了嘴,這把我急的,剛才講廢話時滔滔不絕,一到正事的時候卻忽然歇菜了,這不要命麼.

"周教授,再說點董老師的事兒唄."我作出一幅痛惜的樣子說.

"他是個熱心腸,平時別人有麻煩求他幫忙時,他從來沒說過個不字,發的工資自己舍不得吃喝,全拿去資助了貧困兒童.唉,這麼好的人,怎麼就忽然去了呢?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吶……"

周教授講到動情出,眼角浮現一絲晶瑩.

我心有戚戚然,更加痛恨起那只邪嬰,他竟然會傷害這樣的好人,若是讓我得了機會,定要除了這個孽障,以免他危害人間!

"董偉也是命苦,他一直沒有結婚,在云流市連個親人都沒有,就只有我們這幫朋友,可他死時,我們卻連尸體都沒見到,聽說直接就被火化了,唉,是我們做的不到位啊."

這個倒是沒有,董偉並沒火化,現在還在公安局的停尸房里凍著呢,警察有規定,不結案的話是不能火化的.

想到這里,我更加的義憤填膺,這樣的好人竟然不能趕緊入土為安,還要在冷庫里面受那寒冰徹骨之苦!

周教授已經帶上些哽咽:"董偉就這麼沒了,若是他淮西的親人問起來,讓我們怎麼交代啊."

是啊,要怎麼交代……等等!

我腦中一震,剛才聽到了什麼?好像很熟悉的樣子!

我逐字逐句的向前回溯,交代……親人……淮西的親人……淮西!

對,就是淮西!

我腦中閃過不久前的畫面,孫青站在他家門口,對我說:"其實也不是很熟,只是跟他母親那邊有點交情,都是淮西人……"

是啊,都是淮西人!

我唇邊不自覺的泛起一絲笑容,董偉是淮西人,李長江雖然是云流市人,可他母親是淮西人,這難道是巧合麼?

刑警隊花了兩個多禮拜的時間也沒查出兩個人之間的聯系,原來症結是在這里!他們沒查過李長江的親人吧.

又轉念一想,淮西是個省,那麼大的面積,會不會是我想太多了呢?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思緒也已經飄到很遠的淮西省.

那里是否掩藏著這次事件背後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