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收服畫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其實想想這畫靈也不是什麼惡人,那些男人為了跟他厮守而消耗自己的陽氣,跟她也沒什麼關系.

至于孫東庭,那則是咎由自取,活該!

可孫東庭是孫青的兒子,聽孫青說話的意思他和我爺爺還是舊識,我就任憑孫東庭這麼下去的話,好像也不大好……

想了想,我強忍著惡心對畫靈說道:"你可是想和我長相厮守?"

畫靈臉上喜意乍現,溫婉的輕輕點了點頭.

"嗯."

"嘶."我搓著身上的雞皮疙瘩,說:"那你就從他身上出來,回到你的畫里,然後我帶你走."

將她束縛在我身邊,她也就不會出去害人,至于我自己,那是肯定不會跟她交歡的,這點毅力哥還是有的!

"好!"畫靈忙不迭的點頭,轉身向樓上他的房間走去.

我跟著她進了房間,然後伸手將壁燈點亮.

入目的第一眼就是那張古畫,說來也怪,這張畫第一眼看去就是老物件兒,上面那種曆史的滄桑感,是怎麼偽造也仿不出來的,可偏偏它看起來又很新,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沒有一點傷痕.

我撇撇嘴,這都是這些年陽氣滋潤的結果.

畫靈留戀的看了我一眼,低聲道:"柳郎,你一定要信守承諾啊."

"趕緊的吧你!"我不耐煩道,看見孫東庭那張臉做出這種表情,真是每一眼都是噩夢.

我的靈目看見孫東庭身上那模糊的身影一閃,他的身體立刻倒了下去,而房中卻多了一個國色天香的女子.

一眼過去,我當即如遭雷擊,這是怎樣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美麗!仿佛天下間最美麗的事物都彙聚于此!我無法從那張臉上找出任何一點瑕疵!

呆愣了幾秒,我用力咬了口嘴唇,才讓自己清醒了些.

我努力將孫東庭和對面那姑娘聯系起來,以擺脫那不屬于人間的美麗對自己造成的震撼.

"柳郎."畫靈檀口微張,又讓我陷入呆滯.

那聲音也變的如同海妖的歌聲,魅惑至極.看著那迷離的眼波,我差點脫口而出讓她留下來陪我.

"你……趕緊回畫里."我滿頭大汗的克制著自己,這強度不啻于跟邪嬰火拼異常.

畫靈溫順的點了點頭,身形一閃,就消失在房間里,而那幅畫卻好像多了一層光澤,整個都變得靈氣四溢.

"呼……呼……"我劇烈的喘息著,剛才真是好險,這畫靈絕對是男人的殺器,要不是我先入為主的讓孫東庭惡心了一下,剛才絕對扛不住.

地上的孫東庭已經陷入昏迷,他的眉頭緊緊蹙起,臉色一片灰敗.

這是必然的,讓畫靈上身了幾個月,能保條命就算他運氣了,沒個一年半載的調養,他別指望著下地走路.

希望這次他能記住教訓吧,色字頭上一把刀,溫柔刀也是刀,一樣能要人命.

將孫東庭扶到床上,我走到牆邊將畫輕輕摘下,看著畫中那眉目宛然的美人,我心中又熱了起來,趕忙將畫收起,我趕緊默念清心咒,這才平靜了幾分.

從他房中找到一個畫匣,我仔細的將畫折起放好,然後便回了房間.

將畫匣妥善放在旁邊,我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我便找到孫青,跟他簡單說了孫東庭的事.

我並沒有將一切都和盤托出,只是跟他說孫東庭中邪了,而我已經將邪靈驅散.還有孫東庭房間里的一幅古畫很有古怪,上面煞氣很重,我准備將畫拿走,帶在身邊慢慢化解.

饒是以孫青的城府,乍一聽到我將他兒子治好的事情也是喜上眉梢,非要拉著我給我開支票.

看看自己背後的古畫,我心虛的推掉了,理由是昨天已經收過錢,不能再要.

孫青堅持了一會兒,也就放棄了.當然他嘴里還是將我好一頓誇,什麼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啊,給爺爺長臉啊之類的,聽的我都有些臉紅.最後還非要認我當子侄輩,讓我叫他叔叔.

花叔叔知道後,也是非常高興,我是他介紹來的,我有本事他也與有榮焉.花葉彤就更不用說,跟個樹袋熊似的掛在我身上,那崇拜的目光看的我一陣飄飄然.

花葉彤挽著我時,我明確的感受到背後背著那幅畫的波動,這讓我心里一涼.

這畫靈還帶吃醋的?不能夠吧.

孫東庭已經醒了,他的精神奇差,不過還好是恢複了往日的性格,這已經讓孫青喜出望外了.

他醒了之後,嘴里一直喃喃著:"畫娘,畫娘……"

所有人都非常不解,只有我是一陣心虛,畫娘正在我背後背著呢.

我對孫青交待了孫東庭的調養方法,又是讓孫青好一陣千恩萬謝.

臨走的時候,說起那幅古畫,孫青咬牙切齒的說了句:"都是那個李長江,若不是他已經……哼!"

"李長江?"我耳朵一動,這名字好熟悉,突然我一拍大腿,這不是那案子中兩名死者中的一個嘛,孫青認識?

我趕忙問:"孫叔叔,你認識李長江?"

"是啊,這畫就是他領著東庭去買的,我早該看出不對,自從買回來後就天天掛起來看,跟魔怔了一樣."孫青沒好氣的說.

"李長江不是死了麼?"我試圖深入話題.

孫青神色平和幾分,說:"是啊,人死為大,算了不說他."

我立即著急了,不說哪兒行啊,我還想跟他打探打探呢,沒准能套出些秘辛,對破案有幫助的.

"聽說他死的有些邪異啊."我斟酌著語言說.

"好像是,不過具體情況我也不太清楚."

"孫叔叔你跟他熟麼?"我又問.

"其實也不是很熟,只是跟他母親那邊有點交情,都是淮西人,我剛來天冬時跟他母親有點業務往來."

"哦……"我略有些失望,面上也沒表現出來.

"怎麼忽然問起這個了?"孫青奇怪的問.

"沒什麼,就是有點好奇."我隨口答道.

孫青意味深長的看著我,也沒多說什麼.

離開後,花葉彤載著我回了學校,路上她奇怪的看著我後背問:"你抱著的是那幅畫麼,給我看看唄."

我懷中的畫劇烈顫抖了一下,我趕忙拒絕了,想不到這畫靈還挺傲嬌.

這要是放出來讓她倆見個面……嘶,我趕緊不去想那場面,太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