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畫中靈物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差點一嗓子喊出聲來,用了極大的毅力才勉強克制住.

"誰……"我聲音顫抖著問.

"是葉彤麼?"話剛一出口我就知道,這個人肯定不是花葉彤,這人的頭發很長,幾乎長到了腰間,而花葉彤的頭發卻剛剛過肩膀.

我努力回想著今天在房子里見到的人,好像沒有一個人有這麼長的頭發.

那這人究竟是誰!

或者說,這是人是鬼……

我克制住心中的恐懼,慢慢向前走去,打算看個究竟.

那人梳頭的動作很慢,一點一點特別細致.那頭長發的質地非常好,就算是在黑暗中也似乎閃耀著黑亮的光澤.

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著,腳步略顯沉重.我跟那人本來離的就不遠,現在更加近了,最多也就還剩三米的距離.

突然,那人梳頭的動作忽然定住,開始一寸一寸的轉過身.

我也僵住,不敢再往前走.

那人的速度猛地加快,整張臉迅速出現在我面前!

"嘶!"我倒抽一口冷氣,向後練退兩步.

黑暗中似乎有陰影閃動,給那人的臉上增添了幾道陰影.

"我X!"當看清那張臉時,以我的好脾氣都忍不住爆了粗口.

對面梳頭那人,竟然是孫東庭!

大半夜的不睡覺竟然跑這里來梳頭,神經病麼!

突然,我好像意識到什麼,梳頭?

孫東庭的頭發什麼時候有這麼長了?假發?看那質感不是啊!

孫東庭向前走了兩步,離我近了一些,而我,也終于看清了他臉上的表情.

我說不出那是怎樣的一種表情,只是覺得有點眼熟,似乎在那里見過,在那里呢?

思索了半天,我忽然靈光一閃!

對,是戲里!以前爺爺最愛聽戲看戲,年少的我也跟著他看了好幾年.

現在我面前的孫東庭,就是活生生的從戲里面走出來角兒!而且看那行走之間優雅端莊,還是個青衣!

他現在臉上的神情就像那《春秋配》里的姜秋蓮,而我,則好像就是他的李春華!

那含羞帶怯,有幾分情愫又欲語還休的眼神,比我從小看過的任何一個青衣都要地道.

可最關鍵的是,他他媽的是個大男人啊,大半夜的在這梳著大長頭發,冷不丁走過來就給我來了這麼一出,我現在雞皮疙瘩出了一層又一層,都快掉到地上了.

這還沒完,那孫東庭又上前一步,眼神中的感情更加濃烈,他緩緩開口,輕聲叫著:"柳郎!"

"我X!"我差點一口將晚飯都吐出來,我說他怎麼晚上吃飯的時候看我眼神不太對,合著是在這兒等我呢.

我非常想抬手一拳悶他臉上,費了好大勁才控制住,我知道,這絕對不是正常情況下的孫東庭.

白天見他的時候,他雖然也有些不正常,但也就是單純的娘和花癡而已,絕對沒有現在這麼妖孽,那表情和動作,要是重拍《霸王別姬》,都可以讓他試試程蝶衣了,雖然趕不上哥哥,但絕對秒殺現在一干影帝.

我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一步,孫東庭的眼神中馬上就多了一分哀怨,看的我差點又沒忍住嘔意.

強忍住不適,我將手抬起,掐了個法訣同時在眼睛附近的幾個竅穴上快速拂過,登時,我雙眼中仿佛有清氣吹拂,眼前的世界也好像多了些不一樣的東西.

這招是《陰陽筆記》上記載的洞開靈目之法,俗稱開天眼,在佛家也叫天眼通.這是我體內生出靈氣之後剛剛學會的,我練習的第一個術法也是這個,這是以眼睛為載體的洞穿法,以現在的我的功力根本堅持不了多久,不過在降服與臨敵的實戰中卻最是高效,不但能破除迷障,更能瞬間把握住環境的大量細節,找到安全路線,如果經過大量戰斗的錘煉更能預判對方的行動,最終成為自身視覺本能的利器!此刻沒有別的辦法,不如試試,至于為何練它,無他,最近碰到這種神神怪怪的事情太多,還有邪嬰惦記上了我,我先得看到他啊,看都看不到還怎麼對付他.

這術法我也不是很熟練,剛才也是幸運,一次便成功.

抬起眼睛,我看向眼前的孫東庭,他此刻在我眼中的模樣,已經完全發生了改變.

我看到的孫東庭,體內還有另外一個存在,那應該是個女人,形象很模糊看不真切,只能看到她一頭飄揚的長發.她就這麼和孫東庭重合著站在一起,然後定定的用哀怨的目光盯著我.

當看清楚之後,我漸漸的不怎麼害怕了,于是我出聲問他:"你到底是誰?"

孫東庭捏著嗓子,說話的聲音好像一直被閹割了的鴨子:"柳郎,自從看到你第一眼起,奴家便知道你就是奴家要等的人,可你又為何如此無情?"

我好懸又噴出一口老血,這厮太惡心人了.

"好好說話,你為何要上孫東庭的身!"

被我威逼恐嚇一番之後,這厮終于交代了自己的來曆,原來她是一只畫靈.

她是被古代一名名不見經傳的畫家創作出來的,這畫家沒什麼名氣,可實力卻不容小覷,將這美人畫的宛若天人.

嘔心瀝血的創作出這幅美人圖後,他每天對著那畫觀賞,簡直癡迷了一般,終于最後心血耗盡,將最後一口心頭血噴到畫上後,這畫家溘然長逝.

而這畫靈,也被這心頭血激發出了靈性.

從那時開始,這畫輾轉過很多人之手,畫靈天性多情,每遇到一個主人就會情不自禁的愛上主人,而這畫靈由于美貌異常,曆任主人對她也極為癡迷,可精怪畢竟是精怪,人與精怪相交必會損陽氣,這是天道法則,所以她曆任主人最後都是精氣兩虧,虛弱而死.

這次,這畫被倒黴的孫大公子孫東庭給收藏了,結果也就有目共睹.

孫東庭更是個癡人,他明知畫靈是個精怪,卻仍然忍不住要和她卿卿我我,最後竟然讓畫靈上了自己的身,以自身的陽氣供養畫靈.

畫靈就是個多情種子,沒兩天的時間就移情別戀了,之後孫東庭這哥們兒就悲劇了.

白天的時候,孫東庭自身的陽氣還能對畫靈造成一點壓制,表現出來的就是孫東庭變得花癡和娘娘腔,到處跟女孩子表白.而到了晚上,則完完全全的變成了畫靈自己,而畫靈的追求對象,則變成了……

"柳郎,你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麼?"孫東庭在我對面梨花帶雨的說.

要真是畫靈本尊在此,這畫面說不定還有幾分賞心悅目,可在我的視線里,對面站著的確確實實就是孫東庭這個純爺們兒啊!

我十分想吐又得忍著,只覺得心里的陰影面積越來越大.

"柳郎……"那一聲鴨子一樣的低吟被孫東庭愣是喊出了些婉轉的意味.

"別喊了!"我連忙打斷,我怕他再喊我會忍不住直接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