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夜半敲門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晚上吃飯的時候大家聊得很開心,還一起喝了幾杯,其間我假裝不經意的打聽過爺爺以前的事情,可都被孫青這只老狐狸不著痕跡的一帶而過,後來我也就放棄不再問.

最奇怪的還要屬孫東庭,這家伙下午還出來糾纏過花葉彤,磨嘰了好一會兒,被孫青發現後才罵了回去.可這剛過了不到二小時,他吃飯時竟然連看都不看花葉彤一眼,似乎不認識花葉彤一般,這讓我很是費解.

他原本就已經很娘,可現在變得更娘,那一舉手一投足都透著一股女性的味道,吃飯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夾菜是一片一片的夾,我觀察到孫青看他的眼神十分正常,沒有任何驚訝,想來他最近這段時間應該都是這個樣子.

更加讓我心里發毛的,是孫東庭吃飯離開時,不經意的回頭瞥了我一眼,那個眼神我不知該怎麼形容,似乎有些別樣的意味,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晚上九點多時,我獨自一人在客房待著,這華麗的居室和里面擺設的每一樣器物都是那麼恰到好處,溫馨華貴,而且和諧.這里面唯一不和諧的就是我.我坐著站著都感到拘束,就在糾結的時候,忽然響起了敲門聲,一開門,發現是花葉彤正俏生生的站在門口.

她穿著一件睡裙,露出一截雪白纖細的小腿,頭發還濕漉漉的,似乎剛洗完澡.我將她讓進房間,她笑著說想讓我陪她出去坐坐.

陪她在大廳中坐著聊了會天兒,看著巧笑倩兮對著我的花葉彤,我心里想法卻有些複雜.

我不清楚我對她到底是怎樣一種感覺,我從小在山村里長大,之前一直跟在爺爺身邊,在學校里時也沉默寡言,沒怎麼和女孩子接觸過.

在男女之間的關系這方面,我一直有些懵懂.

看著對面少女那張青春洋溢的面龐,還有臉上那一雙淺淺的酒窩,我心跳的忽然有些快,難道這就是喜歡?我喜歡花葉彤?

這個想法一經生出,我再也沒心思聊下去,腦海中一直在不斷思考這個問題,我喜歡她?什麼樣算喜歡?難道就是心跳麼,可是我對著花葉涵的時候也會心跳啊,難道我也喜歡花葉涵?

愣了半天,花葉彤有些不滿的掐了我一把,這個平時她經常做的動作,在這時卻讓我渾身一激靈,從皮膚接觸處傳來的細膩溫熱讓我的臉瞬間紅了,我簡單跟她道了個別就趕忙一頭鑽回了屋子.

沖進洗澡間猛沖了一陣,我的思維才漸漸冷靜下來,我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喜歡花葉彤,那就先不要想,眼下先要對付邪嬰,那東西不知為何已經盯上了我,我暫時不能和花葉彤走的太近,以免連累了她.

洗完澡後,我看著鏡子里那線條分明的身軀,不禁得意的咧了咧嘴,這改版的五禽戲對身體外形的改造效果讓我很滿意.

吹干頭發躺在床上,我強迫自己趕緊睡著.可念了一百多遍清心咒,我依然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烙餅,現在估計得快一點了吧,再不睡明天又該沒精神了,我有些懊惱.

很多人都會有相同的感覺,明明精神身體各方面都很疲憊,可就是沒有絲毫睡意,而且越來越精神,這種糾結的感覺就像一根根針一樣,反複輕輕刺著我的腦神經,讓我的腦袋里開始一陣陣的疼.

就在這時,門口處響起一陣聲音.

那聲音悉悉索索,非常細碎,我側起耳朵聽了一會兒,卻聽不出來是什麼動靜.

不想去管他,我繼續閉目精神,試圖進入夢鄉.可那聲音就像是一只只頑強的蟲子一樣,拼了命的向我腦袋里鑽.

我十分懊惱,用被子蓋住頭,將耳朵堵的死死的.那聲音終于小了下去.

過了一會兒,那聲音又開始響起,而且越來越清晰,就好像直接在我耳邊發出的.

我更加拼命的捂住耳朵,眉頭緊緊蹙著,心中好像有一團火再燒,一種專屬于失眠人士的憤怒讓我變成一座活火山,只有稍微一刺激,立馬就會噴發.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響起敲門聲!

"咚……咚……"

那聲音特別輕微,就像是用貓爪子的肉墊在門上輕輕碰了幾下,不仔細聽根本聽不到.

但我聽的很真切,此刻我的神經異常敏感,憑我的耳力,現在就是一根針掉在門外,我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咚……咚……"

敲門聲再次響起,聲音稍大了些,我聽的更加清晰.

誰?誰會大半夜的不睡覺來敲我的門?是花葉彤麼?

想到那藏在睡裙下白膩的小腿,還有蹬著棉拖鞋的那一雙粉光致致的小腳丫,我的心猛地一跳,一大股血漿從我的心髒迸發出來,迅速湧遍我的全身,讓我渾身上下都熱了起來.

是她麼?可她來敲我門是什麼意思,她也睡不著?想跟我表白?

我站起身,嘴里輕聲問:"誰呀?"

門外沒有聲音,敲門聲也停了下來.

"誰在那里?"我又問了句,卻依然沒有得到回應.

我皺皺眉,一把將門拉開,猛地向外看去.

門口處空空蕩蕩……沒有任何人影……

今夜黑云遮月,沒有一點光亮,現在只有門口處懸掛著那兩盞昏黃的門燈還頑強的散發著光芒,接著熹微的光我來回打量,確定沒有任何人.

忽地一股陰風吹來,讓我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深秋的夜里還是很涼的,在屋里有空調不覺得什麼,可是大廳中卻有些冷意.

這一陣陰風也讓我火熱的心冷靜了很多,我這才注意到,自己的上身是赤裸的,下身也只穿了一條睡褲,怪不得感覺這麼冷.

奇怪,剛才明明聽到敲門聲的,我自言自語道.

可能是風吧,我轉念一想,剛才不是還吹來一陣陰風麼,也許是我聽錯了呢,神經過敏了吧.

自嘲的笑了笑,我剛准備關上門,那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卻再次響起,而這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清晰!

什麼動靜!

我迅速的判定聲音的方向,慢慢向前走了幾步,我一腳踏入黑暗中,那蔓延而出的深沉的黑暗似乎要一點點的將我吞沒.

那聲音不遠,似乎就在前面.

將頭一轉,我立刻便是渾身一涼,一股冷意瞬間淌遍了我的全身!

在那黑暗中,一個身影正背對著我,拿著一把木頭梳子慢慢的梳頭發!

"悉悉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