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天地玄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處理完傷口後,我蹬上大二八就往菜市場跑,買了整整一桶公雞血.

我要嘗試畫一種新符箓,生一符!

《陰陽筆記》中記載,符箓分天地玄黃四階,其中天地二階所需靈力太強,幾乎不屬于人間之物,玄黃二階符箓已經是修為的極限.

每階符箓還分上中下三品,而生一符就屬于黃階下品.

生一符,出自《太微靈書》,治濁滯,驅死氣.別看它就是黃階下品,它的威力要比清心符金剛符那些入不了品的強了不知多少.

我以前畫過的入品符,也只有那張救過我一次的玉檢明耀,畫那張符消耗的精氣,還讓我活活躺了一天.

但我現在也今非昔比,修出氣感之後,我也勉強算是道門中人,《陰陽筆記》中的一些術法已經可以開始修習,再也不用碰到鬼就非得拿著不入品的符箓上去碰運氣了.

為了加強符箓的威力,我特意去買了公雞血,這要比普通的丹砂強很多.

當然更好的材料是我的血,我的血陽氣更盛,但以我畫符的熟練度來看,估計符還沒畫完,我先失血過多進醫院了.

畫符的過程無比艱辛,連續三天,除了上課我將全部的業余時間都貢獻給生一符,愣是畫了幾百張,可無一例外的全部失敗.

畫到最後我已經有些氣餒,想著是不是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足,有些好高騖遠.

世間事大多都是出人預料,就在我准備放棄的時候,隨手那麼一畫,靈氣彙聚,竟然成功了!

可是這次精氣的消耗比上次還嚴重,剛剛成符,我就直接倒在地上,躺了足足六個小時,還好這地方沒人來,要不非得直接被送進醫院.

堅持著回了宿舍後,我大病了兩天,不過這也讓我明白了自己現在的實力,挑戰入品級的符還是差了點,估計得再等幾個月,五禽戲到第五節之後才行.

這也讓我得到一個教訓,凡是要量力而為,千萬不可再像這次這樣莽撞.

正在我自我審視的時候,輔導員王棟找上了我,開門見山的就問我是不是最近遇到什麼事兒了.

這讓我陡然一驚,難道是畫符讓人發現了?

直到跟他聊了一會兒我才漸漸將心放下,原來是我這幾天上課總走神,被古代文學史的周教授反應給了王棟.

我在周教授眼里一直都是學生楷模,每次上課都坐在前排,回答問題又積極,周教授對我的印象都不錯.結果這兩天我上課的時候竟然跑後排去了,而且還時不常的走個神,這讓一直關注我的周教授很是擔心,于是就有了王棟找我談話這一遭.

我跟王棟說我一切正常,什麼都好,讓他不要多心.

可他下一句話就令我心突的一跳.

"你小子該不會也讓男生宿舍鬧鬼的事情嚇到了吧?"

男生宿舍鬧鬼?什麼情況,我怎麼不知道?

雖然我們這個宿舍樓年頭比較久,可一直也沒聽說過發生這種靈異事件啊?

王棟咂咂嘴,自言自語道:"應該也不會啊,上次在部隊那次我都要嚇死了,你還跟個沒事兒人似的."

這他可就冤枉我了,我當時也嚇得夠嗆,只是表現的不明顯而已.

又跟他聊了一會兒,王棟告辭離開,臨走的時候告訴我有空去看看周教授,感謝一下他對我的關心,我當然是一口答應.

王棟走後,我剛要迷迷糊糊的睡著,電話忽然又嘀鈴鈴的將我震醒!

剛剛被吵醒,我脾氣有點沖,又見是一個陌生號碼,我以為又是推銷的,于是抄起電話就吼:"誰啊!"

那邊明顯楞了一下,片刻後,溫和的聲音響起:"小愉麼,我是你花叔叔啊."

花叔叔?我靠,是花葉彤她爹,我立刻軟了,趕忙恭恭敬敬的道歉.

"啊,花叔叔不好意思,剛才沒看清號碼."

"哈哈,沒事."花叔叔笑著說:"是我冒昧了,打擾你休息了吧."

"沒有沒有,您有什麼事兒麼?"

花叔叔那邊停頓了下,帶著些歉意說:"還真有點兒事兒麻煩你."

聽完他的事情,我才明白為什麼要找我.

原來是他的朋友最近家里面總發生怪事,找了很多先生道士都沒用,後來聽花叔叔聊天提起我,這就上了心,非要托花叔叔將我請去幫他看看.

我登時一個頭二個大,我現在自己屁股還沒擦乾淨,後面一堆事兒攆著,還怎麼有心思去管別人?

再說,我就是個半吊子水准.從小到大我從爺爺那兒學來的大多都是跟風水墓葬或是趕尸安魂有關的東西,最多也就是能破個煞什麼的,那些怨靈猛鬼啥的,我真心也怕啊.

我支支吾吾的不說話,花叔叔又說了句:"小愉啊,這個人是我多年老友,跟我們家世代交好,你若是方便就幫他看看,能不能解決都無所謂,若真是為難那叔叔也不勉強你."

花叔叔上次叫我去他家吃飯,將我當成自家子侄一般,他話都說到這份兒上,我再推辭就顯得矯情,于是我說:"好,那就周末吧,您告訴我個地址,我周末過去."

花叔叔將地址告訴我,又感謝了我幾次,便掛了電話.

那哥們住陽明山,我早該知道,土豪的朋友也多半是土豪.

等身體稍微恢複些,我便又開始每天堅持練習五禽戲,身上那道氣感越來越明顯,這讓我的心情也好了些.

等到了周六,我的身體已經完全恢複.

早上剛剛練習完回來,花葉彤的電話就進來了,要跟我一起去陽明山.

她一提起來我才恍然大悟,差點將答應花叔叔的事情忘掉.趕忙從鎖著的櫃子里拿出那個布袋,仔細檢查了爺爺留給我的東西,羅盤,墨斗等等一應俱全,再順手抄起幾張符箓,我便直奔校門口與花葉彤會和.

花葉彤已經在校門口等我,她穿著一件寶藍色的雙排扣風衣,依舊紮著馬尾,顯得俏皮又可愛.

隔了這幾天再看到她時,我才注意到,她身上的煞氣,竟然消失的干乾淨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