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鬼嬰初現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一把將花葉涵推開,雙手乍合乍分,刹那間,那兩張金剛符已經被我分持在兩手中.

"妖物,沖我來!"我眉頭緊緊皺起,看到花葉涵這樣,我心中十分焦急.

此刻那最後一點亮光都被吞噬,周圍陷入一片深沉的黑暗,就算我此刻的目力不凡,也只能模糊的分辨出對面站著一個朦朧的黑影,看身形應該是被我推開的花葉涵.

我屏氣凝神,渾身上下的每一條神經都繃得緊緊的,不放過周圍任何一點風吹草動!

突然,我後背一涼,似乎一陣陰風刮過我的脖頸,讓我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想也不想,我雙手立刻一震,兩張火苗憑空乍現!兩張金剛符同時燃起火焰!

金剛祛邪!

一股嫋嫋的青煙氤氳在我身邊,空氣中竟然發出好像燒木柴一樣的噼里啪啦的聲響!

陰氣好濃!

我急速環繞四周,雖然看不真切,但我依然可以判斷出陰氣最盛的位置!就在我身側不到兩米處,而那里,隱約間似乎有一小團黑影!

向前急沖兩步,我將金剛符向著那最盛之處狠狠地直插進去!

符箓燃燒出的青氣猶如一柄利劍,在我的引導下向前方彙聚,瞬間,空氣中竟發出輕微的爆響!

"啊!!!"一道比剛才的啼哭聲還尖利十倍的喊叫驟然響起,模糊中,我看見一個黑影迅速劃過.

一股莫大的力道從我後背襲來,擊中我的身側,我瞬間橫飛了出去!

"彭!"

我整個人直接撞到牆上,又彈到地上,我只感覺腦子一陣模糊,幾秒鍾後才恢複清醒.

咂摸了幾下嘴唇,一股屬于血液獨有的土腥味兒從舌尖上的味蕾傳來.

"呸!"我吐了一口帶著血沫兒的唾液,踉蹌著站定.

怎麼辦,我身上只帶了幾張低等級的符咒,連一件適用的法器都沒帶在身上,這陰物的實力很強,我該怎麼應付?

四下張望一周,連花葉涵的身影也已經消失不見,我腦子微微發麻,她去哪兒了?該不會出什麼危險吧.

突然,我身子右邊的皮膚上微微顫栗,危險!

我下意識的往左邊一閃,嗖!一陣風聲貼著身子擦過,將我的衣角斜著卷起!

媽的,好險!

還不等我出口氣,我又感覺身子一輕,整個人向前方撲了過去!

"啪嚓!"

我感覺腦袋好像撞碎了什麼東西,劇烈的疼痛自我頭部傳來,我努力維持著意識的清醒,唇邊泛起一絲苦笑,難道這次竟然栽到這里?這次可不會有爺爺來救我了……

眼前一黑,我漸漸失去知覺.

……

"醒醒,快醒醒!"

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從我耳邊傳來,將我的意識慢慢拉回腦海.

我吃力的睜開雙眼,入目可見的是一張英氣的俏臉,此刻這張俏臉上帶著幾分焦急,正定定的看著我.

"葉涵……姐?"我疑惑的叫了聲.

花葉涵一把抱住我,語帶哽咽道:"你終于醒了,嚇死我了!"

所有的記憶瞬間湧入我的腦海,讓我的大腦微微刺痛,但也讓我記起了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將花葉涵拉起來,雙手扶著她,急切的問:"葉涵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你呢?"

我搖搖頭,打量了下周圍環境,心中微驚.此刻我和花葉涵竟然是在她的車上!

摸了摸頭,我腦袋上完好無損,絕對沒有任何一點傷痕,再向車窗外看去,一間普通的超市立在那里,里面燈火通明,時不時有人來人往,什麼血手印,什麼老舊燈泡娃娃玩具一切的一切都消失的一干二淨,仿佛從來沒有存在過.

難道一切都是幻覺?

"葉涵姐."我艱難的問道:"剛才,你有沒有遇到什麼怪事?"

"有啊!"花葉涵臉上驚疑不定:"剛才我和你明明看見了……後來我就失去意識,再醒來時就發現咱倆在車子里,你暈在我的邊上,我還想問問你是怎麼回事呢."

我點了點頭,看來剛才那些都不是幻覺,所以,那些都是真的了?

那這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會在車子里,剛才我昏迷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

那邪物好心放過了我們,還將我們挪到了車中?這也太扯了吧!

還有,這次那詭異的嬰兒哭聲還有那小小的一團黑影,跟上次花葉涵脖子上的黑手印有沒有關系,兩者是不是同一個?

"葉涵姐,剛才我們撞見的邪物應該與嬰兒有關."我仔細斟酌著語言:"你仔細想想,在查案子的時候有沒有招惹過類似的東西?"

花葉涵仔細的回憶片刻,搖頭道:"沒有啊,只有在第一個犯罪現場那里發現了一雙嬰兒鞋,除了這個,再沒什麼了啊."

"嬰兒鞋?"我眉頭緊緊蹙起,仔細回憶著剛才發生過的一幕幕,那些細節在我腦中一樣樣的劃過,突然,我腦中一閃!

對了!就是這個,我說怎麼剛才覺得有點不對勁!

"葉涵姐!"我快速說道:"你有沒有注意,剛才那屋子里少了一件東西!"

"東西?什麼東西?"花葉涵疑惑的問.

"那屋子里面什麼都有,嬰兒衣冒,奶瓶,玩具……可是,唯獨少了一雙嬰兒穿的鞋子!"我語氣堅定道.

花葉涵神色巨震,她小聲的說:"難道是……"

"應該沒錯,看來剛剛那個東西跟你上次招惹到的應該是同一個."

雖然做出這個判斷,可我心中還是有些疑問,為什麼那雙嬰兒鞋會出現在第一個犯罪現場呢,這邪物難道跟那大學老師董偉有什麼關系麼?

以我現在了解的線索已經沒辦法做出判斷,我看向花葉涵問道:"葉涵姐,第一個現場為什麼會出現嬰兒鞋,你查出什麼線索了麼?"

花葉涵纖長的手指在下巴上輕點,凝重道:"其實我後來也查過很多人,可都一無所獲,那雙嬰兒鞋就好像憑空出現在那里一樣."

我沉吟了片刻,問道:"葉涵姐,那雙鞋現在還在不在?"

"在的,就在局里面存著."

"方便的話,能不能找個時間帶我去看看?"

"呃……"花葉涵遲疑片刻,緩緩道:"好."

我沖她笑了笑,問道:"葉涵姐,你現在准備去哪兒?"

花葉涵將車子發動,利落的甩了個尾,說道:"當然是回局里了."

"還回去啊,別去了,你趕緊回家歇歇吧."

"不行."她嘴唇輕抿:"我現在不是一個人,還有一隊兄弟跟著我,他們都在堅持,我不能丟下他們."

我將頭轉過去看著她線條漂亮的側臉,她的眼神亮晶晶的,剛才在鬼屋中那絲柔弱已經完全消失不見,現在在我面前的,依然是那個果敢堅毅的刑警隊長.

"好吧."我也不再堅持:"葉涵姐什麼時候帶我去看?"

"等明天吧,今晚應該不行,隊里人手不夠,會比較忙."

"好,那我先回學校."

"恩……"花葉涵的聲音忽然變輕,幾乎微不可聞:"剛才……謝謝你護著我."

我看著晶瑩耳朵後面的那一縷黑發,露出一個微笑.

"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