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歸途驚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什麼!"花媽媽當即變了臉色:"又要回去?你才剛回來一會兒啊!"

花葉涵歉意的看著二老道:"剛接到電話,又發現了一個線索,那邊今天人手不夠,晚上得回隊里看看."

花媽媽心疼女兒,不同意她回去,最後還是花爸爸出面才勸住.

跟著花葉涵出了門,叔叔阿姨送我們,後面還逛游著個小跟屁蟲,花葉彤.

"彤彤,干嘛,你也要回學校麼!"

叔叔開口後,花葉彤才一步三搖的回了屋子,臨走時還揮著小拳頭沖我無聲的喊著什麼.

看那口型,原來她是叫我不要騷擾她姐姐,真是瞎操心.

花葉涵的座駕是途觀,跟她家的房子比起來那是相當的低調.

剛一上車,一股好聞的清香就向我鼻子里面鑽,這味道有些像淡淡的蘭花味道,跟略有些刺激的香水不同,聞起來十分舒服.

車緩緩開啟,走的又平又穩,我和花葉涵並不是很熟,這就導致了兩個人在車上相對無言,氣氛有些尷尬.

花葉涵素手輕抬,旋開了一個開關,一陣舒緩的音樂悠悠的在車內飄蕩.

"我有花一朵,種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悠悠……"

梅姑那帶著慵懶的磁性嗓音在周圍響起,將車內的尷尬氣氛也沖淡了幾分.

"女人花啊."我笑笑:"我也很喜歡這首."

花葉涵剛才似乎是不好意思先開口,此刻見我說話,她如釋重負的吐了口氣,可聽清我說的內容,她卻是稍顯驚異的側頭看了我一眼.

"你也聽這麼老的歌?我以為現在像你這麼大的孩子都不會聽呢."

花葉涵眉毛筆直,平日里斜斜飛起的時候英氣逼人,可此刻她的眉毛輕輕的蜷著,帶著一絲倦意,這讓我不禁想起二胖家那張梅姑的老海報,同樣英氣的眉眼,花葉涵卻有著不同的風情.

"我們家是小地方,只有老歌可以聽,跟同學比起來我覺得我像個小老頭,呵呵."

她也輕聲笑了笑,說道:"你看起來是要比同齡人成熟些."

"這首歌是我最喜歡的."她嘴角輕輕舒展開,彎出一抹小小的弧度:"你是不是很好奇,像我這種男人婆竟然會喜歡這首歌."

我一滯,眼角滑過包裹在制服褲子中那雙纖細又不失圓潤的長腿,笑道:"要是你這樣都算男人婆,那別的姑娘還活不活了?"

"咦,嘴還挺甜."花葉涵笑了笑,語氣鄭重了幾分道:"那天在醫院確實是我不對,當時我情緒不太好,我給你道歉."

"都過去的事兒了,你還總提干嘛?"我佯裝不悅.

"哈哈,這麼會說話,怪不得我們家彤彤對你跟別人不一樣呢."

聽到她這麼說,我不禁又有些尷尬.

跟花葉涵聊天是件很愉快的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心理年齡太老,我很多觀點竟然跟花葉涵十分相似,這讓我們之間仿佛有說不完的話可以聊.

不知不覺的已經六點多,我們也聊了一個多小時,此時天色已經完全黯淡了下來,我輕輕的靠在椅背上,突然發現花葉涵的聲音漸漸小了.

側頭一看,我嚇了一跳,花葉涵的眼皮正慢慢的合在一起,差點就這麼保持著開車的動作睡了過去!

我連忙喚了她一聲,她驀地一驚,才意識到自己的狀態.

"啊,不好意思!"她連聲的道歉:"這幾天實在是太累,真對不起."

看著她那疲倦的樣子,我忽然心中一動,不知怎麼的就脫口而出:"那個,我會一點氣功的按摩手法,幫你按按頭吧,應該可以緩解疲勞的."

她詫異的看了我一眼,眼睛微微瞪大.

我立刻覺得不妥,哪有跟人家大姑娘說幫人家按摩的,這也太曖昧了點,更何況對方還是我好朋友的姐姐.

"啊,你別誤會,就是按按頭,那個氣功……很有效的……我不是……"我語無倫次的解釋,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噗嗤……"花葉涵捂著嘴笑出了聲,那不經意間展露的笑容如同在夜間盛放的薔薇花,透著神秘的美麗.

"好吧,你幫我按按,要不就我這狀態,一會兒回去也沒辦法工作."花葉涵將車停在路邊的一間小超市前面.

"哦……"我忽然有些緊張,心髒跳的特別劇烈,這一情況在花葉涵向我靠過來的時候變得越發嚴重,我感覺心髒幾乎都要蹦出胸腔.

花葉涵的頭發不長,也就剛剛及肩,發絲沒有燙過,剪成一側長一側短的式樣.她發質極好,如同最上好的錦緞一般絲滑,要問我怎麼知道的,那是因為現在我的手就放在上面.

她靠過來的那一瞬,那如蘭似麝一般的味道瞬間濃烈,這讓我本就劇烈的心跳又快了一份,心中飛速的默念了兩遍清心咒.

努力集中精神,我將手放在她的秀發上,按照《陰陽真經》里面記載的一篇手法慢慢在她頭上揉按著.

"嗯……"她輕輕的發出一聲呻吟,我的手直接一抖,差點倒過去.

心中默誦著清心咒,手上的動作也漸漸找到狀態,慢慢由生疏變得熟練.

按了一會兒,我輕聲問道:"感覺怎麼樣?"

沒有得到絲毫回應,只有車載音樂的舒緩音調慢慢回響.

我奇怪的探頭看去,卻不禁失笑,花葉涵不知何時已經睡著了.

看著那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我忽然有些不忍叫她起來,于是我將她的頭向後靠靠,讓她倚在我的胸膛上,手上的力道也變得輕柔了些.

聽著優美的輕音樂,聞著鼻端那獨屬于佳人的淡淡清香,我不知不覺的閉上眼,竟然也陷入了夢鄉.

"啊!"

一聲短促的驚呼將我喚醒,我霎時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微帶著嬌羞的面容.

花葉涵臉上泛著紅暈,低眉斂目的坐著,一側頭發垂下,蓋在她那挺翹的鼻尖上.

我不禁呆了一呆,反應過來後,我趕忙道歉:"那個……不好意思,我不知怎麼就睡著了."

"沒……沒事."她伸手將頭發攬到耳後,聲音微顫.

"你……你……"我垂著頭,有些不敢和她對視.

她抬頭看見我這個樣子,臉上紅暈未散卻依然笑出了聲,她開口道:"既然你和彤彤是好朋友,以後就叫我葉涵姐吧."

"哦."我老實的點了點頭.

"對了,我們睡了多久啊."

我趕忙拿出手機,看到時間我舒了口氣:"沒事,還不到8點呢."

將目光轉向窗外看了幾眼,我臉色卻瞬間沉了下來!

才不到八點,這外邊怎麼黑成這個樣子,絕對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