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花家家宴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從林峰找我談話之後轉眼便又過了幾天,這兩天花葉彤總是過來跟我說讓我周末去她家,說是叔叔阿姨要感謝我上次救治花葉涵的事情.

本來我是不想去的,可後來架不住花葉彤一直不間斷的騷擾我,按她的話說是她也不想,無奈她爸媽天天催她,她實在是扛不住.

想了想,無非是吃頓飯聊會兒天,我也就答應了.

周末早晨一大早,花葉彤便站在樓底下打電話催我,我剛剛在外面練習完五禽戲,連飯都沒顧上吃就被她拉著趕往地鐵站.

我們學校在天冬市郊,位于天冬市的西邊,而她家同樣也在市郊,卻是與我們正好相反的東面,我倆坐著地鐵活活穿過了整個天冬市,八點出發,到她家的時候已經快十一點.

站在小區門口的時候,我愣住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玄武湖別墅區?

我怪異的看了眼花葉彤,認識這麼久都沒看出來這貨竟然是個隱藏白富美.

花葉彤蹦蹦跳跳的跑過去跟保安打了招呼,話語間親切自然,能看得出她以前也經常這麼干.

"快來啊,站那里干嘛?"她沖我擺了擺手,紮成馬尾的辮子在腦後一跳一跳,一股青春的氣息肆意飛揚.

"哦."我應了聲,跟著她向前走去.

自從開始研習《陰陽筆記》之後,我的心態越發平和淡然,就算知道花葉彤家中豪富,但于我而言也沒有太大分別,無論貧窮或者富貴,她都是我的好朋友,這一點不會改變.

斜眼看見那些保安們看著我的羨慕眼神,我不由暗自苦笑,估計是他們想錯了什麼.

她的父母已經站在門口歡迎我的到來,態度極為熱情,似乎真的將我當成了她家的子侄輩.

這態度讓我微微有些不適,從小到大我都是跟爺爺在一起生活,而爺爺那種隱士一般的淡然性子就注定他不會像其他長輩那樣,將本身的愛意表達的那樣明顯,雖然我知道,爺爺對我的愛一點不會次于其他的父母,甚或更加偉大.

叔叔阿姨做了一大桌子菜,色香味俱全,這種久違了的家的溫暖讓我有些迷戀,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爺爺,我鼻子不禁開始微微發酸.

花葉彤負責插科打諢撒嬌賣萌調解氣氛,她父母都是很親切的人,感覺很好相處.

吃飯的時候,他們問了我很多問題,關于我的出身啊,家庭啊之類的,我也都如實相告.

花葉彤也是第一次聽我介紹家中的情況,當聽到我是孤兒,由爺爺撫養長大,現在連爺爺都已經去世,只有我自己一人獨自在外上學的時候,小姑娘眼圈都紅了,在旁邊不停偷偷的擦眼淚,看的我有些好笑,同時心里又十分感動.

叔叔阿姨聽說我一個人在外面兼職打工時,並未提出類似物質上的饋贈或是幫我找個輕松的工作之類,而只是在言語上肯定了我這種精神,這點讓我很是欣慰.

雖然以他們的能力,可以輕易的做到這些,但他們顯然明白,這種像家人一般親切的鼓勵話語,才是我真正需要的.

慢慢的,那些微的陌生感已經完全消除,我覺得很開心,可能是爺爺死後這將近半年來最開心的一次.

吃了將近一半兒的時候,我不經意的問起:"葉涵姐不回來吃飯麼?"

叔叔阿姨的臉色瞬間黯淡,臉上擔憂的情緒異常明顯.

花阿姨將手中的碗放下,歎了口氣道:"哎,早知道當初我真的應該不讓小涵去上警校,一個女孩子家家的竟然跑去當了刑警,天天接觸那些個東西,我想想都害怕……"

"好了,你少說兩句."花叔叔輕輕在阿姨的手上拍了拍:"孩子自己的選擇,我們當老的應該支持,她這幾天那個案子確實棘手,我也聽到一些風聲,加班是正常的."

我暗自歎息,看來她還在為那件無血死尸的案子勞累啊.

正說著,屋子外面卻突然響起一陣汽車行駛的聲音.

花葉彤蹭的跳起來,驚喜道:"姐姐回來了!"

叔叔阿姨臉上也露出抑不住的喜意,趕忙站起來去開門.

當門開的那一瞬,我簡直有些不相信眼前站著的這個人竟然是英姿颯爽的花葉涵.

此刻她一臉的憔悴,頭發干枯精神萎靡,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嵌在臉上,就連那英氣的眉目都斜斜的搭著,沒有一點精神.

阿姨眼圈瞬間就紅了,嘴唇囁嚅著:"你這孩子,怎麼弄成這個樣子了……"

花葉涵勉強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那笑容看的我有些心酸.

她柔聲安慰著父母:"沒事,就是有些累,休息休息就好,我先去洗個澡,好幾天沒洗了."

說完她將目光一轉,忽然發現了我的存在,她瞬間有些錯愕,轉眼又恢複正常,然後向我微笑著點了點頭致意.

"小涵,吃飯了嘛,媽媽給你留著,你等下洗好了下來吃吧."

"沒事,剛才吃過了,我想睡一會兒,有些困."她歉意的向母親笑笑.

花葉涵走路的樣子微微有些搖晃,看著她那疲憊的樣子,我們也都沒有談笑的情緒,草草的吃了幾口飯,便將菜都撤了下去.

當花葉涵再次下樓的時候,時間已經快到傍晚,睡了幾個小時的她顯得精神了很多,那眉目間的英氣也再次回到她的臉上.

跟父母輕聲打了招呼後,她就安靜的坐在一邊聽我們聊天,那個平時不讓須眉的刑警隊長此刻在父母面前,也跟普通的少女沒有任何分別.

時而淺笑,時而抿唇,花葉涵似乎很珍惜這樣的時光,她的眼中閃爍著一種叫做幸福的光芒.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總看她姐姐,花葉彤偷偷的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

我疼的差點叫起來,不禁壓低聲音怒道:"干嘛啊你."

"哼,我姐姐腿長吧,漂亮麼?"

"喂,你把我當什麼人了,你姐姐就是我姐姐啊."我小聲嘀咕.

聽到我這麼說,花葉彤又不知想到什麼,小臉兒紅撲撲的,看我的眼神也多了一絲羞意.

到了5點多的時候,我提出要回學校.叔叔阿姨想讓我在客房住一夜,我以明天還要去快餐店打工為由拒絕了.

剛准備出門,花葉涵卻突然叫住我:"我送你吧,正好我也要回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