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無血之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轉頭看去,原來是林峰,他低聲道:"小愉,把你電話給我一下,哪天咱們再約,我有點關于……這個案子的事情向你請教."

"案子?"我一愣,不明白為什麼要找我問案子的問題呢,但我還是點點頭,應道:"好的."

"那回見."林峰跟我揮手告別.

"剛才林隊跟你說什麼啊?"花葉彤偷偷過來問我,剛才她見林峰故意壓低聲音,便懂事的走到一邊,沒有偷聽.

"沒什麼,就是問了問我剛才煞毒的事情."我沒有告訴她真話,不想將她牽扯進來.

"哦,這樣啊."花葉彤低垂著眼睛,忽然笑了起來,聲音輕靈悅耳:"呵呵,剛才你沒看我姐姐那個表情,太逗了,我跟你說啊,長這麼大,我還沒見過姐姐那樣,你真厲害."

"什麼啊."我斜了她一眼:"你姐姐其實人不錯,看著挺直脾氣的."

花葉彤點點頭,眼神中帶著驕傲:"是啊,姐姐人很好的,我以後也要像她那樣!"

看著花葉彤握起的小拳頭,我搖頭失笑:"你也要當警察啊."

"才不要!"她翻了翻白眼:"人家要當記者!揭露社會的陰暗面!"

"記者?"我奇怪:"那你應該去新聞系啊,怎麼進了中文."

"哼."她翻了翻白眼,沖著我威脅:"不該你問的不許問!"

我挑挑眉,奸詐的問:"該不會是,一字之差填錯了志願吧."

"滾!"

"哈哈,喂喂,別動手啊你!"

…………

接下來的幾天都是按部就班,一切都風平浪靜平安無事,我還是一樣每天早上起來練練五禽戲,然後認真學習為了獎學金努力,晚上再到外賣店打打工賺點生活費,日子過得平淡卻充實.

自從我的心境被張禪刺激重新恢複平和之後,五禽戲的晉境明顯加快,雖然比不上剛剛練習第四節的時候,可也要比前段時間情緒自滿時要快得多,按照這個進度,再有半年我就可以練習第五節.

我們寢室幾人的關系也越來越近,都是離家在外,感覺彼此就如同兄弟一般,說來奇怪,張禪自從上次救治王樂時露了一手之後,就又變的和平常人一樣,平凡的我甚至都懷疑那天他結出的陰陽合機印是我的錯覺.他每天上課睡覺下課看書,除了扔女生情書時還出趟門,就連吃飯都是我給他帶回來,要是沒我的話估計他會餓死.我猜他是不想去食堂,省的總是被人圍觀.

王樂仍然為了找女朋友的終身事業而努力,徐天飛整天忙著班級的雜務,同時還爭取著在學生會里更近一步,大家白天各忙各的,晚上回寢室躺在床上瞎聊聊,這讓我體會到了專屬于大學生活的魅力.

直到有一天,我正在上課,手機卻突然震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赫然顯示著林峰兩個大字.

我先是楞了一下,隨機反應過來那天在醫院他跟我說要找我請教案子的事情.

將通話鍵按掉,我發了條短信過去,說我等下給他回.

下課後,我趕忙將電話撥了回去,當林峰開口說話時,我卻一驚,那聲音透著深深的疲憊,跟那天醫院里那個活力十足的大叔仿佛不是一個人.

"今天有時間沒,咱們出來坐坐?"林峰問.

"好啊."我立刻回道,林峰給我的印象不錯,如果能幫的話我也想多幫他一些.

斟酌了下語言,我有些試探的問:"林哥,怎麼了,聽你說話聲好像很累似得."

林峰歎了口氣道:"別提了,等你出來咱們再聊."

"好吧."

"那咱們就定你學校附近吧,地方你找,我來負責結賬,哈哈."

"行,我不跟林哥客氣."

林峰話語中有了些笑意:"就喜歡你這爽快勁兒."

"那晚上見."

"回見."

我在快餐店每個月有四天假期,打了電話給老板娘說了一聲後,我便回了宿舍,又取了幾張金剛符出來,准備晚上交給林峰.

聽他剛才說話的樣子,可能最近又出了什麼問題,將幾道符箓給他,也算多了層保險.

晚上吃飯的地方我選了一家川菜館,這家店跟我打工的地方離的不遠,味道很好,最重要的是有包間,方便談話.

不到六點的時候,我蹬著破車子先來到地方,進包間點了幾個菜,開始坐著等林峰.

約的時間是六點半,我足足等到快7點的時候林峰才風風火火的推開包間進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路上堵車來晚了."林峰沖著我拱拱手.

我無奈的抽動嘴角道:"林哥,你是不是以為我沒走過你們單位那條路啊,平常根本沒人走,你飆車都行,還堵車……"

他一屁股坐在我對面,把玩著手中的杯子說:"我不是從單位來,是從陽明山那邊過來的."

"嚯!"我驚訝道:"陽明山?有錢人的聚集地啊,你去那里干嘛?"

他先是驚訝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才反應過來似得一拍額頭:"哦,應該是上面將事情壓下來了,沒見報."

我正在給林峰倒水的動作頓了頓,小聲問道:"出事了?"

"謝謝."林峰客套了一句,然後低聲答道:"嗯,好幾天了,這兩天上面催的緊,壓力太大,我還好些,花隊已經幾天幾夜沒合眼了."

"什麼事兒啊,我試探著問."

林峰張了張口,忽然笑著說道:"晚上喝什麼?"

"啊?"我一愣,這跨度有些大啊.

"白的還是啤的?"

"還喝酒?"我問了句.

"出來吃飯哪有不喝酒的."林峰一臉嫌棄.

"可是我開車呢."我逗他.

"咦!"林峰一愣:"看不出來啊,你才大一就開上車了?"

"五十塊買的二手車."我嬉皮笑臉道.

"滾蛋!"他笑罵,然後沖我擠擠眼道:"我出去買點酒,你告訴服務員上菜吧."

說著他開了包廂門走了出去,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出去看看周圍環境,以免我們兩人的說話被別人偷聽了去,果然是老刑警,就是謹慎.

過了一會兒,他拎著瓶五十二度的天冬老白干走了回來,我笑著問道:"林哥,至于這麼仔細麼?"

"小心駛得萬年船,諸葛一生唯謹慎."

"林哥有文化."我調侃著,瞥了眼酒瓶,我又驚訝:"林哥,你開車還喝這麼高度的酒?"

"沒事,等會兒打車回就好,累了幾天放松放松."林峰將酒給我倒滿,說道:"喝了三十多年的酒,還是咱天冬的老白干喝著最舒服,夠勁!"

我的酒量倒是繼承了爺爺的風格,這種度數的一斤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林哥,咱說正事兒吧,到底找我什麼事兒?"我直截了當的問.

林峰拿起酒杯,一口喝了半杯,然後吐了口氣,面色凝重的看向我,緩緩開口道:"小愉,你見過那種身上全部血液一滴都不剩的尸體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