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陰氣化形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不理會她,將水端到床邊.

花葉彤將小腦袋探過來,好奇的張望著,她鼻子抽了抽,當即驚訝道:"哇,這東西好香,顏色還這麼漂亮,看起來很好喝的樣子!"

我搖頭失笑,打趣道:"真是小吃貨."

她沖著我皺了皺鼻子,粉嫩的拳頭搖了搖,表示了心中的憤慨.

我走到床邊,扶起張一秋,將符水緩慢而小心的灌進了他的口中.

剛過了十幾秒,張一秋的眼睛突然張開,眼睛向上詭異的翻出,露出大片眼白!

他雙手捂著肚子,嘴中"嗬……嗬……"的叫著,表情變得很是痛苦.

"小張!"花葉涵大叫了一聲,然後兩步向我沖來,一把抓住我的衣領,沖我大吼著:"你這個騙子,到底給他喝了什麼!"

"姐姐!"

"小花,放手!"

林峰和花葉彤同時叫起.

"啪!"我老實不客氣的一把拍掉花葉涵的手,這一下我用了五分力氣,以我現在的身體素質,五分力氣也不是好消受的.

"啊!"花葉涵驚叫一聲,可手卻未松開,這讓我有些驚訝的挑了挑眉,這姑娘性子還挺堅韌.

她雪白的玉手上肉眼可見的浮現出一個紅印,似乎還有點腫了起來,但她卻好像沒有反應,仍然惡狠狠的盯著我.

我嘴角一翹,抬手向床上指了指,只見張一秋突然雙手抓著床沿,將頭向前探出!

下一秒,他張大的口中噴出一股股黑色的液體,整個屋中立刻充滿了那種腐爛惡臭的氣味.

那味道好像是將穿了一個月沒洗的襪子跟臭豆腐泡在一起,再在糞坑里漚了半年一樣,花葉彤立刻將鼻子捂起來,還干嘔了幾聲.

更可怕的是,那液體並不是一灘死水,上面竟然開始咕嘟咕嘟的冒起了泡泡,並且開始四下蠕動,好像里面有活物一般!

"煞氣化形!"我心中一動,這得有多重的陰氣:"快,快將窗簾拉開!"

林峰聞言快步趕到窗邊,唰的一下拉開了窗簾,傍晚的陽光立刻射了進來.

夕陽照射在那灘濃稠的黑色液體上,那黑色液體竟然發出"嗤……嗤……"的聲響,好像有什麼東西被烤化了一樣.

就在這時,在我們耳邊,突然響起了幾聲嬰兒的啼哭!

那哭聲無比淒厲,尖銳刺耳,充滿著憤恨怨怒之意!

我面色忽地一變,這啼哭聲響了一下便消失無蹤.我看向周圍,林峰的臉色一樣不好看,花葉涵表情驚疑不定,還不住的向四周張望,花葉彤更是直接捂上了耳朵.

心中一突,我知道剛才那幾聲啼哭,並不是我的錯覺!

黑色液體中翻滾著的蠕動漸漸平息了下去,就連那惡臭都仿佛淡了些許.

走到窗邊,我將窗戶打開,一股清新的空氣吹進來,讓我們幾人的精神都振奮了些.

病床的張一秋也停止了嘶吼,他的表情變得十分安詳,那詭異吊著著眉毛和翻起的白眼都恢複正常,好像就是睡著了一樣.

林峰快走幾步過來,笑的跟朵花似的沖著我說道:"小愉真是高人,真人不露相,英雄出少年啊."

說完,他瞥了花葉涵一眼道:"小花,還不過來道歉!"

花葉涵臉上表情十分糾結,那英氣的眉眼揪在一起,看的我不禁有些好笑.

"怎麼!"林峰臉一板:"你當了副隊長,我這個師父說話就不頂用了是不是!"

"沒……沒有……"花葉涵囁嚅道,她一步一步的向我這邊挪著,看著那兩條大長腿此刻好像殘疾了一樣,我心中樂的更歡了.

花葉彤在旁邊幸災樂禍的看著自己姐姐,笑的就像一只偷到雞的小狐狸.

看著花葉涵那漲的通紅的臉,我心中莫名一軟,先開口道:"花警官懷疑我也是人之常情,畢竟我這麼年輕,道歉就算了吧."

花葉涵眼中一閃,直接一步跨到我眼前,大聲道:"不用你同情,我錯了就是錯了,應該給你賠禮道歉,對不起,我不該置疑你,還……還對你說了那些話!"

我心中一樂,這姑娘脾氣也太倔了吧,跟那表面強硬其實特別慫的花葉彤根本不像啊,不過還是花葉彤比較可愛.

"好的,我接受你的道歉."我大方的笑了笑,知道如果不說這話的話這姑娘可能會一直糾結下去.

果然,一聽我說完花葉涵神色便是一松,眉目也舒展開來.

"葉彤,時間不早,我們該回去了."我向葉彤招招手.

"哎!"花葉彤小跑了兩步過來,笑的很是開心,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笑的這麼燦爛.

"這就要走啊,一起吃個飯唄."林峰叫道.

"不了,我們住校,回去晚了不好."我推辭道.

"恩,那好吧."

"彤彤,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給我打個電話."花葉涵囑咐著.

她對著花葉彤囑咐,可是目光卻不經意的瞥向我,我看過去的時候,她就會馬上將目光移開,我不由奇怪,這姑娘怎麼回事.

林峰堅持要給我些錢作為酬勞,得知我做兼職還是請假過來幫忙,語氣越發的客氣了,我仍是委婉拒絕了.最後他說過幾天一定請我吃頓飯,不是酬謝,而是想交我這個朋友.話到此,便不好再拒絕.爺爺說過道術一途,非是求財,道術道術,先要以道養德,而後才有術法的精進,術高則財自來,而以道和德為根基的術,不但能得財富,更能收獲人心的敬重,這才是最重要的

臨走之前,我斜眼看向地上那攤黑色液體,不禁皺了皺眉.

煞氣化形,這邪物的實力已經到這種程度了麼?

當陰氣過重的時候,陰氣就會凝聚,最後變成一條條猶如小蟲一樣的東西,這東西會寄存在人體內,以人體內的陽氣為食,讓人越來越虛弱,若是時間過久,可能還會有生命危險!

上次陰氣導致符箓自燃的時候,我就已經高看了這邪物一眼,卻不曾想還是低估了它.

看了林峰一眼,他一直對我很客氣,感覺人也不錯.我向他囑咐道:"林哥,這邪物的實力不容小覷,若是你們查案時再次遇到這種類似的怪事,千萬不要盲目的硬來,一定要先避開."

見我表情鄭重,林峰的笑容也收斂起來,他沖我點了點頭,道:"知道了,小愉,謝謝你啊."

"沒事."我又看了眼花葉涵,見她神色踟躕,便也出聲道:"花姐,你也要小心."

聽到我的稱呼,她神色一動,似乎想到了什麼,順從的點了點頭.

告別後,我和花葉彤向外走去,沒走幾步,身後又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