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黃芽符水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騙子?"我一愣:"這從何說起啊,我騙什麼了我."

"她……她說你是那種混江湖的小騙子,是為了接近我才……"不知想到了什麼,花葉彤的臉有些微紅.

我又好氣又好笑道:"她自己被煞氣沖體她不知道麼?"

"她當時很快就暈過去了,沒有什麼太大感覺."

"那她脖子上的手印呢,這總不會是我弄得吧."

"額……"花葉彤抿了抿嘴道:"她說是你弄的障眼法,鄉下很多跑江湖的騙子都有這一手."

"我……"我不由語塞,看來花葉涵這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的大好青年估計是認定我是個耍把戲的,算了,既然她不信,我也沒必要去跟她多解釋什麼.

"那個……"花葉彤看著我欲言又止,我知道她心里還是過意不去.

"沒事啦."我擺擺手道:"我能理解,你姐是你姐,你是你,你是我的好朋友嘛,我不會在意的."

"恩恩."花葉彤的小腦袋快速點了點,臉上露出喜意.

回到學校後,我拿出材料找了個清淨沒人的地方開始畫符,花葉彤想圍觀也被我趕走了,理由是不想讓她打擾我,其實我是不想讓她看見我畫符失敗的樣子,虛榮心還是有的嘛,嘿嘿.

這次要畫的是《陰陽筆記》上記載的另一道符,黃芽符.

黃芽符出自《至真子龍虎大丹錄》,可以祛除人體內的病氣,這煞毒應也屬于病氣的一種.黃芽符是北宋年間的周方周真人撰寫,本來是丹方,後來被爺爺祖上的某代傳人化為符箓,這份創造性的修為讓我佩服不已,唉,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會有這樣的能力.

意隨筆轉,念守陰陽,我大筆一揮刷刷刷就是一道符箓,然後就是……啪嚓,一道火苗升騰而起,畫符失敗.

苦笑一聲,我並不氣餒,開始繼續畫,經過幾十次的失敗後,終于一道靈氣驟然凝聚,符成!

不想浪費時間,我立馬拉著花葉彤回了醫院.

醫院中,我推門而入,林峰正在和花葉涵聊天,花葉涵本來臉上還有些笑意,可一見我,那臉立刻就冷了下來,如同凝了霜一樣.

我搖搖頭,暗道,哼,看在你妹的份兒上,哥不和你一般見識.

林峰上前兩步,熱情的說:"回來啦,接下來要怎麼辦?"

我從懷里掏出黃芽符,道:"將這符化水喝下,應該可以緩解."

"符水?"一直未曾說話的花葉涵柳眉一豎,冷哼道:"你要給小張喝符水?不行!"

我一滯,這又是鬧的哪出?

花葉彤也上來勸道:"姐姐,你之前不是說好都聽他的麼."

"之前也沒說過要胡亂給小張吃東西啊,他本來就已經昏迷不醒,要是再亂吃東西,吃壞了我們都看不出來!"花葉涵聲音冷厲,透著一股趾高氣昂.

我也是個血氣方剛的大小伙子,一直被人這麼說,就算是再好的脾氣也不禁生出些怒意.這可是正宗的道門符箓,莫說我畫符消耗的精力和材料,若是去道觀請,不出點血根本請不回來,請回來的還不一定是真的,結果竟然被她說成這樣!

胸口急速的起伏幾下,我默念了幾句清心咒,將火氣壓了下去.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我回身,將門一拉就要往出走.

"哎,等等."林峰先是瞪了一眼花葉涵,然後快走幾步上來拉住我的手道:"小愉,花隊她脾氣急,你別在意."

"林哥你還信他!"花葉涵也有些急了,英氣的眉眼中寒氣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他媽媽就是因為信了什麼大仙的話,有病不看非要喝什麼符水,結果本來就病,又加上急性腹瀉,一來二去的差點連命都送了,我們要去抓那江湖騙子他媽媽還不讓!什麼破符水,就是燒出的紙灰!那些所謂的道法都是騙人的戲法!"

我的怒火蹭蹭的往上躥,她看不起我無所謂,但是這些東西都是爺爺傳給我的,她這麼一說就好像指著我爺爺的鼻子罵,雖然這一行現在是有很多騙子,可她又沒親眼見過我騙人,憑什麼這麼說!

眉眼漸冷,我有些壓制不住心中的怒意,甩脫林峰拉著我的手,准備奪門而出.

"好了!小花你閉嘴,快給小愉道歉!"林峰繃起臉,怒道.

他臉上一直笑呵呵的,看起來就是個親切的鄰家大叔,可這一板臉,一股壓不住的威嚴立刻散發出來,將花葉涵直接鎮住,她囁嚅了幾下,眼眶中似乎有淚珠轉動.

"師父……你……"她委屈的哼了幾聲.

"趕緊道歉!"

我回過身,看著花葉涵咬著嘴唇珠淚晶瑩的模樣,再看看瞪大雙眼有些無助的看著我的花葉彤,心中的怒火也漸漸消了.

嗨,我一個大老爺們,跟個姑娘置什麼氣啊.

"林哥,沒事,剛才也是我一時沖動,救人要緊."我沖花葉彤吩咐道:"葉彤,去幫我找個杯子來,再接杯溫水."

花葉彤見我不生氣了,臉上的表情立刻活泛起來,她清脆的應了一聲,便顛顛的跑了出去.

花葉涵將頭甩過去,看著窗外留給我一個婀娜的背影.我哼了一聲,正好我也懶的理她.

我將黃芽符展開,嘴中按照《陰陽筆記》中的說法念念有辭,不一會兒,花葉涵的水就拿了回來.

單手一翻,黃芽符被我夾在兩指之間,我輕輕一抖,符箓立刻燃燒起來!

"解把虎龍調鼎鼎,能師日月運河車!疾!"我將手一揮,符咒燃燒速度立刻加快,符灰打著旋的飛落而下!

林峰在一邊看的聚精會神,嘴還時不時的咂摸下.

花葉彤看著我一臉崇拜,花葉涵也已經將身子轉過來,只是臉上還是憤憤的帶著一股不屑.

很快,符箓便燃燒殆盡,而杯中的水也完全變了樣子!

本來是清澈的純淨水,此時竟然變成了醇黃色!

這黃色不同于符紙的焦黃,而是在黃中還透著一股碧意,流露出一絲勃勃的生機,淡淡的清香從里面飄出,單看賣相便極為不凡!

"好!好手段!"林峰喜不自勝的叫了兩聲.

花葉涵臉上的神情也由不屑變成有幾分驚異,看見我看她,她立刻轉過頭不跟我對視,嘴中小聲嘟囔著:"哼,裝神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