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再遇煞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同事?"我一愣:"怎麼了?"

"好像是查案子的時候忽然暈倒了,跟我姐姐那天的情況類似,也是醫院檢查不出身體異常,就是醒不過來,我姐姐拜托我來請你過去看看……"花葉彤說著說著語氣漸漸有些低,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哦?"估計是又招惹到什麼東西了,我想了想,問道:"好的,現在就去麼?"

"最好現在就去,怎麼,你有事麼?"花葉彤奇怪問道.

"我現在晚上在兼職啊,要是去醫院的話得和老板說一聲."

"啊咧!"花葉彤誇張的張大嘴:"你什麼時候開始兼職的呀?在哪里?怎麼不告訴我?"

"你問這麼多問題想讓我先答哪個啊."我好笑的看著她.

她把玩著垂在肩膀上的頭發,低垂著頭道:"不好意思啊,耽誤了你的事情."

我灑然一笑:"沒事,都是朋友嘛."

"嘿嘿,對!"花葉彤也笑了起來,露出一對好看的梨渦.

我跟老板楊大姐說了聲,楊大姐很通情達理,直接准了我的假.

這次的醫院離的較遠,我和花葉彤折騰了一會兒才到了地方.

一進門,我的目光就被一雙筆直的長腿吸引住,小腿纖細,大腿圓潤,骨肉十分勻亭.

再一看,嚯,這不花葉涵麼,上次躺在病床上還真沒注意,她竟然這麼高,都快趕上我了.

只不過……我瞄了一眼她如同飛機場一樣的上圍,再看看走路都會發顫的花葉彤,這倆姑娘真的是親姐妹麼.

"姐,小愉來了."花葉彤招呼道.

"恩,過來吧."花葉涵淡淡的回了句,神色十分淡漠.說完她就轉身向旁邊的病房走去.

我有些奇怪,同時心中也生出一絲不快,是她們請我來的啊,怎麼好像搞的我有求于她一樣.

皺了皺眉,我的臉上也表現出些微不耐.

花葉彤有些尷尬的看了看我,小聲道:"不好意思啊,我姐姐她……她有些,哎,對不起,你別生氣."

看著可憐兮兮如同小動物一樣的花葉彤,我的火氣漸漸消散,算了,好歹也是她的親姐姐,我潛意識不想讓她為難.

走進病房,迎面走來一個穿著夾克的大叔,這大叔四五十歲年紀,一臉的滄桑,這從他笑的那一臉褶子上被體現的淋漓盡致.

他上來就熱情的握住我的手,笑的和狼外婆一樣的說:"你好你好,你就是小柳吧,我叫林峰,你叫我林大哥就可以."

大哥……這年紀當我叔叔都算他占便宜了吧,我咧了咧嘴道:"林哥你好,叫我小愉就可以."

我的余光瞄見花葉涵撇了撇嘴,我心中不解,不明白為啥明明上次是我救了她,可她還對我這麼大的敵意.

林峰拉著我的手將我帶到床邊,指著床上的人說:"這是張一秋,我們警隊的棒小伙子,他今天出警的時候忽然就倒了,跟上次花隊的情況差不多,之前聽花隊說起過你,這不就把你請來了,麻煩你受累給看看是怎麼回事?"

"林哥太客氣了."我客套了幾句,就將目光投向病床.

床上躺著的是一名長得很精神的年輕人,只是他此刻的表情卻有些奇怪.

他的眉毛斜斜的吊著,嘴角有些下垂,看起來像中風了一樣,正常人絕對不可能做出這個表情.

只是他身上卻是干乾淨淨,一點煞氣也沒有,這讓我有些奇怪,我看向林峰,問道:"他身上有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出現,就像上次花……花隊的黑手印那種?"

"沒有啊."林峰搖搖頭.

花葉涵眼睛低垂,目光中似乎閃過一絲不屑.

"那就奇怪了……"我喃喃自語.

看著張一秋臉上詭異的表情,我暗自沉吟,中邪?降頭?蠱術?都有可能,可是那些東西我現在都不太了解啊,雖然《陰陽筆記》上面都有所提及,但我還沒有認真的研習過,也不好妄下判斷.

我將手輕輕的放在張一秋頭頂的百彙穴上,靜靜的感受著他身體內的氣息.

這里是督脈陽氣彙聚之地,若是體內有陰氣的話,在這里也方便感應一些.

病房中很安靜,幾乎落針可聞.

過了一會兒,我眉毛皺起,這張一秋體內一切正常,我絲毫感受不到他有任何異樣.

"我……"剛准備開口,我卻突然一驚,剩下的話也再說不出來.

張一秋的體內,剛剛忽然閃過一絲煞氣,這煞氣很是微弱,而且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若不是我的手就放在百彙穴上,這一絲煞氣絕對可以避開我的耳目!

我挑了挑眉,這煞氣的感覺很是熟悉啊……

那帶著腐爛之意的氣息,跟上次花葉涵身上的如出一轍.

可是,究竟藏在哪里呢?難道在身體里面?

跟花葉涵不同,張一秋除了表情有些奇怪外,身體上並無任何異常,這拔出煞毒的方式,可能也要換一換了.

"怎麼樣,看出來到底是什麼讓一秋暈倒的沒?"林峰問.

我搖搖頭,道:"是什麼東西我不知道,但是他醒不了的原因應該和花隊一樣,都是煞毒入體."

花葉彤一聽,立刻在旁邊舉手說:"那我去買糯米!"

我笑笑道:"買糯米干嘛,他身上又沒手印,你准備喂給他吃麼?"

花葉彤漲紅了臉,憤憤的看了我一眼,哼了幾聲道:"我怎麼知道,討厭!"

林峰又問我:"小愉啊,那該准備些什麼麼?"

"不用."我瞄了眼一直沉默不語的花葉涵,說道:"我需要回學校一趟,拿點東西,你們稍等一下就好."

"好的,路上小心."林峰道.

花葉涵一聲沒吭,只是沖著花葉彤揮了揮手.

回學校是要拿些材料畫一道符,拔體內煞毒的方法《陰陽筆記》上記載了很多種,可以我的能力,現在也只能用符這一種方式.

"小愉,對不起,你別介意啊."花葉彤再次道歉.

"沒事."我憋不住問道:"為什麼感覺你姐姐好像很討厭我?"

"呃……"花葉彤吞吞吐吐道:"她……她說你是個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