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又生意外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話一出,我們幾人身上都有些僵硬,定定的站在那里.

王樂更是目瞪口呆,他的手不自覺的抬起又放下,有些不知所措.

"真……真沒去?"王棟張了張嘴,下意識的問道.

"老子我……"教官神色一動,想要解釋.

"好了."我聲音稍微提高,出言打斷:"那個,馬上訓練就開始了,我們回去准備准備."

旁邊幾人視線轉到我身上,雖然目光都有些怪異,但都默契的沒有繼續談論.

教官去吃飯,王棟被系領導叫走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只剩我們寢室的三個人肩並肩向訓練場走.

我們幾人相對無言,沒有任何一個人先開口說話.

"那個……那個剛才怎麼回事,昨晚到底怎麼了?"徐天飛開口問.

"沒什麼,咱們去操場吧."我將話題岔開道.

"哎,那不張禪麼."徐天飛忽然指著雙杠下面說道.

我抬眼看去,那個靠著雙杠的人影,可不就是張禪麼,來來回回經過的人總是回頭打量他,絕對錯不了.

"嗨,張禪."我出聲招呼.

張禪的丹鳳眼彎起,沖我笑了笑,邁開腿向我們走來.

"怎麼一個人在這里,剛才吃飯的時候也沒看見你哎."我招呼道.

"哦,剛才我在另一邊."張禪抿嘴道,他目光望向低著頭的王樂,眉毛輕輕動了動.

"正好碰見了,一起走唄."

"好."張禪沖著我眯了眯眼睛,唇角翹起微小的弧度.

他靠的離我們近了些,將手搭在王樂身上,那一瞬,他的手指屈伸,大拇指和食指微微扣了一下.

我目光一縮,這是……道印!

沒錯,《陰陽筆記》上有記載,而且我小時候也看爺爺練習過.

這個手勢名字叫日月合機印,是道家打坐練功的一種結印方式,以大指和中指相合,是內景功法的一種,平時是以掌心向上以啟動氣機,調動大拇指行太陰經脈,合于中指心火,調節全身氣脈,以順陰陽之道.

《陰陽筆記》中說,這種修煉方法不適用于剛入門者,最起碼憑我現在的層次是不用想著修習.

這平時只會躺在床上看小說的張禪,竟然結出了這樣一個手印,難道是我上午沒睡好,腦中出現幻覺?

也許是吧,跟我自己出現幻覺比起來,張禪竟然是隱士高人的事情顯然更讓我無法相信.

可下一秒,我就發現,是我太淺薄了.

王樂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正常,轉瞬之間,那原本病懨懨的眉目立刻變得有了神采!

我目光有些發愣,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張禪他真的不是普通人?

事實擺在眼前,已經由不得我不信.憑我現在的層次,還不足以結日月合機印修煉,只能先憑借五禽戲打牢基礎,但張禪就已經可以隨手結出日月合機印來救人了?他才多大啊!

忽然我腦中一涼,這段時間因為五禽戲帶來身體各方面素質的增強,讓我總有一種超人一等的優越感,雖然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但心中這個念頭已經根深蒂固.

《陰陽筆記》上第一句話就闡明了,要研習術法,第一要旨就是心境要清淨無為,而我這段時間,顯然心已經亂了.

我說為什麼這幾天進展極慢,原本我還以為是前段日子的爆發要靠時間來平複,現在看來,就是因為心境的問題!

一滴冷汗自額頭滑落,我長舒了口氣,好險!若是讓這個問題繼續發展下去,我很可能心里越來越膨脹,最終導致走上邪路!

哎,這就是沒有老師的後果,我更加的懷念起爺爺來,若是他在的話,絕對不會發現不了我的問題.

這次也算是歪打正著,發現了張禪隱藏起來的另一面,也讓我收斂了驕縱之心,我心中有些歡喜,面上的表情也微微顯露了一些.

張禪側過臉,沖我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我也回了他個笑臉,沒有多說,一切盡在不言中,他不想說,我也不會點破.

在接下來的幾天,一切都很正常,沒有任何怪異的事情發生,唯一的變化,可能就要數教官了,他再也沒有在休息時間來給我們講過靈異故事,往常那開朗的樣子,也變的有些沉悶.

我們的輔導員王棟對我和王樂的態度親近了很多,應該是一起經曆過那件事情的原因吧.

這讓我不禁想起老一輩總說的一句話,人生四大鐵,一起嫖過娼,一起扛過槍,一起分過贓,一起下過鄉.這里面可能要加上一句了,那就是一起見過鬼.

在即將離開軍營的那天,部隊安排我們一起吃了頓飯,教官坐在我們的身邊,我們陪他喝了不少,他最後喝多了,可依然在一直灌酒.

後來我也想過,那天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想著老太太衣服下面的那一抹紅色,難道真的是坎兒村的女尸?可她為什麼要出現在我面前呢,我跟她到底有什麼關系呢?

之後出現的教官又是誰?為什麼要變成教官的樣子?若是我沒有蘇醒過來,而是進了小樹林又會發生什麼事情?

這一堆疑問我都沒辦法解答,這也讓我心中蒙上一層疑云.

軍訓結束後,我們回了學校,正式的開始了我的大學生活.

王棟跟我聊了一次,知道了我家中的情況後,他想幫我申請助學貸款,被我拒絕了,他也沒說什麼,只是告訴我好好學習,把成績弄上去,回頭他幫我申請獎學金,這讓我很是感動.

至于兼職方面,我最終找到了一個送外賣的活兒,就在學校周邊,老板是個農村來的大姐,很是通情達理,將我的工作時間安排在每天放學之後,工資也給的很足.

這段時間,花葉彤跟我走的很近,我們上課的時候經常坐在一起,偶爾也會一起出去吃飯,旁邊的人看我們的眼神都有些曖昧,但我們卻一無所覺,仍然保持著好朋友的關系.

日子就這麼有條不紊的過著,直到一天,花葉彤繃著臉走到我面前對我說:"小愉,你跟我去一趟姐姐那邊吧,她同事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