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樹林陰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一激靈,猛地將頭轉回去,才發現輔導員王棟站在我身後,正在笑吟吟的看著我.

吐了口氣我苦笑道:"王老師,你是覺得我站崗太無聊來給我添點情調麼,差點被你嚇死了!"

"哈哈."王棟臉上露出詭計得逞的得意笑容,沖著我擠眉弄眼:"你們跟王藝曈他們換了站崗地點,既然選擇了這兒,就要有心里准備嘛."

"那你為啥不去嚇王樂?"我問.

"切,王老師剛出來我就看見了,就你在那里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不嚇你嚇誰."王樂大大咧咧的說.

"我來看看你們兩個小子什麼情況,既然沒事那我就再去看看其他人."

我直接看破了他的想法,揭發道:"你是想去再嚇嚇其他人吧."

"嘿嘿,知道就行了,說出來干嘛."王棟笑的有些猥瑣.剛准備走,他忽然說道:"哎,那不是教官嘛,他在那里干嘛?"

我沿著他指的方向看去,遠處樹林邊陰影里的,可不就是我們教官嘛,那標志的四方大臉,絕對是他.

"可能是來看我們是不是偷懶吧,哎,教官!"王樂沖教官直擺手.

教官站在離我們十幾米處,將臉藏在陰影里,我能看清他的動作,卻看不清他的表情.

"小愉,你看教官是不是在沖我們招手啊,是想讓我們過去麼?"

我定了定神,向那邊看去,教官確實一直在勾著手向我們招呼.

"我過去看看."王樂呢喃著,腳步向前挪了挪.

我剛想說什麼,忽然腦袋一暈,好像喝多了一樣,腦子里混漿漿,天旋地轉的一片模糊.

那是一種思維好像都不屬于自己了的感覺,我好像在天空中漫步,整個人都像踩在棉花中一般,全身上下無比舒服,只想就這麼一直行走下去.

突然,我懷中一燙,從小腹出傳來一陣燒灼感,一陣熱氣直沖腦門,讓我猛的一激.

刹那間,我腦中為之一清,全部幻覺都被我拋出腦海,我的眼神交錯,慢慢定到前方.

這時,我才驚訝的發現,我已經向著教官的方向走了好幾步!

我迅速打開衣服,去找那灼熱感的來源.

一看才發現,我隨身攜帶的那道玉檢明耀符箓,不知何時已經完全燃燒成灰燼!

想必剛剛就是它提醒的我吧,我看著旁邊眼神迷蒙,緩慢向教官行走的王樂與王棟二人,腦門上不知不覺的滲出一層冷汗,剛剛我到底是怎麼回事,中邪了麼?

還好玉檢明耀符威力足夠,而且效果也夠神奇,貼著衣服燃燒竟然絲毫沒有對衣服造成損害.

"喂!"我一聲清喝,王樂與王棟兩人也恢複清醒,他們二人不解的看了我一眼,有些奇怪我為什麼忽然叫住他們.

我站回崗位,仔細斟酌了一下語言,現在跟他們說這里有古怪他們肯定是不信的,我也沒辦法解釋發生的事情,想了想,我開口道:"你不知道士兵站崗的時候是不能離崗的嘛,咱們現在不能離開站崗范圍,教官肯定是故意考驗咱們呢."

"哦!"王樂神色一動,拖著長音到:"肯定是這樣,嘿,這老小子,想抓到哥的失誤,哼,不可能!"

他快走了幾步,站到崗台上,籲聲道:"還好剛才沒離開咱們規定的范圍."

這時,教官的手卻擺的更加劇烈,嘴里一張一合的喊道:"過來啊,過來啊!"

王樂神秘一笑,沖那邊喊:"您別鬧了,我們不會過去的!"

看他那一本正經的神色,我不由有些想笑.

"過來啊,過來啊!"教官叫著,似乎很是著急.

王棟皺了皺眉,試探道:"我看他好像真有事,要不我過去看看?"

"別!"我趕忙阻止:"別去."

王棟不解的看了我一眼.

"我現在說不清楚,總之,聽我的,不要去."我神色懇切的看著他,緩慢卻有力的說道.

王棟雖還是有些奇怪,但還是將腳收了回來.

教官再招了一會兒手,似乎有些氣急敗壞,他轉身撥開樹林,便一頭向里面鑽了進去.

我們三人面面相覷,先是王樂忍不住問:"他進小樹林干嘛,不是說那里是死人坑嘛."

"是啊."王棟也說道:"難道他是騙我們的?但是這大晚上的,他進去干嘛,上廁所麼?"

"不知道,也許吧."我隨意敷衍道.

"這小子八成是因為沒勾引成功咱們,不好意思和咱們打招呼吧."王樂奸笑道.

我們三人就這麼一直站到天亮,直到晨光熹微,太陽的光亮將晨霧全部驅散後,教官也沒從小樹林中出來.

站崗到時間後,我們三人便打著哈欠回宿舍睡覺,今天上午休息,下午才開始照常訓練.

中午起來吃飯時,王樂的精神還是沒有恢複,他的眼圈黑黑的,臉上有種不正常的青色.

"你看起來有些沒精神啊."徐長天對王樂說.

"廢話,你去站一晚上試試."王樂沒好氣道,他還沒睡醒.

"我是站了一夜啊,那也沒想你這樣,老實交代,是不是昨晚上又干什麼壞事啦."

"滾蛋吧!"

"他能干什麼壞事."我在旁邊補充:"肯定是想哪個美女了唄."

"呸,你們這幫思想齷齪的家伙!"

吃飯時剛好碰見王棟,我們一起吃完後剛出食堂門,迎面就撞見了教官.

王樂一看教官,頓時樂了,他一把將教官抓到一邊,問道:"教官,你昨晚跑哪兒去了,一進小樹林就人影都沒了."

"啊?"教官的神色有些發愣.

"別裝,你昨晚不是站在小樹林邊上沖我們招手,想勾引我們離崗然後教訓我們嘛,嘿嘿,不就是沒成功麼,你鑽什麼小樹林啊."

教官忽然詭秘的一笑,了然的挑挑眉道:"嘿嘿,你們這群瓜娃子現在也學會講故事嚇唬人啦,不錯不錯."

王樂臉色一僵,定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王棟的臉色也有些發青,他顫抖著道:"昨晚上……你確實在啊……"

教官一愣,慢慢的他的臉色也變了,他的臉皮抽搐,斷斷續續道:"日,老子……老子昨晚……沒去南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