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夜半老嫗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王樂在妹子感激的眼神里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他傻笑著回到我身邊,將胸膛高高挺起,活像一只准備打鳴的公雞.

我捅了捅他,笑罵道:"你小子為了泡妞還真下本,還把我也繞進去了,怎麼,不害怕麼?"

王樂似乎哆嗦了下,沖我強自扯出一個笑容,硬挺道:"咱是大老爺們,哪能跟小姑娘比,沒事."

這時,張禪擠過來,拍了拍王樂,露出他的標志性笑容道:"王樂,晚上咱倆換一下,我替你去吧."

我和王樂同時驚異的看著他,這小子基本上沒主動和我們說過話,今天這是怎麼了.

瞥了一眼姑娘們投過來的目光,王樂挺了挺胸,豪氣道:"沒事,咱爺們兒沒別的,就一顆膽,放心吧."

我知道他是不想在姑娘面前丟了面子,可是我真想告訴他,他想多了,人家姑娘都是看張禪的,跟他沒毛關系.

張禪笑了笑,說了句:"那你們小心."

然後他便轉身離去.

我咂摸著嘴唇,總感覺他有些奇怪.

…………

南門聽起來挺氣派,實際上就是一個側門,多年未修整過,看起來有些破爛.

我們是第二班崗,要從十二點開始,一直到早上六點,這時間屬實坑爹,不過我們也沒法反抗,只能服從命令.

剛剛站在那里時,王樂還很精神,可到了兩三點的時候,他就開始打瞌睡.

都是十七八歲,正是站著都能睡著的年紀,王樂這表現也無可厚非.

我和他離得不遠,見他已經搖搖欲墜,我便出聲喊道:"喂!"

王樂被我一驚,慌忙將頭抬起,他向四周掃了一圈,松了口氣道:"嚇我一跳,我以為教官來巡查了呢."

"哈哈,我看你都快摔了,還有好幾個小時呢,你能行麼?"我調侃道.

"切,男人不能說不行,知道不?"

我笑了幾聲,便不再言語.

王樂剛剛精神了一會兒,上下眼皮就又開始打架,他甩了甩頭,略微不好意思的向我說:"小愉,我實在是有點撐不住,咱倆聊聊天吧,把這段時間撐過去."

"你就不怕待會兒被教官撞見."

他輕松道:"嗨,咱們跟他關系那麼好,大不了罵幾句嘛,我這麼迷瞪著實在太難受."

"好啊,那聊點兒什麼?"我問.

"哎,你跟花葉彤到底什麼關系啊?"

"就朋友啊."

我嘴上隨口應著王樂,突然,我耳朵一動,聽到了一個奇怪的聲音.

"沙……沙……"

好像是秋風吹過樹梢,也好像是昆蟲啃噬樹葉.

王樂眉毛挑動,剛准備出聲,我舉起手示意他不要說話.

"沙……沙……"

我聽的越發清晰,那是一個人的走路聲,是那種將鞋放在地上一直拖動的聲音!

"別說話,你聽,是不是有動靜."我壓低了聲音.

"嘶!"王樂倒抽了一口冷氣,神色慌張的四下張望著:"別嚇我啊你!"

"沙……沙……"

那聲音越來越近,別說五感超人一等的我,就連王樂都已經聽的一清二楚.

"好像是有人走路不抬腳."我看著王樂說.

"別……別鬧,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王樂話沒說完,角落的陰影處就走出一個人影!

他立刻將話咽了回去,目瞪口呆著看向那人影,牙齒咯咯的顫抖著.

人影越來越近,我們終于看清楚,那是一個老太太,一個走路慢吞吞,似乎有些腿腳不好的老太太.

路燈的光亮十分黯淡,似乎隨時都可能滅掉,那昏黃的燈光射下來,在老太太後面拖出一條淡淡的影子.

影子,我放松了點,既然有影子那就說明應該不是鬼物.

王樂卻抖的越來越厲害,整個身子如同篩糠一般.

我再想,南門旁邊是部隊的家屬區,這老太太八成是哪個領導的母親吧,老年人醒的早,這老太太估計是腿腳不好出來活動活動.

那老太太越走越近,到我們身邊之後忽然猛地一抬頭!

"啊!"王樂一聲尖叫,把我嚇了一跳.

那老太太好像也被嚇到了,身子定了一下,然後轉頭看向我們.

燈光照亮了老太太的面容,她看起來很是慈祥,就像那種小的時候會給我們糖吃的老奶奶一樣.

王樂長長的吐了口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抱歉的看向老奶奶,說道:"奶奶,您鍛煉身體吶."

"恩."老太太輕輕的應了聲,那聲音有些干澀,好像是嗓子出了問題.

"哎,您嗓子不好啊,那就別說話了,我們跟這兒站崗呢,您慢慢溜達哈."王樂招呼道.

"恩."老太太沖我們笑了下,那笑容十分慈祥,就如同鄰家的老奶奶一樣,可不知為什麼,在這黯淡的路燈下,卻顯得有些詭異.

老太太笑著轉身繼續向前走,就在這時,我的余光忽然瞥見一件事情!

那老太太轉身時,她的眼神忽然變了!

從那種如長輩般的慈祥,變得有些……嫵媚,對,就是嫵媚.

雖然是耄耋之年的長相,可剛才那眉梢眼角流露出來的風情,絕對不屬于一個垂垂老矣的老嫗!

我的眼睛經過五禽戲的強化,絕對不會看錯!

霎時,我身上的雞皮疙瘩一粒粒的彈起,一股涼意從腳底生成,直沖天靈蓋.

我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投向那傴僂而行的背影,一步一步,她走路的姿勢很怪,好像是剛剛學會走路的小孩子,或是躺著久了,剛剛恢複的病人.

很快我就將頭轉過來,我總感覺那老太太知道我在看她,就好像她後腦勺也張著一雙眼睛,正在和我對視.

就在我將頭轉過的那一瞬,我眼角突然劃過一抹色彩!

那老太太穿著一件樣式古老的深藍色衣服,可她剛才邁步那一瞬,那深藍色衣服下面,卻突然露出一點紅色!

驀地轉頭,我眼睛死死的盯住她的背影,可直到她消失在黑暗中,我都再沒有發現那紅色.

若是我沒有看錯的話,那紅色跟我之前見過的一樣東西很像.

那是在坎兒村的亂葬崗上,棺材中女尸身上穿著的那件衣服!

難道是我看錯了?我不禁有些懷疑自己.

不會,絕對不會,剛才她正好走在燈光下面,那抹紅色顯得異常清晰耀眼,我不可能會看走眼.

這時,忽然一個巴掌搭在我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