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軍營怪談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即將到來的軍營生活讓大家心中充滿著興奮和忐忑,花葉彤也是如此.

我們倆並肩在校園里走著,我的耳邊是一陣停不下來的碎碎念.

"喂,你說會不會很累啊?"

"教官會不會很帥?"

"男生和女生會練一樣的項目麼?"

"你說萬一吃不飽怎麼辦,要不要帶點吃的去啊?"

……

連珠炮一樣的問題吵的我頭昏腦漲,聽到她問,我順口答了一句:"那不正好,順便當減肥了."

這話一出,我立刻感覺身邊的氣場發生了變化,一陣殺氣在我旁邊蒸騰而起,似乎比那坎兒村的紅衣女尸還要厲害.

"我!很!胖!嘛!"

花葉彤的小眉毛豎起,一抖一抖的瞪著我,我立刻感覺很是心虛,連忙改口:"開玩笑,開玩笑,別介意……啊!你干嘛掐我!啊,我錯了……輕點!"

笑鬧著將她送回宿舍後,我也回宿舍開始整理東西.

到了軍營,一些法器肯定是不用帶,那些材料也得放好.我正准備將爺爺留給我的材料鎖進櫃子中,忽然,從包中掉出一張符箓.

這是我這幾天畫符的意外產出,那天我本來想畫清心符,結果福至心靈念力爆發,筆轉龍蛇之後就得到了這張符箓,而這次爆發也讓我腿軟了半天,好好睡了一覺練了會兒五禽戲才恢複過來.

這張符的名字叫玉檢明耀,出自《洞真經上玄錄》,主避險趨吉,也就是說,隨身佩戴的話會趨吉避凶,躲開一些即將到來的危險之類的.

神思一動,我還是順手將玉檢明耀符帶在了身上,後來我才知道,這個舉動到底有多明智.

我們要訓練的地方是駐紮在云流市的第三十八軍,三十八軍地處市郊,離市區很遠.

進入軍營後,剛開始大家都很新鮮,穿著軍裝一個兩個的拿著手機玩自拍,玩的不亦樂乎.可沒過兩天,一個個就的開始叫苦不迭.

在烈日炎炎下站軍姿,一站就是一兩個小時,所有人在家都是少爺公主一樣的被伺候著,哪里吃的了這個苦,天天都有人中暑暈倒,或是承受不了辛苦痛哭.

我倒是無所謂,五禽戲練到第四節以後,我的身體素質大幅提升,別說是軍個訓,就是拉我去跑馬拉松估計都沒啥問題.

說起五禽戲,這兩天我各方面的提升忽然慢了下來,這也正常,之前那是我積攢了十八年的底蘊一次性的爆發,所以我感覺進步飛快,以後還是要一步一個腳印的走,這樣才走的踏實,也會走的更高.

由于我各方面表現優秀,教官對我不錯,他年齡也和我們差不多,才當了兩年兵,沒事休息的時候我們幾個人經常和他在一起聊天扯淡,也算聊得來.

教官是個方臉的蜀中漢子,一口帶著麻椒味兒的普通話聽的我是欲仙欲死,這人看著一本正經,其實特別喜歡講鬼故事嚇小姑娘,據我觀察,他也不是好色,而是就喜歡那種嚇人的成就感,真是一朵奇葩.

不過他口才還算不錯,每次休息一講起來的時候,不僅我們學生,就連王棟也跑過來湊熱鬧,聽的不亦樂乎.

"你們這幫瓜娃子,訓練的時候沒精打采,一到老子講故事的時候倒來了精神!"教官厚厚的嘴唇上下開合,正眉飛色舞的沖著我們噴唾沫星子.

他嘴上說著抱怨,但看那興高采烈的樣子,明顯是口不對心,估計我們要是不來聽,下午保准兒得加練.

"這還不是你講的太好,別說他們,我都每天巴巴的往這兒跑,就為聽你聊天."王棟在旁邊補了一句.

看著教官那一臉舒爽的表情,我不禁感慨,王棟不愧是教育工作者,這話說的就是有水平.

"那好,今天我就給你們講講我們三十八軍這塊地方的來曆."教官往地上一座,登時打開了話匣子.

"你們不要以為軍營里面都是男人陽氣旺就沒有鬼怪,我告訴你們,這地方啊,以前是墳場……"

聽到這里,我嘴角一哂,百分之八十的軍營學校以前都是墳場或者死人坑啊.

"在抗戰的時候,聽說這里還是什麼實驗室噻,那幫狗日的小日本,會用活人做實驗,然後死的就隨便挖個大坑,往那邊一埋."說道這里,他用手一指營外的一片樹林:"喏,就是那邊."

聲情並茂的演繹,煞有介事的表情,教官故意壓低透著幾分神秘感的聲音已經讓有些小女生開始瑟瑟發抖起來,我看了眼王棟,發現他的嘴唇也有些顫動.

我不禁心中暗樂,看來我們這輔導員心理素質不過關啊,要是哪天他真的看見鬼,還不嚇出個好歹.

教官又聊了點這片軍營的曆史,然後便將我們趕去訓練,也是,如果我們練的不好,他可是要受罰的.

時間就這麼不緊不慢的過了一個星期,我們也漸漸的開始熟悉起了軍營生活.

要說這部隊啊,最讓我滿意的還是要屬他們的食堂,那飯做的,叫一個量足味美,雪白的大饅頭夾著肥美多汁的肥肉,我一頓能吃三個,天冬大學的食堂跟這個一比,簡直就是喂豬.

剛來的時候,好多小女生看著白花花的肥肉,糾結得五官都凹進去了,但是訓練強度一上來,城市溫和風中長大的苗苗也有了成長,不單不挑食的飯量見長,就連曬黑了,磕碰了也能忍受住.看來軍營真是鍛煉人的地方.晚上拖著疲乏的身子回宿舍,脫光了洗漱,大家身上黑白分明,就連張禪看起來也添了許多陽剛之氣.

這一天天氣陰沉,早上吃完飯剛准備訓練,天空忽然開始飄起了雨絲,本來上頭還准備讓我們頂著雨練習一下堅強的意志,可後來這雨越下越大,訓練也就沒辦法進行.領導一想,得,回去休息吧.

這決定讓勞累了一個禮拜的我們大呼萬歲,紛紛跑回宿舍里面痛痛快快的睡了一天.

雨淅淅瀝瀝的下到了傍晚時才停,本來以為將這一天成功混了過去的我們,卻聽到了一個噩耗.

"所有新同志注意啦,為了讓大家更好的體驗我們戰士的生活,為了讓大家鍛煉出堅強的意志,我們決定今晚讓大家參與站崗,一組兩人,每班六小時,所有教官負責巡查."

站崗?通宵?搞什麼啊?

我們紛紛開始哭天搶地,但是也沒毛用,在這里,命令就是用來服從的.

到了分組的時候,我和同寢的王樂分到了一組,這讓期待著分個美女給他的王樂很是失望.

然後開始分派執勤的地方,一開始大家還按部就班的聽著安排,可當兩個妹子聽到她們被分到南門的時候,出問題了.

離南門不到五十米,就是之前教官提到的那片小樹林,既是墳場又是死人坑的那片小樹林.

晚上要去哪里,而且在周圍只有一盞昏黃的小路燈的環境里站一晚上.倆妹子果斷嚇蒙,看那表情都快哭出來了,這把王樂看的心疼不已.

哦對了,那倆妹子里有個叫王藝曈的,王樂見天兒的跟人家湊近乎.

看妹子們那楚楚可憐的眼神,王樂忍住心中的懼意,眼一閉牙一咬,上前一步沖著教官喊:"報告教官!能不能把我們和王藝曈她們的執勤地方換一下?"

我輕籲了口氣,這孫子賣隊友水平專業級的啊……

但此時興沖沖的王樂不知道,那個令他永遠難忘的噩夢正在前方等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