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辟邪符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嬰兒鞋?"我第一時間想起了花葉涵脖子上那小小的掌印,默默點了點頭,應該就是這樣東西.

我瞥了眼花葉彤,見她小臉兒發白有些害怕的樣子,顯然跟我想到一塊兒去了.我笑著安撫道:"別怕,這樣,我回頭拿幾道符給你,你留一道,剩下的都給你姐姐.等她醒了之後你再告訴她,這件案子以後如果再碰到跟嬰兒有關的東西,千萬要避開,能躲多遠躲多遠,知道了麼."

花葉彤順從的點了點頭,有些感激的說道:"那個,這次真是太謝謝你了,讓你為我們家的事情這麼費心,要不……我請你吃飯吧!"

"哈哈,客氣什麼,吃飯就算了吧,你還得回去照顧你姐姐呢,我也得趕緊去找個兼職,時間太趕."我笑著推辭道.

"兼職?"她眨了眨大眼睛,好奇道:"為什麼要找兼職,你想體驗生活麼?"

"……當然是為了賺錢啊大小姐!"我無語的看著她.

"啊,對不起……"花葉彤低頭小聲道,似乎怕我生氣.

見慣了她趾高氣昂的樣子,一看這低眉順眼的我還真有些不習慣.

"道什麼歉啊,這麼見外,你可是我來流云市認識的第一個朋友啊."

她忽然抬起頭,眼神中有止不住的喜意:"真的麼?"

"當然是真的啊,傻樣,哈哈."

"喂!你說誰傻呢,說清楚!"那熟悉的大小姐模樣再次出現.

"誰答應就是誰嘍."

"打死你!"

"喂喂,輕點兒啊……"

跟她笑鬧了一會兒,我便告辭回了學校,臨走時被她拉著加了QQ號,說是要回去騷擾我,那咬牙切齒的樣子讓我哭笑不得.

在軍訓開始前剩余的幾天中,我沒有再騎著我的座駕去找兼職,而是老老實實的躲在學校里面畫符.我現在畫符的成功率無比坑爹,平均幾十張才能出一張有用的,可既然答應了人家,那就要說到做到,所以也只好靠時間磨.

《陰陽筆記》上記載的符箓有幾百種,但我現在能畫的也就十幾種,再排除了讓人昏睡的催眠符啊,幫助修煉集中精神的凝神符啊這種沒啥卵用的,要畫的也只有兩種,讓人意志堅定不受鬼神迷惑的清心符和可以稍微抵擋外邪的金剛符.

幾天的時間,我都躲在學校的角落里揮毫潑墨,畫的不亦樂乎,其間浪費的材料無數,要是爺爺還活著,指定得兜頭賞我幾巴掌再罵上一句敗家子.

不過材料也不是白白浪費,我從一開始的大幾十張才能出一張好符,練到後來只要二十幾張就可以成功一次.雖然只是最低級的符箓,可也讓我小小的自我滿足了一番,好歹現在也比那些只顧著騙錢的假道士強了不是.

潛心閉關的成果就是,我共畫出了清心符三道,金剛符六道.

在軍訓前的最後一天,我把花葉彤約了出來,將符箓交給她,並且囑咐她自己留一道清心符,一道金剛符,剩下的全部交給姐姐.

跟小丫頭聊了會天,順便還蹭了頓飯,吃飯的時候她說她父母一直想讓我去她家坐坐,聊聊天再吃頓家常飯.

想想她爸媽那曖昧的眼神,我果斷拒絕,開玩笑,上次在醫院就已經讓我很不自在了,這次還去家里?鬧呢!

花葉彤笑著說不去也好,她也感覺去家里吃有些怪怪的.

這讓我再次重新認識了這大小姐的粗神經單細胞,她難道不知道帶男孩子回家吃飯是什麼概念麼?

這幾天,我跟同寢室的室友們也漸漸熟悉,大家關系越來越好,經常在一起互相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

王樂在家待了幾天便返回學校,沒事就在大學校園里面轉悠,按他的話說,是要來上一場美麗的邂逅,在大學期間開展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

徐天飛每天都不見人影,周游在各個寢室間跟別人套近乎拉關系,估計想在班干部的競選中有所斬獲,他似乎極其在意身邊的人對自己的看法,特別想讓別人重視自己,可能還是來源于他心中的自卑感吧.

我在他們的眼中估計也是屬于整天不見人影的類型,每天早上背個包蹬個破車子就往出跑,還從來不讓別人看包里裝的是什麼,標准的怪人形象,不過幾人對我都不錯,也都很好相處,沒什麼壞心眼兒.

最安分的是張禪,他除了吃飯,每天基本上不出門,按現在的話說就是標准的資深宅男,整天躺在床上看書,書的包含范圍十分廣博,政治類財經類評論類小說類他都看,甚至我還在他的床邊發現了幾本雞湯類的文摘.他也不多話,每次我們跟他說話的時候他就會笑笑,那雙丹鳳美人眼彎成月牙兒,看的我們這幾個大老爺們心里直突突.

離軍訓還有最後一天的時候,班級里召開班會,從開學以來,我終于第一次認識了即將一起相處四年的同學們.

漢語言文學系人不多,總共30多人,其中男生14個,剩下的都是妹子,典型陰盛陽衰.

開班會時,王樂足足捯飭了將近一個小時,把自己打扮的如同一只發情的刺猬,勢必要在班會中露露臉,出出風頭.可他這一想法在張禪出現的時候就徹底落空,無論男女,都是嘴巴微張的看著張禪,足足楞了近十秒.

沒辦法,這種男女通殺的長相,我第一次見時反應也和他們差不多.

張禪看著大家,露出了一個他慣常的微羞笑容,更是讓班級騷動了好一陣兒.

這屆班級女同學的質量其實真是不錯,大多都是眉清目秀的小美女,其中還夾雜著幾個讓人眼前一亮的人物.

但在這些人中,最顯眼的還是花葉彤.

剛進門,那蘋果臉蛋兒上的一雙梨渦便立刻將我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她好像一直在注意著,也瞬間就發現了我,嘴角彎起,沖我笑了笑.

梨渦輕照,映出花月調.

旁邊一群牲口立刻蕩漾,王樂更是叫起來:"我去,那美女沖我笑呢,看見沒!"

當他發現我回了花葉彤一個笑容,還沖她招了招手的時候,王樂瞬間就挫敗了,比不過張禪也就罷了,我竟然也走在了他的前面,這讓他萬分沮喪,不過他也是沒心沒肺的人,轉眼就又跑去跟別的妹子套近乎.

不一會兒,輔導員來了.我們的輔導員就是本校的研究生,叫王棟,比我們大不了幾歲,年齡相仿,說話也不拘束,很快就和我們打成一片.

班會上選舉出了班委,徐天飛也得償所願的被選成班長,沒浪費他的那一堆西瓜和可樂.

接著,王棟交待了一些軍訓的事情,說是我們要去軍營里面直接體驗一下軍隊生活,為期一個月.

我本以為軍訓會平靜度過,軍營那陽氣如爐一樣的地方也不會發生什麼靈異的事,可事實告訴我,生活永遠不會和我們預料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