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嬰兒鞋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自燃!

這是符咒碰到極強陰氣之後才有的反應,沒想到這黑手印的主人陰氣竟如此強盛!

不過本身這符咒也要引燃才有效果,這下倒省的我自己動手.

"呀!"花葉彤在後面捂住小嘴,驚訝的叫了一聲,她父母的表情也是一變.

"沒事."我安撫道:"這是符咒的效果."

我隨手結了幾個道印,然後將符咒燃燒後的灰燼均勻的灑在糯米上.

聽到我的解釋,他們的臉色好看了些,看我的目光中似乎也多了一些敬畏.

暗自搖了搖頭,我心中感歎,世人總是喜歡這種看起來玄之又玄的東西,要知道大道至簡,那些真正厲害的術法都是無形之中就可以改天換地,哪有這許多花活兒,我這一手,在正統道術中,只屬于再簡單不過的小手段罷了.

隨著清心符的燃燒,花葉涵周圍的空氣中也多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睡夢中的她眉毛忽然皺起,臉上流露出不自然的痛苦神色.

她的父母見她如此,似乎想出聲詢問,可看我一臉嚴肅的樣子,便又將話咽了回去.

慢慢的,符咒燃燒殆盡,而躺著的花葉涵,情況再次發生變化!

她脖子上那如雪般細白的糯米,顏色開始一點點的轉暗.

絲絲黑色如同縷縷細線一般爬上糯米,猶如藤蔓一般,很快就將糯米侵蝕的漆黑一片.

那種黑不是夜色般的純黑,而是透著一股腐爛的意味,讓人一見便心生厭惡.

大概五分鍾後,糯米已經全部變成黑色,粒粒如此,花葉涵的眉頭也舒展開,臉上一片安詳.

"好了,煞毒排的差不多了,葉彤你去幫你姐姐清理一下,最好不要讓手沾到糯米."

"好的."花葉彤順從的應了一聲,便開始忙乎開來.

"叔叔阿姨,葉彤的姐姐應該再躺上一會兒就會蘇醒,你們不用擔心了."

二老臉上露出喜色,疊聲向我道著謝.

第一次有人當面這麼熱情的表示感謝,尤其還是同學的家長,這讓我有些不自在,我臉色僵硬的客套了幾句,便將目光看向花葉彤.

她已經將花葉涵身上清理乾淨,雪頸上的手印完全消失不見.

見此情況,我長舒一口氣,雖然已經預料到會成功,可畢竟是第一次操作,心里面還是有幾分忐忑.

"叔叔阿姨,那個,我就先回學校了,那邊還有點事."我起身告辭.

二老都不讓我走,非要留我一塊吃飯,可我越在這里待著越是尷尬,尤其是二老那仿佛看女婿一樣的目光,更是讓我如坐針氈.

我真想告訴他們我和她女兒這才是第二次見面,其實還不是很熟……

最終,我還是以學校有事為理由推掉了他們的邀請,他們過意不去,非要讓花葉彤送我出門.

我和花葉彤肩並肩向外走,身側傳來一陣陣幽香,一直往我鼻子里鑽,不斷的撩撥著我的大腦,讓我無法集中精神思考.

她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只是機械的隨著我向外走.

"想什麼呢?"我不禁出聲問道.

"啊!"她一驚,向我抱歉的笑了笑:"沒什麼啊."

"還在擔心你姐姐吧."我歎了口氣,這姑娘也是個藏不住心思的.

"恩."她輕輕的點了點頭,有些擔心道:"姐姐她以後還會不會遇到危險啊,要是再遇到這種事情怎麼辦?"

我思索片刻,斟酌著問道:"她現在經手的這件案子,肯定與什麼邪物有關,最好讓你姐姐不要插手,將案子轉給別人,否則…"

一聽我這樣說,花葉彤顯然有些急了:"那怎麼辦,以我姐姐的性格她肯定不答應的!你那麼厲害,能不能幫幫她?"

我都快被她氣樂了,無奈道:"大姐,人家是警察哎,我不過是一個窮學生,就這麼跑過去說幫人家辦案子,別鬧了.再說,你哪里看出我厲害的,看你姐姐的狀態,我那件法器也只是將那邪物驚走,根本就沒對它造成什麼傷害,那邪物實力可不弱啊."

"喂,你要不要這麼沒義氣,我們是同學嘛,要互相幫助的啊."小姑娘挺起胸,理直氣壯的對我喊道.

看著她那看起來凶橫,實際上眸子里卻藏著幾分瑟縮的樣子,我不禁有些好笑,這小姑娘就是看著厲害,其實膽小的緊,這性格讓她顯得越發可愛.

這性格是像誰呢,她爸爸還是媽媽,我的思維不自覺的開始發散,腦中閃過剛才病房里的一幕幕,我卻忽然感覺好像哪里不對.

這想法剛一生出,就迅速如同野草一般在我心頭生長,讓我越發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絕對有哪里出了問題!

是哪里呢?我慢慢停下了腳步,右手食指和大拇指無意識的摩擦著……

見我突然發呆,花葉彤也站住,有些奇怪的看著我.

突然,一個念頭倏忽在我腦海中劃過,讓我渾身一顫!

對了,就是那里!

花葉彤臉上的青黑煞氣雖然減弱,但依然在那里縈繞,而花葉涵就更不必說,就算經過這一劫,那煞氣依然有殘留.

但她倆的父母身上卻是干乾淨淨,半點煞氣也無!

這是怎麼回事?煞氣也會挑人,專找漂亮小姑娘下手?這顯然是不可能的,那麼就只有一種解釋……

我霍地轉頭看向花葉彤,目光中閃爍著逼人的光芒,語速飛快的問道:"你姐姐有沒有帶回來過什麼奇怪的東西,這東西你碰過,但你爸爸媽媽卻沒有見到!"

許是我的眼神有些嚇人,或者是語速有些快,花葉彤呆楞了片刻,于是我再次將問題重複了一遍,她這才皺著眉沉思起來.

"姐姐拿回來……我碰過..爸爸媽媽……"她細細的眉毛蹙著,看著有些惹人憐惜:"啊!我想起來了!"

她驚喜的看向我,說道:"幾天前的晚上,我姐姐拿回來一件東西,她說那是跟這件案子有關的,我好奇就跑過去看了看,第二天她就帶回局里了,爸爸媽媽沒看見!"

"就是這個!"我問道:"那是什麼?"

"那是……"她的聲音忽然小了,眸子里露出些許懼意,囁嚅道:"一只嬰兒穿的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