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三日鎮煞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見我的臉色凝重,那少女好像嚇到了,她向後挪了一步,低頭道:"干嘛啦,就是逗逗你嘛,怎麼那麼小氣!"

我不由失笑,無奈道:"喂,是你撞我好不好,還反倒怪起我來了."

"切,我是女孩子啊,還是長得漂亮的女孩子,有特權的你知道麼!"少女見我臉色舒緩,又恢複了趾高氣昂的樣子.

我算看出來了,這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兒.

少女大眼睛眯了眯,繼續道:"喂,看你這人高馬大長的又人模狗樣的,應該不會記仇吧."

"嘿,那可不一定."我板起臉故意逗她.

果然,小丫頭似乎又有些害怕,她睫毛一陣輕顫,眼珠兒開始四下轉動.

這時學校門口的人流開始多了起來,這姑娘的長相又特別吸人眼球,所以每個路過的人都會看我們幾眼.

我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于是對她說道:"這邊人太多,咱們去旁邊說."

小丫頭猛一抬頭,叫道:"干嘛,你要訛人啊,我告訴你門口可有監控哦!"

我無奈扶額,這什麼思維邏輯.

"別瞎說!"我掃了一眼她的行李包,說道:"我看你也應該是新生,以後咱們都是同學了,正好認識認識唄."

其實我只是想問她些事情,看她臉上那青黑之氣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話一出,小丫頭立刻嗤笑道:"想要我電話啊,那可沒那麼容易."

我真是被她打敗了,只得又板起臉,惡狠狠道:"來不來!"

小丫頭跟在我後面一步三搖滿臉不情願的走到角落里,與我相對而立.

看著她印堂上的青氣,我卻不知從何問起,這年頭,兩個人非親非故第一次見面,上來就跟人家說這個,肯定被當成騙子沒跑.

所以我還是從套近乎入手:"你是新生不?"

"是啊."小丫頭白了我一眼:"你剛才不是問過了麼."

"咳咳."我尷尬的咳了兩聲;"那個,你是哪個系的啊."

"哎呀,看你問的煩死了,告訴你,我叫花葉彤,漢語言文學系的,家在云流市本地,QQ號是2489XXXX,好了麼?"小姑娘連珠炮一般的說道.

我有些呆住了,愣愣的看著她.

"噗嗤."花葉彤捂嘴:"傻樣."

"呃,那個……"我訕訕道:"我叫柳愉,也是漢語言系的……"

"哎,我跟你一個系的哎."花葉彤驚訝:"咱們這屆人不多啊,還讓我撞到一個,真是巧了."

"呵呵,是啊."見氣氛不錯,我斟酌著語言問道:"那個,小花啊……"

"叫誰小花呢,咱倆還指不定誰大呢."

"好吧,葉彤……"

"我跟你有那麼親密麼."

"喂!"我瞪起眼睛.

花葉彤又軟了,訕訕道:"好吧好吧,葉彤就葉彤吧."

"你最近……有沒有遇到過什麼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花葉彤一臉不解.

"就是一些靈異的事件."我直接問道.

"靈異?"花葉彤歪著頭看著我:"你對這些有興趣,去鬼故事論壇嘛,問我干嘛."

"我的意思是,你有沒有見過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切,無聊."花葉彤斜了我一眼:"當然沒有,我倒是想見見呢."

說是這麼說,但依我的觀察,就她這個膽子,要是真見了鬼估計非得嚇住院不可.

花葉彤給我的印象不錯,這姑娘性格直爽率真,天真可愛,是個值得交的朋友,當然,最重要的是她長得漂亮,咳咳……

我停頓了片刻,慢慢說道:"據我觀察,你印堂發青,面色中有一股黑氣環繞,這八成是招惹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啊."

"啊咧!"花葉彤瞪起眼睛看著我,片刻後她捂著肚子大笑起來:"哈哈哈……你這……我第一次碰見這麼搭訕的……"

我皺起眉就這麼看著她,過了一會兒,她停止了笑聲,有些奇怪的看著我.

"我是認真的,你千萬要相信我."

"哎呦,看不出來你還是個小神棍啊."花葉彤打趣道:"好啦,時間不早了,我們趕緊去辦手續,再晚就來不及了."

"哎,你聽我說啊."

"行啦,這屆漢語言文學就一個班,咱們以後就是同學,再慢慢聊吧."花葉彤拉著箱子轉身就一蹦一跳的向校園里走去.

跟花葉彤一起辦完入學手續後,我倆准備去宿舍辦理住宿.

花葉彤沖我擺擺手道:"我先回去嘍,回頭見."

看著她搖搖晃晃的可愛背影,我皺了皺眉,這女孩兒是我離開家之後認識的第一個朋友,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可我也不希望她出什麼意外.

我低下頭,將箱子拉開,去除放在最里層的我爺爺的百寶囊,這百寶囊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制成,水火不侵,絕對的好寶貝.

解開百寶囊的絲線,我取出里面的一把桃木制成的小劍.

這是我按照《陰陽筆記》上記載的方法制成的防身祛邪法器,名叫三日鎮煞桃木劍,經過我開光後,雖威力不強,可也不是一些只顧著騙錢的廟里面賣出的假貨能比的.

快跑兩步我追上花葉彤,叫住了她.

她疑惑轉頭看著我,大眼睛忽閃忽閃的,長長的睫毛好像兩把小扇子.

我將桃木劍遞到她手里,囑咐道:"這是我親手做的,你一定要隨身攜帶,不要丟了."

花葉彤看了兩眼,笑道:"噫,真丑."

我不由有些臉紅,嘴硬道:"你不懂,這叫古拙!"

"哈哈."花葉彤眼睛眯起,好像彎彎的月牙:"我會收著的,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送我親手做的東西呢."

她的眼神亮晶晶的,似乎也很開心.

我看著她告別離開,心中松了口氣,如果不是太厲害的陰物,那把桃木劍可以為她抵擋一次災劫,現在只希望她千萬不要將我的話當成耳旁風,隨手就將桃木劍扔掉,就可就麻煩了.

還是術法修行的不到家啊,我默默的感歎了句,若是功力夠了,直接一個言咒扔過去,三百六十度隨身護體,保證百邪不侵.

回去好好研究《陰陽筆記》吧,我默默拉著箱子轉身向宿舍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