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陰陽筆記》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小愉,當你看到這本筆記的時候,爺爺應該已經不在人世了吧,其實爺爺本不想把這本筆記傳給你,爺爺只想讓你平平安安的度過這一生,但又不忍讓自己的畢生所學從此失傳.所以,當你拿到這本筆記的時候,你可以選擇學,也可以選擇不學,爺爺不想左右你的人生."

"你要記住,你不是一個普通的孩子,未來等待你的,或許也會有許多連我也意想不到的東西,但不管怎樣,爺爺希望你永遠快快樂樂的生活,就像我給你取的名字一樣."

我看著這張已經泛黃的紙條,狠狠抹去了眼角的淚水,對著那本筆記咚咚磕了三個響頭:"爺爺,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的畢生所學失傳,我知道,你這一生都在為了別人付出,我也一定會像你一樣,做一個受人尊敬的先生,等我以後有了出息,我再回來看你."

接下來的這段日子里,我沒日沒夜的研讀這本筆記,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我不去想爺爺已經離開的事情,盡管我很清楚,其實越是這樣,爺爺的身影在我心里越是難以揮去.

這本筆記沒有名字,我就自己取了個名,叫做《陰陽筆記》.

在村子里度過了最後的一段時光,同時也很小心地防備著亂葬岡上面再出現什麼情況,我終于知道,這擔心是多慮了,自從爺爺走後,村里再也沒有什麼事情發生,而我則到了該入學的日子.

我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連同那本《陰陽筆記》一起,放進行李箱里面,然後走出家門,村子里來了好些叔伯送我,二胖更是哭得稀里嘩啦,我拍拍他的肩膀,最後望了望村子,這群山,這清溪,這熟悉的氣息…………我不知道還會不會回來了…………我望著那一個個熟悉的面孔,只有眼淚,沒有半句話.羅小栓也來了,他已經恢複了很多,拉著我的手一個勁說道歉的話,我只對他笑笑,告訴他爺爺從來沒有怪過他,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誰也逃不掉.

最後,我揮了揮手,看見家附近的柳樹葉子簌簌下落,知道物不長久,該走的終要走.

就這樣,我孤獨地踏上了列車,這是我人生第一次遠行,望著車窗外漸漸模糊的青山,我不知道,此生何時才能再回故鄉了.

但這時的我,卻總是隱約有種預感,在以後的日子里,我很可能還會遇上那個莫名其妙失蹤的女尸.

同時我也很是疑惑,幼年時的我,為什麼會出現在她的墳頭?

前去上學的地方離家鄉很遠,足足跨越了千里之遙.我在火車上熬了十多個小時,才終于到了這個我即將開始新生活的地方.

當我站在學校門口,望著在遠處佇立,造型別致的教學樓,我知道,我的人生將在這里翻開全新的一頁.

我拖著皮箱,里面裝著我的全部家當.

其實也沒什麼東西,只有幾套換洗衣服,還有爺爺傳給我的一個羅盤以及一些有用的物事,哦,當然少不了最重要的《陰陽筆記》,我放到了箱子的夾層中,里面還做了個小機關,以防發生什麼"意外",雖然不會有人對我這個窮學生破破爛爛的行李箱感興趣,不過小心為上嘛.

要說這《陰陽筆記》的內容,屬實是博大精深,我連續鑽研了一個多月,才只學了一點皮毛,可這點皮毛就讓我將之前十八年的所學融會貫通,以前許多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滯澀之處,現今也全部明晰,術法的水平不知高了多少,如果再讓我遇到之前亂葬崗那些東西,我一定不會像之前那樣狼狽.

對《陰陽筆記》的內容研究的越深,我越發感覺到這本書的深不可測,從而,我對爺爺的身份也產生了一點好奇,要知道,里面的一些秘術已經涉及到求道成仙的領域,雖然不知道能否成功,可通過我有限的知識進行推敲,這里面絕不是胡言亂語,都是存在一定可行性的.

那可是成仙啊,自古以來有幾個人可以抗拒的了長生的誘惑!

不過我有自知之明,流多少汗吃多少飯,從小爺爺就教導我要腳踏實地,那種一步登天的說法我向來是敬而遠之的.

現在那些東西我連看都看不懂,還是按部就班的來吧.

《陰陽筆記》上有一套強身健體的功法,源自華佗的《五禽戲》,不過這里面是改良版,共分七節,爺爺以前也教過我,不過只教了我前三節虎戲,鹿戲和熊戲,我當時還不知是何意,現在看了全部的功法我才明白,以我的功力最多也只能學三節,再往後面練的話就會對身體產生一些副作用.

但是通過最近這一個月的研習,將之前所學融會貫通,實力提升之後,我已經可以學習第四節,猿戲.

從第三節到第四節算是一個小門檻,也算是達到了一點質變.

只練習了猿戲幾天,我就感覺身體素質得到了明顯提升,五感比之前強了不是一星半點,眼神越發明亮,最明顯的是,我身高長了幾公分,身材也強壯了好多,以前的肌肉松松垮垮,現在也開始出現一些棱角,這些變化讓我更加期待後面的效果.

爺爺過世之後給我留下點錢,他一生清貧,按他的話說就是修道之人要清心寡欲,所以也沒什麼積蓄,這些錢只夠我這幾年的學費,至于生活費,就要靠我自己的努力了.

正當我站在門口想著怎麼去兼職賺點生活費的時候,忽然一股力道從旁邊擠過來,將我撞了一下.

五禽戲練到第四節後,我的力量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這點力道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我稍微晃了晃,腳步卻像生了根一樣紮在地上,絲毫未動.

"哎呀!"一個清脆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這聲音好像春天的泉水叮咚的滾過鵝卵石,撞擊出悅耳的聲響.

"你這人,撞死我啦!"那聲音再次響起.

我轉過頭去,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少女出現在我眼前,我登時眼前一亮,腦中不由自主的劃過一句話:

明眸善睞,靨輔承權!

此刻,那少女的小嘴嘟著,抬著眼睛看著我,那微微鼓起的蘋果一樣的臉蛋兒上,擠出兩個淺淺的酒窩,煞是可愛.最引人矚目的,還是那胸前那大的過分的起伏,隨著她一挺身,微微蕩出的曲線,晃的我有些眼暈.

驚豔過後,我的眼睛一眯,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

不是我氣量小,而是我發現那少女的臉上,竟盤旋著一股青黑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