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再無親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頓時想起了羅小栓當時一頭把爺爺撞倒的情形,爺爺年紀已經大了,破煞又耗去了他大半的精力,身體本就很虛弱,頭發一時就白了許多,從那里回村後一直病殃殃的,我以為是勞累所致,可我萬沒想到竟然會到這個地步!

"爺爺啊,我都考上大學了,再過幾年你就能享清福了,小愉不能沒有你……爺爺,我不知道爸媽是誰,卻一直有您,你要是走了,小愉又成孤兒了,這片天底下,就剩小愉自己了,爺爺……爺爺……"

"不要緊,小愉,人固有一死,但爺爺有件事一直瞞著你,其實也稱不上瞞著,只是爺爺前天也剛剛發現,你小時候,爺爺從那亂葬岡把你撿回來,就知道你命格非常,為了讓你平安無事,才給你改了名字,我曾經無數次提醒你不要到那山上去,但是……唉,這也不必說了……"

爺爺已經有些語無倫次,我哭道:"爺爺你不要說話了,我們這就去城里的醫院,你身體一直挺好的,這次肯定沒事的."

爺爺似乎連搖頭的力氣都沒有了,他抬手想摸摸我的頭,卻沒抬起來,歎氣道:"爺爺把這件事說完,心願也就了了……呼……呼……其實當年爺爺把你撿回來的地方,就是……就是那女尸的那座墳頭."

爺爺氣如游絲的話如驚雷一聲,我啞了片刻,但還是不明白爺爺的意思,爺爺又說:"這一次的事情有些蹊蹺,我本來就懷疑,是那女尸故意引你過去的,但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去證實了.爺爺走了之後,你要好好做人,忘掉在這里的一切,更永遠都不要回來……"

爺爺說著話,面色漸漸轉為紅潤,我知道這是回光返照,拼命搖頭道:"爺爺,你多休息一下,莫說那些事了,我這就去找人咱們去醫院......"

我剛說到這里,爺爺再次猛烈地咳嗽起來,慘笑擺手道:"我要不說,怕是再沒機會了......"

我默默低下了頭,心中酸楚不已,但這時爺爺突然緩緩閉上了眼睛.我忙呼喊了兩聲,爺爺又睜開眼,卻罵道:"臭小子,爺爺累了,讓爺爺休息一下行不行?"

我訥訥的不吭聲了,守在爺爺旁邊,一動都不敢動,只緊盯著爺爺的臉,過了半晌,爺爺突然再次睜開眼,我忙拉著他的手,爺爺忽然坐了起來,摸了摸我的頭說:"我一輩子無兒無女,孤苦伶仃,臨走的時候有你送我,爺爺知足了.其實爺爺還有很多放心不下的事,盡管爺爺為你也做了些打算,可是這次設陣驅邪超出了我的預計……唉,今後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記住,人世間的惡人和惡事無窮無盡,即便是修為絕頂的人也難以消除惡,熙熙攘攘,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齷齪,但是小愉,只有善和善的心念才能讓你保全自己,才能讓你擁有知己,無論遇到什麼事,要在心底留一絲善根……爺爺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今後的路,你只有靠自己了……"

說完,爺爺歎了口氣,然後不舍地看著我,他的雙目炯炯有神,卻充滿溫情,緩緩抬起手想要摸我的臉,我剛要迎上去,爺爺的手忽然垂了下去,仰面栽倒.

"爺爺,爺爺......"我慌了,立刻撲了上去,卻見爺爺已經閉上了雙眼,嘴角微微揚起.

爺爺好多次說過,只有那些身具大福德的人,走的時候才是笑著的,不想這句話竟應在他身上.

爺爺的離世在村子里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尤其是羅小栓的家人,更是覺得爺爺的死就是為了羅小栓,爺爺出殯的那天,許多曾經受過爺爺恩惠的人從十里八鄉趕來,只為送爺爺一程.

我披麻戴孝,跟在棺木後面,他老人家一生無兒無女,孤苦伶仃,卻也了無牽掛,到了最後,還是我這撿來的孫子給他送行,我想著從小到大爺爺對我的疼愛,眼淚就像斷了線一樣.

爺爺的葬禮也很簡單,而且和農村通常的土葬不一樣,他先前就有話留下,他死後必須火葬,按他的說法就是,他跟妖魔鬼怪斗了一輩子,不想讓自己死後也變成那種東西,禍害鄉親.

所以,我們給爺爺舉行了火葬之後,骨灰就撒進了村頭的那條小河里面,全村人都跪在小河前,祈禱爺爺的在天之靈繼續護佑小村.

從這一刻,我知道,那個從我記事起,就一直陪伴在身邊,關心我照顧我的爺爺走了,此去一別,後會無期.爺爺骨灰在河水中飄散,不留絲毫痕跡,就好像他從來沒有到過這里,但我記得,爺爺曾說過,一個人若死去,最好的墓碑,其實是在後人的心中.

料理了爺爺的後事,我獨自回到家里,在翻看爺爺的遺物時,發現了一本已經很破舊的古書,沒有名字,里面只是用毛筆記錄了很多東西,粗粗一看,我就明白了,這是爺爺行走江湖的一本筆記.

這筆記里面包羅萬象,記載了很多我之前聞所未聞的東西,千奇百怪的鬼神,神奇玄妙的法術,種種不可思議的奇聞筆錄.

同時,我還在筆記的開頭幾頁里面,發現了一張紙條.

是爺爺的筆跡,上面只寥寥的寫著幾句話,而第一句正是我的名字.

"小愉,當你看到這本筆記的時候,爺爺應該已經不在人世了吧,其實爺爺本不想把這本筆記傳給你,爺爺只想讓你平平安安的度過這一生,但又不忍讓自己的畢生所學從此失傳.所以,當你拿到這本筆記的時候,你可以選擇學,也可以選擇不學,爺爺不想左右你的人生."

"你要記住,你不是一個普通的孩子,未來等待你的,或許也會有許多連我也意想不到的東西,但不管怎樣,爺爺希望你永遠快快樂樂的生活,就像我給你取的名字一樣."

我看著這張已經泛黃的紙條,狠狠抹去了眼角的淚水,對著那本筆記咚咚磕了三個響頭:"爺爺,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的畢生所學失傳,我知道,你這一生都在為了別人付出,我也一定會像你一樣,做一個受人尊敬的先生,等我以後有了出息,我再回來看你."

接下來的這段日子里,我沒日沒夜的研讀這本筆記,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我不去想爺爺已經離開的事情,盡管我很清楚,其實越是這樣,爺爺的身影在我心里越是難以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