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惡靈陡現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極有可能,當時羅小栓身體很是虛弱,難免會有惡鬼趁虛而入,想到這里我忍不住上前道:"我不知道你是誰,但不管怎樣,畢竟人鬼殊途,我們已經散了這里的陰氣,你可以好好去投胎了,不要在這里折騰陽間之人了."

誰知我這一說,"羅小栓"更加惱怒了,叫道:"我在這里已經住了百年,從不找你們麻煩,你們卻來這里散掉陰氣,毀掉我最後的生存之地,還假惺正義,你們都該去死!"

說完,他忽然就沖著我撲了過來,旁邊圍著的村民發一聲喊,居然轟的四散而逃,沒一個敢上前的,村長也傻眼了,連聲喊:"快制住它,快制住它,大家不要怕,劉先生在這里啊……"

他倒是能穩住場面,當時就有十多個人停住了,返身去抓羅小栓,但羅小栓眼睛通紅,十幾個人居然也沒攔住他,爺爺上前大喝一聲,抓出一張鎮邪符直接拍向他的頂門,羅小栓整個人就像瘋了似的,竟不管不顧的一頭撞上來,把爺爺一個趔趄撞翻在地,我還沒等反應過來怎麼辦,他就"嗷"的一聲撲到我的面前,緊接著一雙冰冷有力的手一下掐住了我的脖子……

頓時我就感到雙腳離了地,胸口封閉,不能呼吸,我不斷掙紮,可是這家伙力氣太大,任我如何掙紮都始終無法掙開.

眼前一陣陣的發黑,天旋地轉,我這時才知道惡鬼撲人有多大的威力,我奮力掙紮想要從兜里掏出爺爺給我准備的驅邪符,但努力了半天手腳卻根本不聽使喚.

就在這危急時刻,我忽然聽到耳邊傳來一聲冷哼,這聲音輕輕的,似乎是女子發出來的,就著一哼,我雙腳竟然落地了.

感到了大地的踏實,我重新能呼吸了,睜開眼睛,赫然看見羅小栓的身後站了一個模糊的人影,披頭散發的穿著一身紅衣,但定睛再看卻又沒人,羅小栓表情也已經呆住了,轉頭像是要去看什麼,我趁著這時機,掏出一道驅邪符就往他額頭上貼了過去.

這驅邪符剛一貼上,羅小栓的神情的表情立即就變了,渾身猛的抽搐了起來,雙目圓睜,撲通往後就倒,嘴里不斷的吐出白沫,眼睛使勁往上翻,看上去駭人極了.村民們更是嚇壞了,逡巡不敢上前.

這時爺爺也跑了過來,抓著那道鎮煞符,拍在了羅小栓的臉上,這一下起了關鍵性作用,就見羅小栓再次劇烈的抽搐幾下,眼睛便徹底往上一翻,頭一歪暈了過去.

我也終于松了口氣,渾身一軟就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看來這一次的惡鬼道行不淺,剛才我那驅邪符作用似乎都不太大,結果還是爺爺的鎮煞符起效,否則的話這一次後果不堪設想,十幾號人都在這里,惡鬼一旦沒能鎮住……

爺爺顫巍巍的站直了身子,擺擺手說:"沒事了,那東西離開了,大家快把羅小栓背回去,免得又出變故."

但是卻沒人敢上前,幾個人想上前,但見別人都沒動,邁出的腳猶豫地想往回收,爺爺又說羅小栓已經無礙了,那個惡鬼剛才被驅出羅小栓的身子,魂魄已經散了,這才有人上前,背起了羅小栓,又扶起我和爺爺,一行人丟盔棄甲的下了山.

回到村里,爺爺顧不上休息,接連畫了三道符,化成符水灌給羅小栓喝下,畢竟被鬼上了身,陰氣侵體,這符水能夠幫助他驅除陰氣,否則一場大病纏身是跑不掉的,.

當晚羅小栓就醒了,不過醒來後的他卻兩眼呆滯,也不說話,總是神神顛顛的自言自語,也不吃喝,別人叫他,他也不應,就是一個人坐在床上發著呆.

爺爺歎氣說,他先是被黑蛇迷了,又被鬼上身,恐怕要養上兩年,才能徹底恢複了.

但是我心里卻始終有個疑惑未解,那就是當時在我快要被那惡鬼掐的窒息的時候,出現在惡鬼身後的那個人影,到底是誰?

我敢發誓,那一刻絕對不是幻覺,雖然我被撞翻在地,可是仍然下意識地念誦了明目訣,而且我還看清了,那似乎是個女人的身影,但我把這些和爺爺說的時候,他卻一直沉吟不語,我心里預感到,爺爺似乎知道什麼,就一直追問他,但爺爺只是歎了口氣,起身去旁邊桌子上拿他的煙袋,卻忽然一頭栽倒在地.

我趕緊扶起爺爺躺下,卻見爺爺面色慘白,雙眼緊閉,手腳不住顫抖,嘴唇也開始發青.

"爺爺,你怎麼了爺爺!"我大喊著,拼命的給爺爺揉著胸口,爺爺過了半晌才緩過來,睜開眼看看我,卻搖搖頭說了句話,聲音很輕,輕的就像一片紙幽幽落在地上,可是我卻挺清楚了.兩行淚水再也止不住.

爺爺說:"小愉,爺爺快不行了."

我嚇壞了,卻知道此刻不能慌亂,咬了咬牙根,用衣袖抹了把臉准備往外跑去找人求救,爺爺一伸手扯住我的衣角,顫巍巍地叫住我說:"沒用的,村里沒人能幫得了我,小愉,爺爺的壽限已經到了,這是天命……"

爺爺說的對,村里只有他這一個先生,再沒有人能幫我們,除非去城里的醫院,可是我們這里地處偏僻,去縣城往返要大半天的光景.

我不能放棄."爺爺,我這就去找人,咱們去縣城."我又抹了一把眼淚,跳起來就要跑,爺爺再次喊住我:"小愉,小愉,爺爺怕是撐不到那個時候了,你過來,爺爺有幾句話要跟你說."

我的眼淚頓時就下來了,返身跪在爺爺身前,拉住他的手,爺爺眼神已經有些迷離,他喃喃地說:"其實這次破煞,我就有預感了,那養尸地非同小可,如果能破的話,爺爺早就出手了,何必等到現在,實在是……咳咳……"

爺爺大聲咳嗽了幾下,才喘息著繼續說:"這次爺爺本來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本來還算順利,沒想到最後殺出一個被附體的羅小栓,唉,爺爺終歸是老了,沒能頂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