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設陣驅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陣勢布置完畢,爺爺叫那些村民把那大柳樹抬來,擺在北極星位上,這是作為引導陰氣的坐標,緊接著念動法訣,不斷地激發這塊養尸地下方的陰氣.

很快,地面下方暗流湧動,就像開鍋了一樣,甚至比那天爺爺用紅表紙破尸氣的時候還要厲害,其實那些尸氣只能算是這養尸地陰氣里面的一部分,如果上一次只是開胃小菜,今天才是大餐.

地下的陰氣洶湧而動,連帶著整個地面都翻騰了起來,一座座的荒墳塌陷,翻出,棺木露出,甚至許多尸骨都暴露了出來,龐大的陰氣仿佛洪水一般聚集在七星陣圖一側,不斷地輪轉盤旋,隨即便向著大柳樹流動而去.那大柳木雖然已經斷了,但其中所包含的陰氣可是非同小可,吸引著後面更加龐大的洪流不斷流動,而插著桃木劍的位置,被刺破的大地,就仿佛一個泄氣口,將龐大的陰氣導入正午的天空之中.

頓時,一大團陰云密布在這養尸地的上空,大正午的,竟然變得像傍晚一樣昏暗.足足過了一個多小時,地下陰氣的湧動勢頭才漸漸弱了下來,慢慢的趨于平靜.

爺爺坐在桃木劍前方兩米遠的地方,已經是汗如雨下,身體不住顫抖,眼見那團陰云成型後,已經漸漸有散去的趨勢,爺爺有些費力地站起身說:"好了,該做的已經做了,養尸地已經被破,那些畜生如果還算識時務的話,就應該遵循天道,另覓修行之所了."

爺爺話聲剛落,忽然就見亂葬岡的腹地,一具已經暴露出來的殘缺不全的尸首蠕動了兩下,隨後從尸首的下面悄悄爬出了一只賊眉鼠眼的黑蛇.

這只黑蛇爬出來後,左顧右盼片刻,轉身就躥得無影無蹤.緊接著,更多的黑蛇從其他尸首里,或者塌陷破裂的墳頭里魚貫爬出,列成一對向著遠方走去,粗粗數去,竟足有幾十只之多.

到這時候,爺爺才松了口氣,正要說什麼,旁邊一個村民忽然喊了起來:"咦,那不是羅小栓麼,他怎麼跑出來了?"

我轉頭看去,就見在亂葬岡下方,果然飛奔著跑來一個人,遠遠看去,正是羅小栓.

可是羅小栓身子很虛弱,爺爺讓他在家靜養一個月,哪里也不要去,他怎麼莫名其妙的跑來了?

而且看他那架勢和步伐,居然矯健得很,半點都不像是個身體虛弱的病號.

這時候爺爺幽幽說了句:"糟了."

他話音未落,羅小栓就已經沖了上來,對著一個漢子就撞了過去,那漢子也沒提防,只聽砰的一聲,那村民直接被撞飛出去兩三米.

爺爺喊了一聲:"大家快按住小栓!"

周圍的村民這才反應過來,紛紛沖上去想要控制住羅小栓,但是羅小栓這時候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反手一甩,就把一人打倒在地,又一腳踹出,把另一個村民踢飛了出去.

好家伙,這哪里還是我認識的那個羅小栓,這簡直就是變態了,這時候眾村民也都傻眼了,上去了七八個人,居然都不是羅小栓的對手.

我一拍腦門這才想起來,大喊道:"不好,羅小栓中邪了."

是的,羅小栓現在應該已經不是人了,他應該是被鬼上了身,要不然不可能突然間像變了個人似的,一下子變得這麼大的力氣,而且看他的眼神里透著凶光,惡狠狠的掃視著周圍,就好像隨時都准備好了把我們撕碎一樣.

鬼上身,又叫"陽逆",民間常有這個說法,但一般的都只是無意沖撞引起的,頂多燒點香燭紙錢就可以請走了.但還有一種是陰邪純粹為了找活人的麻煩,這種就不好辦了,因為這種通常是目的性較強,恩怨較重,所以很難把它請走.

爺爺自然早看出不對,上前大喝道:"大膽鬼類,敢在此為非作歹!"

羅小栓正和十幾個村民對峙,但那些村民一聽羅小栓原來是中邪鬼上身,頓時就嚇的面如土色,一個勁的往後退,再看羅小栓轉頭看了過來,卻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情,嘿嘿冷笑道:"你們是什麼東西,敢對我大呼小叫."

羅小栓這時候說話的音調都變了,神態也很怪異,聽的我毛骨悚然,爺爺挺了挺背,整個人的氣勢突然也變了,大聲道:"你是什麼鬼,為何要上他的身,如果有什麼冤情或者心願未了,大可以說出來,老夫給你主持公道,但要是敢在陽間為害,先過老夫這一關!"

爺爺常說,與邪靈鬼怪碰面時,首先定住心神,沉澱膽氣,使自己陽氣旺盛,那麼氣勢上就勝出了.

所以爺爺剛才的幾句話,也可以說是軟硬兼施,但羅小栓聽了之後卻冷哼道:"少來這套,我在這里住的好好的,你這死老頭子偏來攪合,讓我在地下不得安甯,說起來這也是你自找麻煩,現在沒別的說法,你們統統都要死在這里給我祭靈!"

我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這狠戾真是讓人悚然,擺明了是討要血債,但是我又覺得不對勁,羅小栓昨天回家的時候好好的,而且我們剛才在這里折騰了半天,就算有問題,也應該出在眼前這些人身上,怎麼卻是羅小栓從村里跑出來,口口聲聲說要我們都死在這里?

這種發誓要奪人性命的狠戾看起來竟像是無差別的恨意,不是針對某個人,不是針對坎兒村,甚至不是我們所知道的人,而似乎是所有陰差陽錯闖入蛇陣之中的人,說得好聽是有緣人,劫數中人,其實就是來著宋送命的倒黴蛋兒.

爺爺這時盯了我一眼,頗有點責怪的意思,我忽然間才想起來,那天和爺爺往山下背羅小栓的時候,本來是我自告奮勇,但是那天我被女尸嚇的不輕,走了一段路就沒力氣了,然後把羅小栓放在地上休息了下,爺爺又接過來背著的,難道是……

昨天放羅小栓的地方,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