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營救小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時候我也才認出來,一直躺在棺材里,被我掰了半天嘴的那個家伙,居然是羅小栓.

我頓時慌了手腳,那女尸就站在面前,她不知什麼時候醒了過來,睜開眼睛直勾勾的看我,我張嘴就想要喊叫,但整個人又不聽使喚了,就像昨晚上一樣,張開嘴,卻發不出半點聲音,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女尸緩緩向我走了過來.

一股冷冰冰的寒氣距離我越來越近,我拼命掙紮,想要逃出這墳洞,但身體居然也動不了,那女尸走到我身前,看著我的眼睛,我頓時就像被她吸住了魂兒似的,也不由自主的和她對視.

此時的我我無法動彈,也喊不出聲,心里大喊著完蛋了完蛋了,爺爺啊,快來救命啊!

但那女尸在就快貼在我身上的時候,忽然停住了,她目不轉睛的看著我,忽然臉上微微一動,露出了一絲怪異的笑容,同時緩緩開口說了一句話……

還沒等我聽清她說的是什麼,墳洞上方已經跳下了一個人影,耳邊只聽一聲大喝:"吒!"

那一瞬間,我就覺得我的腦子里嗡的一聲,眼前一花,就覺得一陣人影亂晃,倒在地上.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等我片刻後回過神來,再定睛一看,眼前一個人都沒有了,正不知所措,爺爺忽然出現在墳洞上方,伸出手叫我:"快上來."

我低頭看了一眼羅小栓:"那他呢?"

爺爺語氣有點急:"你先把他送上來,快."

我應了一聲,趕緊把羅小栓扶了起來,這家伙死沉死沉的,我費了半天勁才把他推了上去,爺爺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把他像拖死狗一樣拉了上去,緊接著我也爬了出去.

再次來到外面,我就有種九死一生的感覺,撲通癱軟在地,大口的喘息著曠野的空氣,半天才緩過神來,這才想起來抬頭問爺爺:"那個……女尸呢?"

爺爺臉色很難看,搖頭道:"跑了."

"跑了?"我嚇了一跳,這也太誇張了吧,尸體都會跑了?不過想起剛才的那一幕場景,好像,好像那女尸還真的會跑.

"爺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女尸是什麼來頭,她跑了,會不會去禍害鄉親們?"我小心翼翼地問,爺爺還是搖頭:"我也不清楚,唉,我本想除掉她這個禍胎,沒想到她道行如此了得,竟然修成了活尸,剛才那幾下子,似乎她只是想離開,否則真打起來,我這把老骨頭恐怕也不是對手."

我呆了片刻,還是搞不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爺爺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要說什麼,但又咽了回去,伸手在羅小栓手腕上一搭,就說道:"他魂魄不甯,又受到剛才的影響,魂魄隨時可能沖出體外,剛才那個藥丸子……沒用上吧?"

我嗯了一聲,攤開手,那個驢涎液大丸子還好端端的在手心放著,爺爺歎口氣說:"算了,也別浪費,給他喂了吧,能幫他穩固魂魄,不然他這樣子,回家也容易得失魂症."

我感覺爺爺想和我說些什麼,卻忍著沒說,只好看了看羅小栓一副無知無覺的樣子,上前就打算把那驢涎液大丸子給他喂下去,爺爺走過來,一抬手就把羅小栓的下巴摘下來了,羅小栓臉部頓時拉長,舌頭也因為沒有承托耷拉出來,樣子十分搞笑,可此時我不敢笑,翻手一按,那驢涎液大丸子就粘在小栓的舌頭上.

爺爺又把他的下巴合上,吩咐我把他扶起來,在前胸後背拍打了幾下,就告訴我說可以了,天也不早了,趕緊下山回家,遲恐生變.

我也沒敢耽誤,跟爺爺一起把羅小栓輪換著背下了山,剛一進村子,就見村口圍了一群人,除了羅小栓的家人之外,還有很多村里的鄉親.

關于羅小栓的事,爺爺沒有說得太多,他只說羅小栓是被山上的黑蛇迷了心竅,自己上了山,找到他的時候,他正趴在一個墳洞里呼呼大睡呢.

羅小栓家人是千恩萬謝,又把他送回了家里,爺爺化了符水給他灌下,好半天他才醒過來,卻是立即哇哇大吐,吐出半盆黃不黃黑不黑的水,我試探著問他還記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他這才喘著氣說:"我好像做了個夢,夢見你小子往我嘴里塞驢涎液,惡心死我了……"

我呵呵笑了笑,沒想到他還記得,不過也多虧了那驢涎液大藥丸子,否則的話,現在多半是要給他招魂了.

羅小栓醒來,似乎沒有事了,爺爺卻嚴肅地對村里人說,山上的黑蛇鬧的太凶,今天能把人抬上山,明天指不定還能干出什麼來,必須把他們除掉.

村長嚇得連連擺手,一臉的為難,他這個反應也很正常,黑蛇這種東西最大的特點就是邪,不但本事邪,性格更邪,一旦得罪了它們,那可是後患無窮.

爺爺不慌不忙地說,這件事情要想解決倒也不難.這黑蛇從來都是出沒在亂葬岡子附近,並且它們是依附在那山神廟,才有了如今的氣候.如果趕在正午陽氣最盛的時候拆掉那座廟,然後再做法,把亂葬岡子里的陰煞之氣引開,黑蛇無可憑借,自然就會離開了."

爺爺在村里德高望重,說話自然有分量,村長想了想,便下定決定,明天就動手去拆那山神廟,他說,那山神廟在山上也有幾十年了,不見保佑鄉親,反倒給黑蛇助力,索性拆掉也罷.

就這樣,第二天的時候,村長叫了三十來個村子里的壯漢,我和爺爺在前面帶路,浩浩蕩蕩的前往山神廟.

經過昨天那麼一場折騰,這山神廟此時看上去比昨天更破敗了,村長一聲令下,就要讓勞力們動手拆廟,爺爺趕忙伸手攔住:"這座廟多年被黑蛇膜拜,不可妄動,你們等一等."

說完,爺爺就對我說:"小愉,你看這廟可有什麼玄機."

我知道爺爺有心考驗,于是就上前幾步,對著這廟端詳起來.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是嚇一跳,先前一直沒注意,此時我居然發現,就在廟門的房梁側面上,赫然掛著一整張黑蛇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