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陰氣之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6章陰氣之源

有古怪!

其實,我們周圍的幾個小村子民風淳樸,與世無爭,墳地里不應該出什麼怪異,可惜這亂葬岡卻是幾十年前的老墳地,抗日的時候還打過幾場慘烈的戰役,隨後更有連連枉死的過往行腳,有一年還莫名其妙地失蹤過紅衣紅襖紅蓋頭的新娘子.久而久之,大白天的都透出一股子陰森之氣,而此時羅盤里的紙灰被沖散,更是說明了附近的詭異之物絕非善類.

我隱隱覺得,這亂葬岡里的東西,絕不止是黑蛇那麼簡單.

爺爺站在原地,等那紙灰散盡了,才往周圍仔細打量,隨後從背包里掏出一把蟞蟲干,沒頭沒腦的撒向墓地.

這種蟞蟲是一種很奇怪的蟲子,最喜歡寄生在棺材板里,一旦被人抓出來見了陽光就會渾身縮水變成風干化了的蟞蟲干,是用來治療燒傷的好藥材.

最奇特的是,這種東西哪怕已經成了干,只要還是個囫圇個的蟲子,一旦見水就能自動恢複原狀.眼下整個墓地潮濕至極,加上這里的陰煞氣息本來就是蟞蟲最理想的餌料,一把蟞蟲干撒下去,這幫家伙很快就仿佛氣吹得一般'複活’了過來.

複活後的蟞蟲,第一時間就是去找寄生場所--棺材板,並且會在棺材板里進食和排泄,它們的排泄物呈現膠狀,密封性極好,只要這些東西在這里繁衍生息,應該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斷尸水外泄,減緩腐潮青煞的程度.

這些也是爺爺告訴我的,但是我卻不知道他現在灑出蟞蟲的目的,眼看著那些蟞蟲鑽進了土地里,片刻後,就聽到不遠處的一個位置,一個墳頭突然轟的一聲塌陷下去.

我心中大叫不好,難不成是蟞蟲鑽土的時候把墳塚破壞了?如此一來的話,那可是惹了大亂子,而且也是損陰德的事情.

爺爺卻臉色不變,緊盯著那個位置,一轉眼的功夫,剛才的墳頭已經變成了一個小坑,墳頭土全部落在了坑底.

我走過去看了一眼,發現坑底很深,但里面卻好像是空的,那坑里面的棺材已經朽爛了,而棺材里,似乎躺著一個人.

我以為那是一具死人尸骨,但再仔細一看,頓時魂兒都差點飛出來.

躺在那棺材里的,是一個面目姣好,栩栩如生的女尸,她穿著一件紅襖,腳上是一雙繡花鞋,臉色白的像紙一樣,緊閉著眼睛,看上去就像是睡著了似的,難不成這就是那個失蹤的新娘子?

"這,這是什麼?我還以為,以為是……是……"我驚訝得語無倫次,爺爺走過來只看了一眼就說:"沒錯了,看來這墳地里的陰氣之源,都是在這里了."

"陰氣之源?"我不明白,爺爺臉色更加嚴肅了,不悅地說:"這還用我解釋麼,從衣著打扮來看,這個人起碼在這里安葬了近百年,但是居然尸身不腐,衣服完好.我活了這麼大年紀,也從來都沒見過."

我愣愣地看著那女尸,卻奇怪的產生了一種錯覺,就好像這並不是一個尸體,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爺爺,那現在該怎麼辦,咱們是要找羅小栓的,怎麼把她給挖出來了?"我眼睛緊盯著那女尸說道,她躺在那里,神態是那麼的安詳,我突然發現,這女尸長的還挺好看的,最起碼,我從小到大在村子里都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女人,就好像是……電視里那些穿上古裝扮相的明星一樣.

爺爺沒在意我的神態,盯著那女尸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把羅小栓抓到這里來的應該就是她,那些黑蛇雖然道行了得,但現在看來,多半是受她指使.而且她很可能和羅小栓有夙世的因緣,想要帶他一起走,所以我剛才拿著羅小栓的頭發過來,才會和她有反應."

我呆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敢情羅小栓竟然會是這女尸的前世情人,這輩子轉世投胎,這女尸就來找他了?這也太扯了吧?

"而且羅小栓很可能也在那棺材里."爺爺又說道,我這才回過神來,抬頭焦急地對爺爺說:"那咱們趕緊把羅小栓救出來啊,否則天一黑,就什麼都做不成了."

爺爺搖頭道:"不行,現在還動不了,這種東西已經超出了爺爺的道行,不是單純黑天白天的概念,想要破掉這東西,時辰錯不得.小愉,聽爺爺的話,你先回去准備一些東西,黃昏時分再來."

"可是爺爺你自己在這里……"我有些為難,但爺爺的語氣不容置疑,他先是交代我回家取哪些東西,然後又讓我在周圍找了一些樹枝,厚厚的蓋在了那墳洞上,然後爺爺就在墳前坐了下去,把羅盤擺在面前,凝神閉目,一動不動.

我知道這一次非同小可,爺爺這麼多年來,從來沒露出過這麼凝重的神情,我暗暗責怪自己,如果不是我多事,現在爺爺也不必在這亂葬岡里冒險.但是話說回來,要不是我多事,昨天晚上羅小栓多半就已經死翹翹了.

但是爺爺讓我回家取的幾樣東西,有點奇怪,分別是無根水,墨斗線,香灰,紅表紙,還有……驢涎液?驢的唾液?

我很是不解,其他幾樣都沒什麼,但這驢涎液是干啥用的?

但是爺爺說的很嚴肅,又催著我快走,我也沒多問,于是趕忙下了亂葬岡.

回到了家里之後,我就把前面四樣東西弄好了,其實很簡單,無根水就是雨水,家里有個大缸專門接這個的,墨斗線和香灰都是現成的,紅表紙就是施了符咒的大紅紙,把這幾樣拿到之後,我就跑出門,上街去找……驢涎液.

這玩意有點奇葩,但是也不難找,村子里養驢的不少,我走在街上東張西望,正琢磨著誰家養驢了,就在這時旁邊忽然風風火火跑過來一個人,迎面見了我就喊我的名字,我心暗道,該來的還是得來啊.

"小愉,你這一天干啥去了,到處都找不到你,劉先生呢?"

這人是我村里發小,叫二胖,但他平時都是一副大咧咧的樣子,此時卻滿臉的慌張,我心里想到了什麼,就問他咋了,他一拍大腿說:"難道你不知道,羅小栓昨天晚上在家睡覺,讓鬼抬了轎子,到現在都沒找到,今天早上我們去你家里找劉先生,結果你家里沒人.這好不容易才碰到你,快快快,咱們一起去羅小栓家里."

讓鬼抬了轎子,這是我們這邊的叫法,比丟了魂還嚴重,意思就是讓鬼抓走了.問題是,究竟是什麼鬼呢?是那個漂亮女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