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循跡覓蹤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昨天晚上的都是幻覺,爺爺指著那棵大柳樹說,這柳樹是五鬼之首,叫做五鬼柳木,也叫縈魂樹,本身陰氣就重,在加上在這亂葬岡,年深日久,聚陰抱陽,就成了靈木,也就有了異法,想必能夠讓人產生幻覺.我想起昨晚吐的那些老鼠應該也是這家伙搞得幻覺吧,讓我靈台失守,瞬間就失去了膽氣.

但是我不明白,那滿地的紙錢,還有那些黑衣人又是怎麼回事?

爺爺沒說話,帶著我繼續往山上走.

一路往前,穿過荒涼的山丘,很快來到了那個"山神廟",但這次走到近前,我驚訝的發現,那個神像並不是什麼扁腦袋蛇身子的模樣,就是個普通的泥塑神像,但是這時候那神像上面已經崩開了幾道裂痕,搖搖欲墜.

我上前看那裂痕竟然很新,驚訝的問這是怎麼回事,爺爺便讓我回憶昨天的細節,我想了半天,想起自己曾經在神像前拜了三拜,就說給爺爺,他一聽就皺起了眉.

"你小子拜了三拜,這神像就崩了?"爺爺的眼神有些怪異,我迷茫的回憶了一下,但也記不清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咋回事,當時拜了之後就昏過去了,後來的事我也不記得了."

"羅小栓當時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我怕回憶起當時他很怪異,一直打著哆嗦,臉色蒼白,好像受到了很強烈的驚嚇似的,那個黑蛇還盤在他的頭上,挺嚇人的,後來……後來我就昏過去了.

爺爺歎口氣說:"看來你小子造化不小,給你改名真實改對了--你知道羅小栓哪去了麼?"

我搖搖頭表示不知道,爺爺說:"他是讓那些黑蛇趕著走了,現在必須馬上找到他,不然的話,他就要讓黑蛇煉成傀儡了."

我不由打了個寒顫:"這也太離譜了吧,這些黑蛇就有這麼大的道行,連人都能抓走?"

爺爺哼了一聲,打量了周圍一圈說:"正常來說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這里是什麼地方?你知道昨天晚上那些黑衣人都是誰麼,那都是黑蛇變的,雖然都是幻覺,但這也說明了那些黑蛇道行有多深,它們已經連這山神廟都給占了,下一步恐怕就是要占領山下的村子了."

我聽得渾身寒毛直豎,往周圍望去,現在雖然是快到中午了,天氣應該很熱,但這地方卻很陰涼,我有些不安,對爺爺說:"那羅小栓到底去哪了,咱們怎麼才能找到他?"

爺爺搖頭示意我不要說話,往山神廟旁邊的灌木叢走了幾步,忽然伸手插進了土地里,土地雖不硬,可畢竟不是豆腐,爺爺的手瞬時就沒進土里,就像熱杵插進牛油里一般,約莫幾秒鍾,他雙眉一皺,驚呼一聲:"好家伙,這回要玩真的了."

我忙跑了過去,就見爺爺臉色大變,將手從土地里拔出來,竟是愣在了原地.

我見狀奇怪,也過去順著爺爺插出的土坑把手插了進去,不想立刻就察覺出了異常.

陰氣如此重的地方,這樹叢下的土地,竟然是溫熱而且潮濕的!

爺爺臉色很肅穆,望著周圍,一言不發,我也跟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卻發現這亂葬岡上的墳頭附近竟像是在一片黑影之中.

猛然間,我想起爺爺曾經說過的一種異象,腐潮青煞.

腐潮指的是人死後,髒器之水從腐體內滲出,帶著死人的怨氣和腐敗之氣經由潮濕土壤的蒸騰而改變局部土地的水分生態,由于土層疏松布滿氣隙,使得這片土地像一塊海綿一樣聚集附近樹木和地下河的水汽,久而久之土壤的養分發生變化,土中的礦物質遇水並且氧化,使得土壤呈青黑色,青黑色的腐土中有大量的腐生菌,導致此地上寸草不生,如果死者怨氣深重,且地勢聚陰,就會爆發出巨大的腐力,並且土壤的吸水性也成倍增加,使附近大旱,而尸主借陰回魂,出世便是旱魃.

這一片岡子不但形成了局部自身的生態系統,更是如一塊大磁鐵一般不但吸收附近的陰氣,同時也將陰氣的炁場散播開開,影響後人氣運.但是如果一整片墓地全都出現腐潮的情況,就會相互作用,影響也就成倍擴大,改變土壤的成分構成,內中的微生物更是瘋狂孳長,附近再無生機,此處也成為凶煞之地,所以叫做腐潮青煞.

這種情況凶險異常,一著不慎很有可能導致整個墓地發生尸變,但是卻很少見,我也只是在爺爺的故事里面聽到過一次,沒想到,今天居然真的見到了.

"我們得盡快找到羅小栓,否則天一黑,他就沒救了."爺爺一臉嚴肅的說.

我問爺爺,要怎麼樣才能找到羅小栓,他沒說話,又走回山神廟,盯著周圍看了半天,忽然蹲下身,在地上撿起了幾根頭發.

"是羅小栓的頭發!"我脫口道,這幾根頭發黃不拉幾的,一寸多長,還有點卷毛,正是羅小栓的頭發特征,應該是他昨天晚上在這里拜神的時候,掉落下來的.

爺爺還是沒說話,他從懷里取出了一張符,將那幾根頭發包裹在里面,用火點燃了,很快,護身符化作一捧紙灰.

然後他又捏起一撮紙灰灑在一片柳葉上,沒過幾秒鍾,葉子登時枯黃,失去了生機.

爺爺的臉色又變了變,隨後又從身上拿出一個羅盤,將那些剩下的紙灰一股腦的全部倒進了羅盤里,紙灰灑進羅盤,立刻在上面打起了旋,就好像有風在羅盤上吹動似的,爺爺低頭看著羅盤,邁步往前走去.

我知道,這是爺爺尋人的一種辦法,最是靈驗了,他往前走,我就跟在他後面跑,也不敢出聲,就這麼走進了亂葬岡的深處,剛轉了兩圈,羅盤指針竟然開始來回轉動,像一只受了驚嚇的老鼠的尾巴.爺爺神色凝重,臉色越發黑了下來.

突然,羅盤里的紙灰砰地一聲飛散開來,被風吹得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