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黑柳異樹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身後和周圍都是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更別說爺爺了.

我知道噩運降臨了,深山野外,尤其是亂葬岡里,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千萬不能隨便回應的,爺爺說過許多次,可我這次居然給忘了.

我應了這一聲之後,神智就有點恍惚,緊接著那聲音又喊了一次,我身不由己的就又答應了一聲,但這一次,那聲音卻是從前面傳來的.

我不由自主的就邁步往前走去,這時候心里還是明白,知道不能過去,一旦被黑蛇迷住了,那就廢了.

但我心里這麼想,身體卻不受控制,往前走了幾步之後,那聲音又喊了一聲.

"柳愉……"

這聲音飄飄渺渺,我忍不住又答應了一聲,頓時就覺得耳邊轟的一聲,一片嘈雜的聲音像細針一樣紮進了腦子里,隨之而來的就是從眼睛開始蔓延向腦後的劇烈刺痛,嗡的一下子,喉嚨苦極了,胃里翻江倒海,哇的一下就嘔了一大口,迷迷糊糊中看到自己吐的一灘竟然在起起伏伏地動,眯起眼睛一看,竟是一群蠕動的剛破殼的蛇蛋!

這是我意志的極限,知道胃里鬧騰的竟是這樣的東西,我的膽氣徹底破了.這時我的眼前忽然一片黑,耳朵像小時候水泡子里紮猛子時灌進了水一樣,悶乎乎的脹痛,然而渾身僵硬,根本不聽使喚,仿佛這身體根本不是我的一樣,行尸走肉一般慢慢接近那個廟.我知道,一旦像羅小栓那樣在大仙像前叩拜,今晚可能就是我最後一個夜晚了.迷迷糊糊中,我發現雖然身體不聽使喚,但是頭腦卻相對清醒,雖然我看不見也聽不清周遭的事物,可是我卻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我試著動一動身體最末端的部分,手指,腳趾,雖然我大腦的指令下發出去了,可是手腳根本就沒有回應,這不由讓我心里更加沉重了.等等!我還有舌頭!我馬上感應了一下自己的舌頭,發現自舌頭到喉嚨都腫脹不堪,似乎填滿了整個口腔.怪不得我神志不清,想必是我腫脹的舌頭一定程度上阻塞了呼吸.但是舌頭卻能夠聽從我的意志,雖然肢體反應慢些,卻是能動彈的.我艱難地動著舌頭,卻發現這比想象的要難,而前面就是那野廟了,我甚至隱約看見了那黑蛇的神像,我心里大概估算了一下,走到那個塑像前也就十幾米的距離.

終于我把舌頭放在了上下牙之間,只要我用力一咬,疼痛就會讓我驚醒.這可能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然而這希望就這麼破滅了,因為我的下巴根本不聽使喚.朦朧中,我隱約聽到一些遠處的聲音.

這聲音像是有人說話,又像是什麼東西吱吱在叫,恍惚中,我看到那些吱吱叫的竟是那些黑蛇,不知怎麼的,那十幾米的路竟消失了,仿佛失去了這段距離的記憶一樣,一下子就到了近前!那些躁動的黑蛇逐漸安靜了,一起向我吐著信子,就像是在感受我的氣息,隨之我視線一矮,撲通也跪了下去,往前就拜.而身旁就是和我一樣的羅小栓.

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能干出這事來,但我剛拜了一下,就聽見什麼東西叫了一聲,動靜還挺大,不過我心里迷糊,緊接著又拜了第二下.

這一次,神像前的燈光忽的閃了一下,同時不知哪里嘎吱一聲怪響.隨後我又拜了第三次,但這一次,就聽轟的一聲,好像什麼東西坍塌了一樣.

我恍惚抬起頭,還沒等看清什麼,眼前一黑,就昏了過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家里,爺爺就在旁邊看著我.


我一看到爺爺,昨天晚上的記憶才湧上腦海,趕緊爬了起來,卻是一陣劇烈的頭疼,爺爺忙按住我說:"別亂動,你剛醒多休息一會."

果然,我剛一動,那種眩暈的惡心感又來了,我干嘔了一會兒,忽然想起我曾嘔出的那些蠕動的東西,不禁胃部猛地一縮,哇--

這次卻是吐的黃水,屋子里頓時彌漫起一股酸臭.

我揉了揉腦袋說:"爺爺,我……我……蛇……"

此時才發現我仍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爺爺忙把我扶躺下說:"小愉,昨天晚上你出事了,要不是我把你背回來,你現在恐怕還在亂葬岡子上頭躺著呢."

我瞪大了眼睛:"什麼,是你把我背回來的?那昨天晚上……"

我有些搞不清狀況了,爺爺歎口氣說:"昨天晚上你一直沒回來,我就四處去找你,還去了郭瘸子家,來回都找不到,心里咯噔一下,就知道你去了那個岡子,結果真在那個亂葬岡子里頭找到你了,就在那個山神廟前面,然後看到你人事不省的躺在那,我就趕緊把你背下來了.我說過多少次了,讓你不要去那亂葬岡,你怎麼就是不聽呢!"

我苦著臉說,我也不想去啊,要不是因為羅小栓,我也不願意去那個鬼地方啊.

我就把昨天晚上的經過說了一遍,無奈道:"我也不想去的,誰知道莫名其妙就碰到了那麼個詭異的事,我一時好奇,就跟過去了."

爺爺有些詫異地說:"我昨天晚上在亂葬岡發現你的時候,根本沒看到羅小栓."

"什麼,沒看到羅小栓?可是我昨天明明……"我一骨碌就翻身坐了起來,爺爺臉色也有些難看,伸手掐算了幾下,臉色就有點不對了,他對我說:"咱爺倆現在得趕緊上山去一趟,否則羅小栓小命難保."

我一聽就緊張了起來,雖然不太明白爺爺為什麼這麼篤定,不過還是跳下床就和爺爺一起出了村,急往亂葬岡的方向走.這亂葬岡雖然邪門,好在現在是大白天,陽氣大盛,應該不會有什麼事.

我憑著記憶,沿著那一叢灌木林很快就來到了昨天晚上看到那些黑衣人的地方,但讓我驚訝的是,地面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大坑,也沒有什麼巨大的棺材.就連翻動土的痕跡都沒有.

只是在一個大柳樹的下面,零零散散的撒著滿地的紙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