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野廟詭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一只手緩緩地從棺材邊緣的縫隙里擠了出來,隨後是另一只,它們並不像死人的手那樣呈青灰色,借著月光的返照反而顯得發黃.棺蓋並沒有釘上,也沒有用魚腸膠封死.兩只手稍一用力,棺蓋就跌落了.饒是我和爺爺一起見過的怪異也不少,可是自己單獨面對棺材中伸出手推掉棺蓋的事,我雙腿還是控制不住地戰抖.看到里面的"東西"打開棺蓋就像睡醒的人掀開被子一樣隨意,我不禁估量起里面的家伙究竟是何種起尸.在這亂葬崗里,發生事變的要素很多,陰氣聚集,怨念強烈,野物橫行,任何一種要素都能令尸體發生尸變.

而我則將剛剛探出的身子迅速縮進旁邊的灌木叢里去,心里咒罵自己為什麼這麼大好奇心.黑暗中,我看不清這人的臉,但能感覺到這人有呼吸,而且很沉很綿長,似乎這一系列動作令他消耗了許多力氣.他僵僵地起身,隨即翻出棺材,仿佛知道自己要去哪一樣,定定地朝著山坡背陽的一側走,山的陰陽就是山水的朝向,陰為山的南面水的背面,陽則正好相反,比如洛陽城就是地處洛水之陽.

死人複活就在眼前,不過我心里卻並未特別害怕,我總感覺那人是個活人.不過這令我心里更加奇怪,而且看背影卻似乎有點熟悉的感覺.我心道蹊蹺,拉開距離遠遠綴著跟了上去.走了大概十幾分鍾,忽然遠遠地就看見前方那一點熟悉的飄忽的燈光又出現了!

這時候我已經意識到不對勁了,有心想回去,但是好奇心又來了,如果我沒弄清楚就回去了,這一系列疑問讓我往後一年都不能睡個好覺.

我還是定了定神,堅持走了下去,而且我也很想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是誰.這個熟悉的背影給我一種奇怪的感覺,像一支鉤子,似乎漸漸勾起我某些深藏的模糊記憶.

我又跟蹤了一段路,就發現那男人停了下來,他面前不遠處,隱約有一座小廟.

我一下子想了起來,爺爺曾經說過,這亂葬岡的盡頭,過去曾有一座山神廟,但是荒棄了很久,難道就是這里?

這時那男人已經站在了小廟前面,一動不動,渾身就像通電樣的,不住顫抖,我暗道不妙,爺爺曾經說過,地處于荒山野嶺的野廟長時間沒有香火供奉,就會坍塌,這廟為靈佛最為不喜,于是連土地爺都會遺忘不管,而陰煞邪物正取了這個空子借氣養陰,久之便成了凶廟.如果不知情況拜了它們,必然災禍臨頭.

此時面前這座小廟,大概就是師父所說的那種凶廟.

這人站在那里一直在大口喘著粗氣,夜里涼,隱約能看見他的呼吸有白霧,而這人似乎是在努力抗拒著什麼.

我藏身在後方,透過殘破的廟門,往破廟里看去,遠遠見到廟宇中央果然供奉著一尊神像,我念了明目訣,隱約看到那泥塑神像有些殘破不堪了,可是看去沒有莊嚴感,就連凶惡也談不上,而是一種歪歪斜斜,曲曲側側的別扭,看了心里很不舒服,又道不明何種不舒服.

這神像倒是像小鬼更多幾分,在神像下方的陰影里,有一堆黑乎乎的東西,像不停起伏的黑油池,細細看去,我的媽呀,真實惡心至極!


那一片並不是黑油池,而是無數黑蛇一樣的東西,密密麻麻的,不停蠕動!

那個人就站在這一群蛇中間,不停地顫抖著.

我記得師父曾經說過,蛇的報複心極強,尋常人敢惹蛇的也是少之又少.他年輕的時候,正鬧災害,農田顆粒無收,能吃的東西幾乎沒幾天就沒有了,村子里有幾個人用水灌洞,本想是捉田鼠充饑,卻灌出了幾只蛇,那幾個人不知道餓暈了,還是年輕不怕事,就把那幾只蛇用扒皮抽筋,給燉了吃了.

那個年代忍饑挨餓,一上秋天,路邊連草根都不見一棵,有燉肉吃,人就跟瘋了似的,結果吃了沒幾天之後,因為一點矛盾,和鄰村發生了一場械斗,說也奇怪,別人都沒什麼事,唯獨打死黑蛇的那幾個人,被鄰村的人用鋤頭活活砸死,而其他幾個也吃了黑蛇肉的,也被打爛了肚腸,在床上躺了整整幾個月,差點就丟了命.

這件事給我下了深刻的印象,此時看到這些黑蛇在這里聚集,似乎是在拜神,我不由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心想那個男人難道也是得罪了這些黑蛇,所以被黑蛇迷了過來?

想起剛才埋棺材下葬的那一幕,我卻又糊塗了,這黑蛇再厲害,總不可能變成人形,把一個人埋起來吧?

眼前的這群黑蛇在神像處翻湧片刻,廟門外的男子也不斷的顫抖,就跟打擺子似的,這詭異的一幕越來越是瘆人,我身上冒出一股寒意,正不知所措,那群黑蛇里面,最粗壯的一個吐了吐血紅的信子,立刻便有一小群黑蛇嗖嗖游開,片刻後竟不知從哪里運來一個死人的骷髏頭,像泄氣的皮球在黑水上翻滾,大概有三四個粗大的黑蛇一起連拱帶推地運到了神龕下面.

骷髏頭一出來,那男人好像一下子崩潰了似的,又好像受到了召喚,撲通就跪了下去,那個大個黑蛇嗖的一下游到男人背後,竟然盤踞他的頭上,片刻後那男人頂著腦袋上的蛇盤,對著神像又拜了起來.

就在這時,借著神像前的燈光,我終于看清了那男人的側臉,頓時出了一身汗,這人原來我們村里的羅小栓,他從小跟我一起長大,關系還不錯,但此時臉色蒼白,體若篩糠,整個人看上去就跟丟了魂似的.

神像前的燈光忽然亮了起來,我終于看清了那神像的面目,扁扁的腦袋細長的身,身材纖細卻披著一身盔甲,這他奶奶的哪里是什麼山神廟,分明就是一座蛇廟.

我驚訝起來,就在這時,忽然聽到爺爺叫我的名字.

爺爺來了我就有了救星!我激動得大聲答應了一聲,回頭一看,心里就是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