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夜訪詭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燈遠遠看去,似乎是村里的燈光,只是迷迷離離,仿佛飄在空中一般.有燈就有人家,就算趕不回爺爺身邊,也有個借宿的地方.

想到這,我的心里才算是安定了,于是便繼續往前走,但我越是往前走,那燈光卻越來越是弱小,我心里奇怪得很,知道不大對勁,可我的雙腳就是停不下來,心里忽然火急火燎的,就像心腔里爬滿了節肢蟲,奇癢無比,這種癢不是撓撓就能解的實癢,而是鬼迷心竅似的好奇的癢,放佛不看個究竟,心髒就要炸開一般.于是不覺腳下越走越快,兩眼直勾勾的盯著那燈光往前走去.

就這樣一直走到了一處山崗上,突然一股冷風吹過,我激靈一下子醒了過來,渾身一陣冷流起伏,抬頭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子,因為前面不遠處正是那片亂葬岡……

剛才的那片燈光,早已經不見了.好奇心悸的躁癢早就褪去,現在只剩爺爺孤零零的那句話:以後不能去那個亂葬岡子!

我頭皮頓時發麻,我知道,自己這是遇到鬼打牆了.我迅速深呼吸了幾下,像爺爺每次拿不定主意時那樣,用力跺跺腳,沒想到,心里竟真的平靜下來了.

既然確定是鬼打牆,我的心反而鎮定了許多

爺爺說,夜視暗而益明,意思就是越是黯淡,眼睛的視力反而越好.我往周圍看了看,又辨認了下方向,讓眼睛重新適應這里的暗度,漸漸地山坡和樹的輪廓就出來了,還沒來得及心安,就看到了在前方不遠處的山崗,影影綽綽站立著十幾個人影,彎著腰干得熱火朝天.

我不由奇怪,這些人大半夜的是在干嘛?

我沿著矮樹趟子走近些看,這群人都穿著黑衣服,後面擺著一個黑乎乎的箱子,凝神傾聽,這些人好像在說著什麼,但距離有些遠,山崗上還有風聲,聽的不是很清楚,只隱約看出來,他們似乎是在挖坑.

很快,在地上就挖好了一個大土坑,有人拉著一條長長的繩子,看來是准備要將那個大木箱吊起,緩緩放進土坑里去.不過奇怪的是他們這一系列動作竟然毫無聲音,而且他們身上的黑衣寬大得似乎不合身,說是黑衣,其實更像是黑袍,看著松松垮垮的,山岡上的風吹得野草簌簌地起伏,卻絲毫吹不動他們黑袍的衣角……

忙完了這些,這些黑衣人就開始往半空里撒紙錢,其余的則肅立在土坑之前,看著這一幕默不做聲.

是的,這些人是在給人下葬,那個黑箱子,根本就是個棺材.

按理來說,下葬迎親這類紅白大事,從來都沒有晚上做的.尤其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出門的時候我都看黃曆了,今天太歲當值,陰司鬼門半開,最忌上梁,下葬.


也不知這是哪個村里的人,居然把下葬的時辰選在這種時候,恐怕是死者難安,子孫後嗣福薄,總之是沒有好下場.

想到這里,我忍不住就站起來喊了一聲:"喂,你們……"

可是我這一句話還沒喊出來,就見前面不遠處的那十多個黑衣人,竟然齊刷刷的不見了!

我吃了一驚,知道自己不可能是眼花了,爺爺從我小時便授我這副明目訣:"靈台虛守,意在腎丑.口津落喉,清汗出腠."我已爛熟于心,無論是大夢初醒還是夜中行路都不可能會眼花,可是我還是趕緊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前方的土坑周圍依然空空蕩蕩,連一個人影都沒了.

風吹過我的臉時更加冷了,那是因為我渾身汗毛豎起來了.是啊,這里是亂葬岡啊,按常理來講,有十多個人整齊穿戴的送葬怎麼可能埋在這種地方!

那剛才的十多個人……

我越想越怕,轉身就想跑,但卻突然發現,那些黑衣人是不見了,可是地上的土坑,還有那個棺材卻還在.風吹著棺板上的奠字帶,像兩縷白發幽幽地飄著.

我跺跺腳,稍微定了定神,爺爺說過,人有三盞陽燈,邪祟莫敢近前.膽氣下沉凝聚,陽燈才會更加熾烈.這陽燈人是看不見也覺不出的,只有鬼物會看見,會恐懼.所以落入這種邪祟境地萬不能恐懼,因為一恐懼,膽氣就要外泄,陽燈就會後力不足而暗下去,明暗的過程,可是有鬼物邪祟在圍觀呢,它們看見暗下去了,就曉得你懼怕,就會靠近你,讓你視覺漸漸朦朧起來,加深你內心的恐懼,心神亂了,恐懼愈深,人自己就開始胡思亂想.它們就那麼靜靜等著你自己嚇唬自己,漸漸耗盡燈火,而最終滅去時,你的陽氣就會成為眾鬼的口中食.所以此時須要心中守靜,閉目收肝,穩住膽氣,使燈火保持旺盛,才能安然無恙.

我定住心神,重新睜開眼睛,周圍的一切終于更清晰了些,稍後我的目光穩穩落在這副奇怪的棺材之上.棺板的柳木似新的,隔著這數十步還能聞見新斫木頭的青味,我以為會是臭的,但不是.棺材側板還有不規則的柳皮殘余,像一只極難看的暗花壁虎靜靜伏在上面,令人不舒服.

棺材里會是什麼人呢?

想到這里,我壯了壯膽字,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想要看個究竟.

那棺材擺在坑里,還沒有填土,我試探著來到棺材旁邊,上眼一看,頓時更為驚訝了,因為這口棺材,竟然是柳木的.

要知道,壽材不同于普通家具,對于材質來說極為講究,普通人的壽材,多用杉木,柏木;有錢的,可能會用到楠木,再土豪點的,恐怕就會用金絲楠木,紫檀,陰沉木等等不一而足.但是用柳木,這可是犯了大忌諱的.因為柳屬陰木,比如我和爺爺的姓氏,必須為此找陽性的字對克一下,中和其間的陰氣.

不過至于更深的原因,究其犯了什麼大忌諱,我也不大清楚,但就在我納悶的時候,棺材蓋突然發出一陣怪異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