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養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黑衣人在村子里繞了幾個圈,最後居然從郭家後門飛快地走了進去,王駝子和魏甯也跟著進去.那人走進了郭家後屋的一個柴房,王駝子和魏甯躲在窗戶後面偷窺.

屋中早就設好了一個道場,神龕上掛著巨幅的真靈位業圖,旁邊各有一支大紅蠟燭燃燒著,將整個屋子照得血紅.神龕下面放著三只大瓷碗,那人將死嬰的繈褓解開,里面果然露出一塊大紅布,用繩子將小孩裹得嚴嚴實實的.

王駝子解釋道:"這個便是紅衣裹魂,在民間大家都知道,人死的時候不能穿紅衣的,因為死後靈魂不會超度,會變成厲鬼,這個紅衣裹魂便是起到將死嬰的三魂七魄禁錮到他的身體中,讓他不得超生."

"你注意到他那根繩子沒有,這個叫做鎖魂圈,乃是用童男下陰之……咳咳,與童女……咳咳,編織而成,細如鼠尾,能起到鎖魂圈魄的作用,這是茅山道術."

屋內的男子從懷中掏出一塊柳木,一塊桃木,分別放在三個大瓷碗的兩邊,口中似乎念念做法,對著真靈位業圖行完三叩九拜之禮後,在死嬰的後背猛地一拍,死嬰居然從口中吐出小半塊饅頭,這饅頭已經被鮮血浸泡過,也許時日過長,邊角開始有些發黑.

"他開始做法了,那塊血饅頭上浸的應該是他的血,在小孩子剛死的時候,放進小孩子喉嚨中,目的是讓這個小孩子的陰身適應他的氣息--

這叫做'采靈’."

王駝子看了魏甯一眼,解釋道:"人是陰陽二身,肉體為陽身,魂魄為陰身."

那人手中忽然多出一根戒尺,在案台上狠狠一拍,然後將死嬰放在案台上,快速翻動雙手,掌心向上,雙手無名指和小指緊扣,左拇指壓左無名指的指甲,嘴里面念念有詞:"天門開,地門開,千里童子送魂來.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勅令."

"翻天印結,收魂咒,嘿,手法不是很純熟嘛,第一次用?"王駝子訕訕道.

只見死嬰身上一陣紅光,一陣白光,一陣青光,不停地變換,魏甯看得目不轉睛,大氣都不敢出.那人單手將嬰孩倒提在手上,另一只手將桌上的一支紅燭點燃,然後將紅燭放在嬰孩的下巴下不停地烤,紅淚一滴一滴正好滴在那只蘸血的饅頭上,每滴下一滴,饅頭上便冒出一股青煙,嬰孩忽然雙眼圓瞪,雙目赤紅,仿佛要滴出血來,身上發出一種類似老鼠叫聲一般"吱吱"的聲音.

"那小子開始煉魂了."

"煉魂?"

"這是對嬰孩的靈魂做一次徹底的改造,讓它徒勞地掙紮後,最終會因痛苦和恐懼而無奈屈服,從而認煉魂之人為主人,這種方法對魂來說,是一種非常難熬痛苦的過程.但是一旦成功,便永世不會改變,直到煉魂的人魂飛魄散."

這個過程幾乎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每當嬰孩全身燙得像火一樣,雙目要爆裂的時候,那人就會將自己手掌割破,將鮮血抹在嬰孩雙目中,嬰孩便立馬安靜一些.

"煉魂快完了,接下來就是分神了."

那人從懷中拿出兩個用透明瓷瓶裝著的東西,那東西用一種黃黃的液體浸泡著,王駝子解釋道:"看見沒,那兩個東西便是'陰引’和'陰器’

了,都用尸油泡著呢,'陰引’和'陰器’的作用在養鬼過程中必不可少,'陰引’必須是與這個嬰孩有著血脈聯系的至親的聚陽之物--也就是他哥哥的手指了,'陰器’便是他娘生他時候的臍帶,在我們這行中又稱為'陰龍’乃是人連接陰陽兩地的工具,人在母體的時候,是靠先天呼吸,此時'陰體’,還在陰間,而'陽體’已經在陽間了,便是靠著'陰龍’來聯系陰陽,當接生婆將嬰兒臍帶剪掉的那一刹那,人的'陰體’才能和'陽體’合二為一,也就是俗稱的'投胎’."

王駝子潤了潤嘴,道:"其實每個人都是怕死的,魂靈對陽體都是十分眷戀的,所以如果發現自己還有陽氣就絕不會離開肉體的,因為'陰引’

與他同宗同脈,再加上那人用道法加持過,會讓靈魂誤以為這便是他的肉體,從而附身上去,而'陰器’便是相當于在他們之間搭起了一座模擬轉世投胎的橋梁."

魏甯不由吐了吐舌頭,沒有想到世間還有如此玄妙的法術.

"看那厮要分神了.這個可是考驗手法的時候了,任何一魂丟了,就得不到最完整的至陰魂了!"

那人將手中的戒尺又在案台上狠狠一拍,王駝子訕訕道:"嘿,是天篷尺嗎,茅山的人真的是越來越窮,就不能用點好材料嗎?真是越來越長進了."

那人拿出一根長針,王駝子搖頭歎道:"這麼遠我都聞到了尸油的味道了,唉,不純啊,尸油也用這種低等劣質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不懂啊,這小子……茅山的列位祖師,求求你們收了這個不肖的徒弟,別讓他再出來丟人現眼了."

那人將長針從嬰孩的天靈穴直接刺了下去,嬰孩原本暗淡的雙目忽然又重新精光四射,一道青煙從天靈慢慢透出,那人神色十分緊張,雙鬢已經隱隱有汗珠出現,他也知道,目前已經到了非常關鍵的時候,一招錯,滿盤皆錯.

王駝子道:"人有三魂,一名爽靈,二名台光,三名幽精.顏色為紅,白,青,剛才此人提出的便是青色的幽精."

果然這道青煙在空中盤旋了片刻,便緩緩地向那人已經打開的瓷瓶中的"陰引"飛去,慢慢地附身上去,瓷瓶散出一陣青光,但很快便恢複了平靜.

那人依法炮制,分別從小孩的天靈處提出紅光和白光,然後將瓷瓶蓋好,拿起放在案台上的一塊桃木,原來這塊桃木是一塊已經雕刻好的小棺材,那人將瓷瓶放在棺材中,然後用桃符封好.

王駝子道:"這人運氣不錯,分神沒有出現什麼差錯,接下來便是養鬼了,你看見另外一塊柳木了沒有,那人會在接下來的兩天之中,將它雕刻成小孩子的形狀,畫上眉目,然後將這兩塊破木頭放在一處聚陰的地方,一般人七七四十九天便可大成--不過我看他估計七七四十九年也難成功."

魏甯問道:"師父,他養小鬼干嗎?"

王駝子聳聳肩膀,道:"很多啊,聚財,害人什麼的,看他自己喜歡干嗎啦."

"那對小鬼有什麼害處嗎?"

"這可不一定,如果是道行精深的道士來養,對小鬼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也許會積點陰德,從此脫離輪迴之苦,成為一個小地仙也說不定,不過大多數像他這樣的,只會將小鬼弄得魂飛魄散.唉,總之就是怎一個慘字了得!"

魏甯急道:"師父,有什麼方法可以救救他嗎?"

"方法倒是有,除非有一個道行精深的人給他超度,他便可以重新墮入輪迴,去投胎."

"那到哪里去找這個人呢?"魏甯急道.

王駝子看了魏甯一眼,正色道:"你覺得為師如何?"

對啊,王駝子對養鬼的手法如此熟悉自然也就懂得怎麼去救他了,魏甯忙道:"那你還不去救救他啊!"

王駝子笑道:"剛才我之所以遲遲不出手,是因為養鬼實在是一門非常險惡的道術,那個小子又是個菜鳥,我去打擾他,一個不好,他將那小鬼弄得魂飛魄散豈不是適得其反?"

"不過現在嘛,便是為師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王駝子整了整衣冠,干咳了一聲,屋內的人馬上喝道:"誰?"

"朋友,做這種事情,你不怕有損天元嗎?"王駝子進屋,好整以暇地道.

那人回頭,此時王駝子和魏甯才看清楚此人面貌,原來這個人居然是周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