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陰陽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當然光憑這點,也無法說郭翠一定是被人害死的--嘿,茅山那群小賊陰了幾十年,現在終于忍不住跳了出來,他們與我祝由向來勢不兩立,今日如果不破了他們這伎倆,還道我祝由無人了."

王駝子一指還在哭著,兩只眼睛腫成桃子的周凱,對魏甯道:"你把他叫來,我有些事情想問問他."

周凱與魏甯此時已經玩得非常鐵了,魏甯走過去,悄悄地把他拉了過來.王駝子問道:"娃兒,你這大拇指是怎麼斷的?"

"不知道.反正我一出生,就這樣了."王駝子拉著周凱的手反複看了看,對周凱說:"你先去吧.好好給你娘戴孝."

周凱走後,王駝子道:"昨天你和他玩彈子的時候,我就發現,這個小孩身上陰氣特別重,看來也被人下了咒,剛才我看了看他的手,他的大拇指顯然是被下咒的人用邪術搞斷的."

"所謂十指連心,人的右手拇指乃是全身陽眼之所在,是聚陽的根本,周凱那小子的右手拇指看樣子像是被茅山法器天篷尺斷掉的,用來做布煞的陰引."

王駝子歎了口氣,道:"為了布這養鬼煞陣,這個人可謂是煞費苦心啊!"

"養鬼煞陣?"

"我昨天趁他們睡著的時候,查了他們的族譜,你知道嗎,原來這個郭翠的八字乃是四柱全陰(四柱全陰:在命格中,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叫做四柱全陰.)--而更為蹊蹺的是,如果昨日郭翠生產順利的話,那個孩子的八字也是四柱全陰!"

"當然沒有這麼碰巧的事情,顯然是有人在為郭翠催產,故意讓郭翠在昨日分娩,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郭翠肚子里的孩子."

"用哥哥做陰引,用母親做陰器,再布下這至陰煞陣,選在四柱全陰之日誕下這孩兒.好毒的心腸,好狠的手段."

說完,王駝子自顧自笑了笑:"陣布的的確是狠,但是在某些手法的處理上顯然沒有做到爐火純青,看來不像是老手的手筆--徒兒,想不想會會此人."

"想."魏甯被王駝子勾起了興趣,也勾起了好奇之心.

"那你就在這里呆上七天,七天之內,為師保證幫你抓到這個人."

"七天?"魏甯踟躇了,如果他在這里呆七天,她娘非要急死不可,可是魏甯又不想錯過這台好戲.

"師父,我們現在怎麼辦?"魏甯現在算是被王駝子徹底折服了,不由自主地叫起師父來.

王駝子顯然對這句"師父"十分受用,笑呵呵地摸了摸沒有胡須的下巴,道:"等.乖徒兒咱等著他親自送上門.紅衣裹魂,陰陽頂,這事兒越來越有趣了,嘿嘿."王駝子自顧自笑了起來,可是面上沒有二兩肉,給人一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接下來幾天,周家忙著治喪,也沒有空管他們,其實王駝子心里清楚,郭家對他們是外緊內松,他們是撞子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村,村子里的人都幫郭家看著他們呢,這村子里的人平常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誰不認識誰,所以忽然出現了兩個生人顯得十分打眼,如果王駝子前腳出村,後腳肯定有人告訴郭家,所以要逃的話的確比較難.

何況,王駝子師徒並沒有想逃,特別是魏甯,興奮得白天晚上纏著王駝子問這問那,但是王駝子總是高深莫測,總是要魏甯到時候看他的手段.

王駝子說要是這西洋鏡都說穿了還有什麼意思,不弄得神秘點,吊吊.

你小兔崽子的胃口,怎麼才能顯示你師父我高深的道術,以後還怎麼鎮得住你這小兔崽子.

在周家請道士做了兩天道場之後,郭翠母子在第三日終于下葬了.王駝子和魏甯也跟著去了,王駝子一副果然葬在這里的模樣,看得魏甯心癢癢的,但是追問的話,又被王駝子一句到時候准備看好戲的模樣給擋了回來,弄得魏甯十分不爽.

到了第七天,魏甯看王駝子還沒有絲毫動靜,再也按捺不住了,開始圍著王駝子不停地吵,王駝子笑道:"你早點睡,晚上咱倆還有得忙呢."

夜深了,王駝子終于叫起了魏甯,魏甯興奮地不停在屋里亂跑,王駝子輕聲道:"小聲點,小聲點."隨後帶著魏甯悄悄從後門出去,直奔郭翠下葬的地方.

郭翠就葬在村頭的墳山上,農村人大多數沒錢,提倡薄葬,有的家境貧寒的,甚至就用石頭壘個墳頭,連塊像樣的墓碑都沒有.郭翠是猝死,當然沒有預備好的墓碑,但是王駝子是親自看著郭翠下葬的,當然不會找不到郭翠的埋骨之地,王駝子帶著魏甯在離郭翠墳頭不遠不近的地方藏好了身,他依然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要魏甯乖乖呆著,等魚上鉤.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眼看時間快到郭翠的頭七了,魏甯耐心越來越差,正要吵王駝子,王駝子將魏甯嘴一蒙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低聲道:

"來了."

果然,一個黑影朝著郭翠墳頭飛快地跑來,這個人顯然很謹慎,不時四周望望,怕有人跟蹤,在郭翠的墳頭徘徊了一小會,從身後拿出一個鋤頭,開始刨墳,一會兒打開棺木,從中取出一個包裹,遠遠望去,像是郭翠的小孩,黑衣人冷笑了一聲,又急忙將棺木蓋上,胡亂地將土蓋好,又順手添了幾塊石頭,帶著小孩的尸體跑了.

"追!"王駝子和魏甯緊緊跟在黑衣人身後,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