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紅衣裹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王駝子其實心里早就明白了,感情周欣把他們當成了撞子了,難怪周老爹要他們留宿七天才走.

一般的人都有三魂七魄,人三魂一般在里面三尺以上,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舉頭三尺有神明",人死之後,三魂一般不會立刻離開,因為此時尸體中尚有一口生氣,趕尸匠就是靠著這口生氣用于趕尸做法.所以魂魄一旦發現"自己"的肉身還有陽氣,就不會走,要在"肉身"上盤旋七日之後,才會確信自己已經死了,才肯跟著勾魂使者輪回,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頭七".

而湘西撞子這種人很奇怪,就是兩人八字相沖,或者是有某種命理聯系的人,一般是命硬的那個克死另外一個,由于他們在命理之中有某種聯系,會讓被克死的人的魂魄誤以為對方是自己的肉身,從而魂魄會附身撞子身上七天,所以如果撞子在七日之中離開死者肉身很遠的話,七日之後,勾魂使者便會找不到死者的靈魂.死者從此變成孤魂野鬼,無法超生輪回.

所以,撞子這種人在湘西是很受人忌諱的,難怪這屋子里的人沒有一個對魏甯他們有好臉色,感情是把他們當成撞子了.

王駝子意味深長地看了周圍人一眼,怪笑道:"本來這趟渾水我老人家是懶得趟的,結果你們偏偏要關公面前耍大刀,也罷也罷,那我老人家就陪你們玩玩.說我老人家是撞子,我看是你們撞邪了吧."

"不,我要回去,我娘在家肯定等急了."魏甯搖頭.

王駝子把魏甯拉到一邊,神秘地說道:"徒兒,想看好戲不?"

"什麼好戲?"

王駝子做高深莫測狀:"很好玩的一個游戲,玩不玩?"

魏甯一聽說有游戲玩,頓時來了興趣:"好啊,什麼游戲?"

"捉小鬼的游戲."

"去,去看看那個死嬰兒,看看他繈褓里面有什麼."

"哦."魏甯應了一聲,乘沒人注意,偷偷地走到郭翠的尸身旁邊,飛快地撩起那個死嬰的衣服,回來的時候魏甯吐了吐舌頭,道:"里面是塊大紅布呢,好像裹得很緊."

"哼,果然不出我所料,紅衣裹魂,茅山的下作手段.我來的時候就覺得此地有些古怪,開始只當是巧合,現在看來是有人有意為之了."

"師父,什麼是紅衣裹魂啊?"

"等等再給你解釋,跟我來."王駝子拉著魏甯在屋內四處走了走,到了堂屋正中間停了下來,王駝子俯身用手在地上扒了扒,地里面有一根細得連肉眼都看不清的針,王駝子拔了出來,此針似乎是用某種動物骨頭制成的,王駝子放到鼻尖聞了聞,低聲道:"果然是用尸油浸過,我道這屋內怎麼陰氣這麼重,原來有人在屋中布了煞局,孤陽不生,這家不死人才怪了--也不知道這家人得罪了什麼小人,有人會如此害他們."

"煞局?"

王駝子將這個骨針收了起來,拉著魏甯來到一個人少的地方,低聲解釋道:"既然你已經拜我為師了,我現在教你些手段也是合情合理的."

"誰拜你為師了,老不羞,我爺爺那麼厲害……"

王駝子不以為意,笑道:"這麼跟你解釋吧,此物為'陰陽頂’,有陰陽兩根,金器聚陽,骨器聚陰--如果我沒有猜錯,在此屋的梁上還有一根陽頂.這是茅山常見的一種布煞的方法."

"這天地之間,凡事皆有陰陽形成,陽氣三十六循環,成為三十六天罡.陰氣七十二循環,稱為七十二地煞.所謂孤陽不生,孤陰不長,陰陽循環,才能夠保家宅平安."

"那這個陰陽頂有什麼用呢?"魏甯來了興趣,插口道.

"在風水中,講究'陰眼’與'陽眼’.我剛才帶你看見的便是這座家宅的陰眼之所在.有人在那下了陰頂,阻止了這屋子中的陰陽循環,也就是對這屋子里面的人布了煞局.這屋子里的人不出事才怪呢?"

"那照你這麼說來,這母子是被人害死的?"

"當然這也不能完全這麼說,陰陽頂雖然厲害,但並不能致人于死,但是,如果是用尸油浸過的,又另當別論了."

"這郭翠是被人害死的不假,但是,陰陽頂雖能害人,但是只能慢慢吸收這屋中的陽氣,使人慢慢生病,慢慢地拖死,郭翠是上吊死的,顯然不是陰陽頂害死的--但是卻的確是死于他人之手!"

"怎麼說?"

"你剛才看見郭翠那雙鞋了嗎?"

"嗯."

"有什麼不同?"

魏甯仔細看了看,但是沒有看出任何端倪,搖了搖頭.

"仔細看看她的鞋帶有什麼不同."

魏甯又仔細看了看,還是搖了搖頭.

王駝子不賣關子了:"一般人如果是自己綁鞋帶的話,最後必然是左邊的那根繩子在最上面,而郭翠卻是右邊的那根繩子在上面."

"是真的耶!"魏甯仔細看了看,奇道:"這也是茅山術嗎?"

王駝子沒好氣地看了魏甯一眼,道:"這是常識."

王駝子接著道:"所以,我剛才特別注意了,從郭翠死後,沒有人動過郭翠的鞋子,所以,我可以判定,郭翠的鞋帶是別人幫她系的.甚至可以推測,郭翠是被人殺死的,然後那人幫她穿上鞋,再掛在梁上造成自殺的假象."

魏甯點了點頭,開始對這個其貌不揚的王駝子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