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鬼借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張野忽然臉色有些不自然了,張父急忙罵道:"平時就你小子屎尿多,現在到了關鍵時候,讓你撒泡尿你就沒有了?你想把我們都害死在這里你才肯罷休是吧."

"不是這樣的,"張野神色越來越不自然,但是卻沒有剛才斗地狼時的霸氣,仿佛一個做錯事情的小孩子般有些局促不安.

"操,你給老子快點尿啊."張父見張野仍不動手解褲子,急道:"都是大老爺們,你害羞個鳥啊."

"不是,不,不是,我是怕,我是怕,我的沒有作用."張野聲音小得幾乎只有自己聽見.

"什麼?我沒有聽見."

"我的沒有作用!"張野豁出去了.

"什麼不起作用,"張父罵道,"媽的,你存心害死你爹還是."

"什麼!"張父終于開竅了,聲音頓時提高了八度,"你他媽什麼時候……"說完順手抓住身邊的一塊石頭,向張野砸去.

"你他媽,什麼時候,和誰……"張父氣得渾身顫抖,指著張野罵道:

"你他媽才多大,轉過年才18歲,你……和誰,是不是那個一年四季把兩條胳膊露在外面,走路不好好走,就會扭屁股的那個女的."

"人家有名有姓的,再說,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反對封建家長制度,提倡婚姻自由,懂嗎?婚姻自由!你怎麼這麼老土."張野索性豁出去了,身子向前一挺.

"老子老土,老子只要還沒有進土,就輪不到你小子胡來."張父罵道.

"好了,你們兩個都給我消停點,現在什麼時候了,有什麼事情回家再說--現在誰有童子尿."

被張老四一吼,張野父子都冷靜下來了,張家三父子的目光都移到了正在悠悠轉醒的魏甯身上.

"這小子是童子雞嗎?現在的小孩都說不准."張野嘟囔了一句.張父瞪了他一眼.

"怎麼都看著我?"魏甯不明就里地看著張老四.

"童子雞,撒泡尿!"張野退到魏甯處,將手中的刀遞過去.

魏甯依然不明就里.

"快,不然我們都得死.你爺爺第一個死."張野一把扯下魏甯褲子.

"快."這個時候,張老四也懶得解釋,連忙催道.

那邊,紅煞暫時似乎沒有動作,地狼也在虎視眈眈看著這邊,而那個怪人居然盤腿坐在一個墳頭上,好像睡著了.

魏甯望了一眼爺爺,爺爺點頭以示鼓勵.

魏甯憋足了勁,可是剛有點尿意,卻被張野的催促聲嚇進去了,小臉漲得通紅,好不容易,滴出幾滴.

"夠了."張野雙目放光,用手在刀身上一抹,"好東西啊!謝謝了,小雞雞."說完用手在魏甯的小雞雞上齷齪地握了一把.

魏甯嚇得連忙將褲子穿上.

張野拿著刀迎風揮舞,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但是缺了的兩顆門牙讓他的英雄氣概大打折扣.

"狗東西,今天老子要割下你那東西泡酒喝."張野大喝一聲,地狼顯然被激怒了,狂吠一聲,向張野撲去.

"嘿……"

張野側身閃過,雙手將刀掠起,劃過地狼的肚皮,一道惡臭的黑液濺出.地狼顯然想不到張野的寶刀受過了"加持",雙眼一翻,不甘心地悶哼一聲,就此死去.

"嘿嘿,"張野顯得有些興奮,"不過如此嘛!"走到了地狼身邊,尖叫道:"哇哇哇,好東西,好東西,這麼大."說完用手將那東西割了下來,贊道:"大補的啊."

"吃了那東西,我保證你三年那東西都硬不起來."除去身上最後一只三尸蟲的魏求喜沒好氣地說道.

"哦,那就不要了."張野將那東西扔掉,拿著刀走了回來.

魏求喜站了起來,他一直很奇怪為什麼剛才紅煞一直沒有進攻,讓他從容地除去身上的三尸蟲,只見紅煞雙目微閉,原本破去的腦袋居然已經長好了,臉上的五官也漸漸變得正常,皮膚也變成正常人膚色,全身仿佛蛻皮般煥然一新,身材隱隱現出一個女性的特征.

而另外一具--我們可憐的楊縣長,尸身卻是慢慢腐爛,五官也變得模糊不清,原本在紅煞身上的三尸蟲也紛紛爬到他身上了.

怪人猶如入定般,對外界不聞不問.

"現在幾點了?"魏求喜忽然問道.

"快子時了."張老四就著月光看了一下懷表.

"不好."魏求喜急道:"快,都去那個墳頭上."說完跑向魏甯所在的墳頭.

"怎麼了?"

魏求喜掏出一張辰州符,點燃,將紙灰吃掉,身上燒傷似乎好了很多,魏甯看著爺爺渾身是傷,急得差點哭了起來,他哪里知道,魏求喜將唯一一張驅鬼符用給自己了,不然如何要受這等火燒之苦.

魏求喜安慰了一下魏甯,向眾人解釋道:"那人在做鬼借尸之法."

"什麼鬼借尸?"張老四爺孫三人顯然摸不清頭緒.

魏求喜拿出裝辰砂的袋子,在墳頭上細細地撒上,忽道:"你們說人死的時候,最後一口氣,是吸氣呢,還是吐氣."

"這個誰知道!"張野顯然被魏求喜沒來由的提問問住了,撓了撓頭.

"是吐氣吧,吸氣的話,費力."張老四回答.

"的確是吐氣,"魏求喜點了點頭,"這也是人一生中最精華最精華的一口生氣.我們趕尸的秘訣就在這,用辰砂在人將死吐氣之前封住七竅,讓他無法將最後一口生氣吐出,從而依靠這口生氣,輔以我門秘傳法術,讓死人可以像活人一般動起來."

"哦,"張家人第一次聽到趕尸秘法,臉上大有原來如此之色.

魏求喜又道:"你們可知道養尸地之說?"

張老四乃是倒斗的人物,當然知道:"聽說是一種邪寒之地,如果在那里葬人,可以使人靈魂不安,變成僵尸,有的還會波及後人."

魏求喜點頭道:"在我們辰州趕尸一脈,有一種邪術叫做'養尸’,即將人葬于養尸地中,煉成僵尸,便可以用來指示僵尸害人.但養尸地可遇不可求,人們為了養尸,便退而求其次,用黑貓,雞血等物在濕冷的地方養尸,但是養出來的僵尸不甚厲害,有的甚至見光死."

"哦,我知道了,這個人定然是在養尸,那具僵尸也是他養出來的怪物."張野道.

"唉……"魏求喜歎了口氣,"如果他單單是養尸,定然是養尸報仇,我想他報了仇,自然會讓僵尸入土為安,為禍不大,我也懶得去管.但是我沒有想到,他心居然如此歹毒,要煉出旱魃!"

"什麼是旱魃?"

"僵尸可分為六級:一是'白凶’,尸體入養尸地後,一月後渾身開始長茸茸白毛,這類僵尸行動遲緩,非常容易對付,極怕陽光,也怕火怕水怕雞怕狗更怕人;二是'黑僵’,白僵若飽食牛羊精血,數年後渾身脫去白毛,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幾寸長的黑毛,此時仍怕陽光和烈火,行動也較緩慢,但開始不怕雞狗,一般來說黑僵見人會回避,也不敢直接和人厮打,往往在人睡夢中才吸食人血;再就是紅煞,他們已經可以直接吸食人的精魄,紅煞修煉了千年,躲過天雷地火之劫難,便可成為旱魃,旱魃有了思想,而且如果願意,輕而易舉地就可以使一州一縣赤地千里,滴水無存."

張野吐了吐舌頭道:"這麼厲害."

"而鬼借尸則又是養尸一道中最最邪門之術,它是利用紅煞吸食喜神胸中最後一口生氣,從而可以發生質變,直接由紅煞躍至接受天雷地火之劫時期,如果躲過了天雷地火,那麼紅煞便會成為千年難遇的旱魃,到時候,別說官莊鎮,就是整個沅陵恐怕也會遭遇千年難遇的大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