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喜神失蹤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甯兒,我們走."魏求喜不再多做解釋,帶著孫子急急忙忙離開了"趕尸客棧".

魏求喜帶著甯兒出門卻並不急著去尋找喜神,反而在"趕尸客棧"的一個角落停住了.

魏甯不解地問道:"爺爺,我們不是要去找喜神嗎,怎麼不走了?"

魏求喜微微一笑:"喜神,我們就在這里等,它就會來的."

"什麼?"魏甯不解地問道.

"唉,"魏求喜歎了口氣,道:"孩子,你長大後就會知道,有的時候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心啊!"

魏甯年紀小,哪里懂得魏求喜的言下之意,見爺爺不再說話,也乖巧地沒有再追問下去.不一會,趕尸客棧的門開了,張老四神色慌張地探出頭來,魏求喜爺孫趕緊藏好,張老四見四周沒有人,便又進去,過了一會,張老四和兩個抬著棺材的陌生人走了出來.

"我果然沒有猜錯."魏求喜自言自語道.

等三人抬棺出門,魏求喜和魏甯才好整以暇地出來,魏求喜似笑非笑地看著張老四道:"我不是讓你在家等著,你這是要干嗎去呢?"

張老四見魏求喜並沒有走遠,知道自己的"好事"大概已經被魏求喜識破,神色有些不自然,干咳了一聲道:"嗯,魏師父不是去尋找喜神了嗎?怎麼還不去,再過會太陽下山,就更加難以尋找了."

魏求喜冷笑道:"我若是真的相信了你的話,恐怕這輩子都找不到喜神了."

張老四皮笑肉不笑地說:"魏師父哪里的話,我們爺孫三人這不是有點急事,趕著出門."

抬棺的兩人前面一人40來歲,面相老實,是個標准的莊稼漢,後面的是一個稍年輕的後生,三人長得有些像,大約是祖孫三代吧.

魏求喜揚了揚眉毛,道:"你棺材里面裝的是什麼?"

張老四道:"還能有什麼,昨天鎮上死人,我們今天幫著抬棺下葬,魏師父麻煩讓讓,誤了下葬時辰就不好了."

魏求喜道:"能讓我看看嗎?"

張老四聽說魏求喜要開棺驗尸,神色有些緊張,道:"這個恐怕不好吧,人都已經死了,就不要再吵到他了."

魏求喜森然道:"恐怕里面裝的不是別人,而是我帶來的喜神吧."

張老四道:"怎麼可能,魏師父真會開玩笑."

魏求喜歎了口氣,說道:"你知道你們哪里露餡了嗎?"

"你們雖然也是准備充分,無論是我們師父的切口還是接喜神的規矩,你們都模仿的一點不差,足可以假亂真.但是卻在一個小小的細節上出了點問題……"

"不可能,我們足足學了三天."後面抬棺的年輕後生沉不住氣,插口說.

張老四心一沉,知道自己算是徹底地暴露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不是這喜神客棧的主人,甚至不是沅陵人,應該是長沙或者益陽那邊的."

"我奶奶是沅陵人,我們從小就說沅陵話,你不可能聽出來!"年輕後生以為是在語言上露出了馬腳,連忙辯解.

魏求喜點點頭說:"你們的語言確實和本地人一樣,但是你們卻忘記了我們這行的一個忌諱,那就是,所有的趕腳先生或者是喜神客棧的老板,從來沒有一個人姓張,更不會收張姓的弟子."

"為什麼?"張老四問道.

"呵呵,你應該知道江西那邊的姓什麼吧,我辰州一脈與茅山一脈自古便是冤家對頭,怎麼可能有門下弟子姓張呢."魏求喜口中所說的江西那邊自然是江西龍虎山上的那位張天師了.

魏求喜接著道:"原本我也很迷惑,因為這幾十年來,我辰州一脈早已經名存實亡,有個姓張的做喜神客棧的老板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但是,我迎了一輩子的喜神,從來沒有遇見過喜神走煞,昨晚喜神走煞的時候,我發現他後門的符咒被人撕掉了,當時除了我,你和甯兒外,並沒有第四個人在場,除了你還有誰."

"我當時也是一時興起,想看看傳了幾百年的趕尸到底是不是確有其事,沒有想到會引起它走煞."

魏甯插話道:"原來當時害我差點被喜神弄死的人就是你."

這時,一直沒有插嘴的中年人說話了:"爹,跟他費什麼話,我們三人還害怕這一個老不死的和一個小孩子嗎,早點回去,喜翠還等著給她買金耳環呢."

魏求喜歎了口氣,道:"我猜的沒有錯,你們果然是為了這具尸體."

年輕後生道:"不錯,是又怎麼了,老子還要定了,識相的快點滾,老子今天心情好,懶得跟你廢話."

魏求喜道:"我知道你們是求財,但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們趕腳的有趕腳的規矩,你們發丘(發丘:發,發掘.丘,墳墓.)也應該有發丘的規矩,什麼時候開始轉行做這類勒人尸索人錢財的下作事情."

"嘿嘿,是又怎麼了,我們現在生意不好做,早不盜墓了,什麼來錢快,我們就做什麼."後生道.

魏求喜厲聲道:"你們這是作踐死人,知道嗎!"

"嘿嘿,是又怎麼樣?你們又好到哪里去?帶著尸體走街串巷,裝神弄鬼的,不是一樣的騙錢,不如這樣,我們合伙,從楊縣長家屬那里搞點錢,到時候分點給你,比你這背著尸體從常德走到沅陵強."

"我們是靠祖宗留下來的技藝吃飯的,不偷不搶,行得正站得直."

"得了吧,"年輕後生吊兒郎當地道:"還真把自己當二五六萬啊,鬼曉得你們用的什麼,騙騙小孩子還行,又是詐尸,又是趕尸的,你當老子白癡啊,還真會相信世界上有鬼啊."

魏求喜歎了口氣道:"沒看見不代表沒有,你還小,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

"跟他費什麼話啊,"中年人有些不耐煩了,"我們走,看他怎麼辦,難不成還真敢報官."說著就要起棺.

"把棺材放下,你們知道你們在做什麼嗎?如果喜神一走煞,我們都別想活."

年輕後生道:"你就別嚇人了,老子又不是嚇大的,老子從小便在墳山里頭轉悠長大的,啥樣子的尸體沒有見過."

這話倒是不假,他們祖孫三人乃是益陽有名的盜墓團隊,見過的尸體確實不少.

魏求喜知道這三人肯定不信,急道:"你們,你們碰過喜神了嗎?"

後生得意揚揚地道:"老子不僅僅碰過,老子還在他身上撒尿了,什麼狗屁縣長,死前能夠掌管上萬人的性命,但是現在還不是要喝老子的尿.

讓他這個縣長有命貪沒命享,他沒死的時候貪了那麼多,我們這是劫富濟貧,為民除害."

魏求喜跺腳道:"這就糟了,喜神剛走完煞,與生氣接觸,會產生尸毒的,你們看看自己的手臂,有沒有什麼變化?"

張老四見過魏求喜施法,所以與自己兒子和孫子的完全不信不同,且年輕時倒斗(倒斗:指盜墓.過去的墓的形狀類似于金字塔型,就是斗的樣子.所以倒斗就是說把這個墓給"翻開".)也遇見了一些無法解釋的現象,對趕尸也是半信半疑,當他挽起手臂之後才發現手肘上不知什麼時候長了一塊大白斑,按上去卻不癢不疼,只是微微有些臭.再看看其他二人,在同樣的地方都長了同樣的白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