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串聯戰斗部
看到趙普沉吟了起來,眾人心里都咯噔一下,特別是所長蔡自遠,心里更是七上八下,這款導彈是兩年前開始研制的,作戰指標也是按照當時的防護標准制定的,可眼下的情勢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I國現在部署到沖突地區的完全是剛面世的新坦克,更要命的是這款坦克的很多性能目前還不清楚,特別是防護裝甲的種類和防護裝甲厚度幾乎是一無所知.

要是不能順利擊潰I國的坦克,那這款導彈的意義何在?一出生就落伍,這不是在打自己的臉嗎?這不等于說研發這款導彈的人都是笨蛋嗎?想到這個問題,蔡自遠的心情再次沉重起來,難道注定491所要成為大家的笑柄嗎?

"小趙,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蔡自遠終于忍不住問了一句.

"解決這個問題並不是什麼難事,戰斗部效率低咱們可以改嘛."趙普說道,"我們可以采用串聯戰斗部,這也是一個比較容易實現的方法."趙普答道.

趙普這麼一說,蔡自遠為難了,"可是串聯戰斗部咱們國家剛剛開始研制,目前還沒有什麼像樣的成果呢,更別說是能形成戰斗力的成品了,咱們怎麼用啊?"

經蔡自遠這麼一說,趙普才知道是自己大意了,反應裝甲是八二年以色列在入侵黎巴嫩的時候采用的一種坦克防護技術,後來這項技術傳入蘇聯而得到完善,至于應對這項技術的串聯戰斗部技術,那是幾年後才出現的方法,至于這項技術傳入華國,那只是前不久的事情.目前在國內,把這項技術研究的最好的,也只是停留在理論上和實驗室中,離實戰差的太遠了.

當眾人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剛燃起的希望之火又被澆滅了,落後真是被動啊,要是國防工業發達了,只要輕松的牽著對方的鼻子走就行了,哪兒用得著這麼處處掣肘?

就在大家都一籌莫展的時候,趙普笑嘻嘻的說了一句,"要是我能解決串聯戰斗部的問題呢?"

此話一出,無異于在干旱的莊家地里下了一場及時雨,大家的希望再度燃起.不過很快也有人產生了質疑,"串聯戰斗部可是個新技術,就是專攻戰斗部的231所目前也沒有完全吃透這個技術,你怎麼可能會呢?"

"就是啊,你不是長于制導嗎?怎麼知道戰斗部技術呢?還是最先進的戰斗部技術?"

"興許也就是聽說過而已吧,再厲害也不能什麼都懂啊……"

趙普也不多解釋什麼,只是說了一句,"串聯戰斗部的最大難點在于控制好前一個戰斗部和後一個戰斗部的起爆時間間隔,時間太短反應裝甲的作用還沒有消失,時間太長彈體已經被反應裝甲的爆炸力吹偏,也會失去最佳炸高,至于其他的,和單戰斗部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而這個起爆時間的控制,無非就是一個電路,算不上什麼難事."

安靜,絕對的安靜,大家誰也不敢說話了,都在咽口水,整個國內都沒有突破的技術難題,被他說成'算不上什麼難事’,好家伙,這個牛吹的,吹的也太大了,國外探索了好幾年才摸索出門道,國內目前還是艱難摸索,他卻說的跟喝涼水一樣容易,這不是吹牛又是什麼?甚至連蔡自遠都被震撼了,萬一魏文勇真的把這個任務給交代下來了,可怎麼辦哪?這不是找著難堪嗎?再說一般的導彈設計單位是不自己設計戰斗部的,只需要把所需的性能和尺寸計算出來交給其他單位研制即可.其實他們哪里知道,國內國外探索了幾十年的成果已經存在于趙普的腦子里了.

果然,蔡自遠最怕的事情出現了,魏文勇要把這個任務交到491所頭上.趙普更是氣人,只淡淡的說了一句,"我一會就去弄一下."

你一會就去弄一下?你當是和泥玩呢?事到如今,這個擔子可一點都不比重新研制一款導彈容易.蔡自遠要哭了,這個後生,這下可是把我給坑了.

這時魏文勇身邊的一個少將開口了,"你真能設計出這樣的戰斗部嗎?你要知道你這一句話的影響力可是很大的,你要是真能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前線的希望可就全寄托在你身上了!"

趙普轉了轉手里的鋼筆,"其實這就是設計一組新型引信的問題,說白了就是設計控制起爆時間的電路,不算事."

又要設計一組新型引信?蔡自遠真的要哭了,這小子怎麼越來事越多啊?事要是再多全所都要搭上了.

趙普看眾人都是疑惑的眼神,也只能走到會議室一端的活動黑板那把串聯戰斗部的原理給詳細的講解了一遍.

這一遍講完,會議室里幾乎靜的連呼吸的聲音都沒了,眾人都在腦子里發問號,這小子真的是二十多歲嗎?我要是學這麼多東西,恐怕得二百歲才行吧?連蔡自遠都被震撼住了,看起來這小子是真會啊,幸虧我就要退休了,不然我這個所長的位子豈不是要被他擠掉?

這時那個少將又問了一句,"你所說的這個時間,你真能控制好嗎?"

我能控制好嗎?開玩笑呢?比這更精確的時間老子也控制過好不?終于,趙普作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控制到一微秒興許有困難,不過控制到一毫秒以內總是沒問題的."

靜,又是絕對的安靜,控制到一毫秒以內,這可是目前航天級的時間控制精度,衛星的星箭分離和變軌點火也只是到了這個時間精度而已吧?

也不知道安靜了多久,之前那個說話的少將興奮的站了起來,"那你就趕緊畫圖吧,趕緊畫圖趕緊生產,我還等著用呢!"

這里坐的有一個是專攻戰斗部的老技術員,聽完趙普的話也興奮的說道,"對,趕緊畫圖,畫了圖我們趕緊學習一下,哦對了,你能不能寫個說明書出來,我好帶著我們組的人一塊學……"

此言一出,眾人都笑了起來,這個老家伙也太心急了,也太心貪了吧?人家氣都沒喘一口呢你就要讓人家給你寫學習教材?怎麼著也得等人家申報了獎項吧?

沒想到趙普只簡單的答了一個字,"好."

聽完趙普說這個好字,下至技術人員上到魏文勇都無話可說了,什麼叫心胸?什麼叫品格?什麼叫思想境界?這就是!活脫脫的榜樣啊!

此時倒是蔡自遠沒那麼激動,只是跟趙普說了一句,"你再給我畫一個圖我看一看."

趙普納悶了,所有需要的圖剛才不都畫過了嗎,怎麼還讓我畫?難道所長剛才走神了?原來所長也會走神啊,不容易哦.

趙普在紙上畫了一個圖遞給蔡自遠之後,蔡自遠的眉頭很快鎖了起來,"小趙,這里面有一個大問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