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豬一般的理論
剛從那個妖嬈的身影上回過神來,趙普就聽到了一個爽朗的笑聲,"你這伙子人不大鬼大呀."

趙普抬頭一看,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清瘦的身體,精干的短發,一臉的病容卻掩飾不住精神的矍鑠.尤其是那一雙眼睛,透著果斷和堅毅,讓人看了就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種尊重來.

見他在笑意吟吟的看著自己,趙普作出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道,"我冤枉啊,我什麼也沒干她就我是流氓."

"你是什麼都沒干,可是比干什麼都有效果……"這人著話鋒一轉,"我能坐下來嗎?"

趙普趕緊往一邊欠了欠身,"來來來,快請坐."

這人旁邊一個年輕人伸手出扶他,"首長,來,您慢."

首長?難不成這家伙還是個領導?趙普心里這麼琢磨著,便又忍不住看了兩眼這人,好像氣質是挺特別的.

這時趙麗也乖巧的把早飯給趙普端了過來,雖然在491所已經吃過一頓,可感覺起來食堂的飯就是沒有家人做的飯香.聽著醫院的早間新聞廣播,吃著豐盛的早飯,呼吸著新鮮的空氣,還能看著醫院里的護士,趙普感覺人生怎麼就這麼美好呢?

正當趙普沉浸在這種美好的生活之中盡情的享受時,廣播里播送的一條新聞引起了他的注意,女主持人以鏗鏘有力的聲音播送道,"對于v國在我南海地區的挑釁行為,我方予以強烈譴責,對于這種無視國際法的侵略行徑,我們將會進行堅決的打擊,陽明島自古以來便是我國的神聖領土……"

陽明島?趙普聽完一愣,陽明島及附近海島的爭端不是發生在兩年前嗎?怎麼在這個平行國度里陽明島附近海域至今還在有爭端和摩擦?

正當趙普琢磨著摩擦爭端的可能緣由時,接著播送出來的內容讓趙普意識到事情遠非他想的那麼簡單,"……對于v國在南部海域擊沉我國艦艇的事件,……"

趙普明白過來了,這個事件並非是一個單純的爭端,v國悍然擊沉了我方艦艇,哪怕擊沉的只是一艘巡邏艇,這事件也足以構成宣戰.

v國何以如此明目張膽?恰又趕在西南邊陲局勢萬分緊張的時候?很明顯是背後有勢力在暗中支持慫恿.看來當今的周邊局勢確實複雜的緊啊!趙普默默歎了一口氣.

仔細聽完了這段廣播,趙普憤憤的做了一個決定,得趕快去工作,要是自己這一腦子的知識不用出來,那可真就是浪費了.

南部海區這事肯定不算完,報複性行動應該很快就會展開,對方這次雖然占了先機,最終肯定討不到好.可問題是梁子從此就結下了,南部海區以後恐怕再沒有太平日子.在這個時代,海軍空軍力量還不夠強大,空軍更是短腿,戰斗機的作戰半徑都覆蓋不到沖突區域.雖然海軍和空軍的這個短板終究是要補上的,可發展軍艦和戰斗機的周期太長了,根本不可能在段時間內形成戰斗力,想要破解這個困局,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依靠導彈,對,必須依靠大射程反艦導彈.看來,研發遠程反艦導彈和對海真的是勢在必行了!

前前後後想了半天,趙普終于做了一個決定,要去二院工作,航天工業第二設計研究院專注于導彈設計,憑自己這一身的知識,去那是見效最快的,應該也是效果最好的,要想真正促進國防工業的快速進步,必須依托二院優勢加速導彈研發,同時促進精確制導常規兵器的研制,打造無縫火力覆蓋的新型作戰體系!

打定了主意,趙普發現問題來了,這個青黃不接的季節,怎麼去找工作呀?畢業分配的時間早就過去了,現在要去找工作的話人家會不會認為自己腦子有問題呀?看來還是要好好想個辦法才是.

想來想去,還是毛遂自薦比較好,況且除了這個辦法也沒有其他的辦法,自己在這里兩眼一抹黑,總不會有人推薦自己吧?想到這里,趙普對趙麗道,"去給我拿一個本子,再拿根筆過來."

對于大哥的吩咐,趙麗從來都是言聽計從,聽趙普完,兔子一樣的蹦跳著走了.趙普又看了一眼旁邊這位被稱為首長的人,發現這家伙竟然正拿著一本導彈致勝論在看的津津有味,我擦?這里還有和我一樣對導彈感興趣的人?

趙普頓時來了興趣,激動的跟這個人攀談起來,"您是軍人?"

這人微微一笑,"算是吧."

算是吧?我擦,這算個什麼話呀,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還算是.

"那您不是軍人?"趙普又問了一句.

這人又是微微一笑,什麼也沒,倒是他身邊那位年輕人不樂意了,一臉敵意的盯著趙普了一句,"不該你打聽的不要亂打聽."

趙普心里這個氣啊,心你跟老子裝什麼逼啊,老子一天能畫出一套彈道導彈的設計圖來,從燃料到電路一都不帶少的,還特麼不該打聽的別打聽.只是看他年輕,趙普也沒跟他多置氣,再人家有可能從事的是敏感行業,不方便出自己的具體職業吧.不過出于好心,趙普還是提醒了他一句,"這個理論稍微看看就行了,千萬別當真嘍,里面有很多邏輯誤導,很容易把人帶入歧途."

這人眼神中頓時有了一絲異樣的神采,正欲張口什麼呢,他身邊站著的那個年輕人又插上話了,"不懂不要亂話,這可是我們首長好不容易才搞到的經典作戰理論,怎麼可能有問題呢,一個毛孩子,好好養你的病就是了,操什麼閑心啊."

我草泥馬啊!趙普心里頓時郁悶到了極致,怎麼看這個年輕人心里都有些不爽,拍你領導的馬屁不是不可以,可是拍成你這樣就令人發指了.狠狠瞪了這個年輕人一眼後,趙普哼了一聲,"無知的人總是意識不到自己的無知,豬一般的理論也能成經典,切!"

"你什麼?"原本安心的這人終于不淡定了.

"我什麼關你什麼事嗎,不該打聽的不要亂打聽!"趙普把這句熟悉的話又給還了回去.

"這可是國外的著名軍事論著,你竟然成豬一樣的理論,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這人急了.

"切,一個漏洞百出的理論,也敢是著名論著,無知!"完之後作出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失望神色轉過了頭去.這人頓時覺得肚子里生出了一大堆不完的憋屈,這是什麼意思?這就不屑于跟我交流唄?好歹我也是首長啊,看的也是發達國家的作戰理論,真就那麼不入流嗎?你子下了個定論都懶得理會我了.看到趙普那一副高冷的樣子,這人恨不得一把把趙普給拽過來.

這時趙麗正好把趙普要的本子和筆拿過來了,趙普接過紙筆,再不多看身邊這人一眼,便低下頭來開始認真的畫起了圖.

ps:對不起兄弟們,這一章來的太晚了,從昨天開始出差做實驗,苦逼成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