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握手言歡
頓了半晌,高經緯才了一句,"你是對的,我們設計的方案,確實有問題."

"那還需要我給你什麼法嗎?"趙普十分嘚瑟的問道.

高經緯汗顏,"這個,不用了……"

"那你是不是該給紅星廠一個法了?"趙普一副痛打落水狗的架勢繼續問道.

"給紅星廠什麼法?"高經緯糊塗起來.

"你們拖著別人的貨款不給,還動不動要跟人家退貨,算是怎麼回事?你們這種行為,那跟耍賴皮有什麼區別?你家里人就沒有教過你嗎,耍賴皮不是個好習慣……"趙普一副長者模樣的開始開導高經緯.

高經緯聞言立即拍了胸脯,"既然能證明陀螺儀沒有問題,又有了解決方案,那沒什麼的,明天就讓財務上結清貨款.在這里我要向你道歉,剛才我的話的太重了,不過你也別怪我,所謂請將不如激將,我也是想讓你露一手,所以……"

我的天,合著高經緯也是個老油條,心眼比蜂窩煤都多!趙普頓時感覺到了一個高手如林的環境中,甚至有一種被人算計了的感覺,不行,必須扳回一局!趙普心里想道.

"高廠長,您是一個話算話響當當的男人嗎?"趙普忽然問了一句.

"那在自然,我高某人言出如山."高經緯著作出了一副凜然之態.

"那就好,既然這樣咱們就履行之前的賭約吧,我現在去給您找東西."趙普一副無比認真的樣子道.

"去找什麼東西?"高經緯忽然警覺了起來,這個趙普,腦子那麼聰明,我剛才話又那麼重,他不會是想算計我吧?

"我去給你找毛筆,按照咱們的約定,你需要在身上寫出我是豬三個字……哎,您干嘛這麼看著我?不要跟我這麼客氣,我這個人一向最樂于助人了,您等著,我一會就給您找來啊!哦,對了,閑著挺無聊的,您就先打著臉嘛,還有一百個嘴巴子呢,您先打著,我一會回來了給您喊加油啊!哎,您干嘛又這麼看著我?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對于體育賽事一向是比較熱衷的,喊個加油什麼的,都是應當的."

原永亮聽的渾身惡汗,這個趙工,思維果然牛的一塌糊塗,打臉也是體育賽事嗎?要是體育賽事那是不是還應該有男子單打,男子雙打,男女混打……原永亮越想越覺得趙普的心眼不是一般的壞,還喊加油,你當打臉是踢球呢?

"好了,高廠長您先慢慢打著,不要著急,慢慢來,穩住勁,我去給您找毛筆去了啊!"

趙普是給他找毛筆,其實也不會真的去找毛筆,他自己心里清楚的很,要真是拿來了筆墨的話高經緯的臉上肯定掛不住,不定還會記恨上他.走出房間,趙普徑直到了廁所長長的放了次水.

從廁所回來時,高經緯和韋嘯幾個人正有有笑,趙普吃驚的問了一句,"高廠長已經打完了?"

高經緯頓時啞口,要是實話實沒打的話,這個趙怕是會追著不放,萬一到時候他,你打吧,我給你打拍子,那可怎麼辦?想了半天終于擠出了一句,"已經打完了."

趙普作出一副吃驚又崇拜的誇張表情看著高經緯,"厲害厲害,這麼快就打完了,牛!不愧是職業選手."

眾人聽完幾乎要倒,還職業選手?這世界上有以打臉為職業的嗎?

看著高經緯那個糾結的表情,趙普深情的伸出手要和高經緯握手,"高廠長,實話,我很崇拜您."

高經緯心算你子有良心,總算給我挽回面子,于是也客氣了起來,"哪里哪里,我也就是在這行干的時間長了而已."

"不不,高廠長,我真的很崇拜您,您是我們年輕一代人的榜樣,是我們年輕一代人的楷模,您這臉打了一百下竟然連個印都沒有,這個厚度,太讓人羨慕了,高廠長,您是怎麼練到這麼厚的,能傳授一下經驗嗎?"

高經緯受不了了,原來你的是這個?想到自己剛才的'干這行時間長了’的話,高經緯頓時覺得在有些方面確實跟趙普有差距.

看高經緯也是個老實人,趙普也不忍心奚落他時間太長,報了之前的一箭之仇也就算了,沒必要讓他自尊受傷.高經緯也知道趙普技術絕對一流,有意和他結交,對趙普所的話也就當了個玩笑,二人很快找了個技術話題把先前的話題給蓋了過去.

就在倆人談著話的時候,高經緯忽然問了一句,"剛才你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叫趙普啊."

"我的天哪,是不是叫趙普這個名字的都這麼聰明絕啊?"高經緯道,"我們所里也有一個叫趙普的,那個聰明勁,全所無人能及,懂裝藥,又懂火炮,簡直是個全才啊,有機會介紹給你們認識,你們年輕人在一起肯定有很多共同話題……"

高經緯滔滔不絕的當這自己的面拍馬屁,趙普來了一句,"您不用給我介紹了,我照鏡子的時候就可以見到他了."

"你……"高經緯呆了,"你什麼意思?你是你就是那個趙普?"

"難道不行嗎?"趙普問道.

"這麼,你……你還懂陀螺儀?我的天,你到底懂多少東西啊?"高經緯驚詫的問道.

"沒多少,夠用."趙普謙虛的.

"對了趙,你什麼時候回去上班哪?我和老鄒昨天還一起商量了你的事,無論你什麼時候回,我讓全所的人列隊迎接你,再給你開個大大的慶功會……"

趙普沒接他的話,"這個以後再吧,不過如果你願意的話,還是先弄清楚我是怎麼離開的,看到害我的人還活蹦亂跳的繼續害人,我心里不爽,至于是誰,我就不名了,免得有挑撥之嫌,我想知道這件事的人並不在少數,您可以自己回去調查,這件事如果高所長辦好了,以後4所有什麼事我還是會仗義出手的."

聽趙普話的語氣不對,高經緯連忙了一句,"趙你不要急,我現在就回去調查這件事,你放心,咱們4所決不能讓好心人心寒,無論是誰,只要插到,一律從重處理!"高經緯完,直接提起自己的包離開了.

高經緯所的話錢豐一字不落的聽到了耳朵里,趙普發現他跟著高經緯離去的時候,走路都有哆嗦了.

高經緯回去之後,直接找到了鄒濤,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和今天的遭遇一並了一下,後來又分別約見了幾個人,聽取了他們的意見,終于把真相揭開了.和鄒濤商量之後,決定給錢豐調任的決定,免去錢豐的一切干部職務,調到後勤任職.這也就意味著,錢豐在4所再不可能有什麼起色了.

此時最高興並不是趙普,而是原永亮,趁著趙普喝口水的間隙一副巴結相的道,"趙工,我們現在有錢了,您的那個液浮陀螺儀的方案,是不是該賣給我們了?"

趙普沒什麼好推脫的,之前就了要把設計方案低價賣給他們,的話自然是要算數的.況且國內也確實很缺高精度陀螺儀.不過至于精度更高的半球諧振陀螺儀,激光陀螺儀,光纖陀螺儀,還有適合戰術武器上使用的微納陀螺儀和矽微陀螺儀,這是需要另建生產線,一時半會紅星廠還消化不了,趙普決定這些東西還是自己建廠生產.趙普腦子里有不少各種陀螺儀的設計圖,到時候按需生產,也算是助力國防發展了.

講好了五萬塊錢的轉讓費,約定了圖紙交割時間後,原永亮笑嘻嘻的拿出了一千塊錢遞給了趙普.

"這是什麼?"趙普問.

"這是趙工今天的顧問費."

趙普心我他娘的這是專家待遇呢,一天就是一千塊錢的顧問費,這個原永亮倒也豪爽.雖然之前好的是一萬塊錢的顧問費,可那只是一個玩笑,一天一千,著實不少了.

趙普剛在心里誇了原永亮一句,原永亮的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趙工你那個陀螺測姿態的補償方案就給我們留下來吧?"

你奶奶個腿的,趙普頓時對他失望透,就知道你老子不是個好東西,就出了一千塊錢就想讓老子把補償方法留下來?你想的也太美了!這個油膩膩的老油條,比泥鰍還滑頭!趙普一邊嘩啦啦的數著錢一邊在心里鄙視原永亮.

數完了錢趙普,"嗯,顧問費一千沒有錯,我走了啊."

原永亮急了,"哎哎,趙工,那個補償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