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故地重游
看著趙普怒目圓睜,這個身穿工裝的年輕人趕緊在一旁勸解了起來,"趙普你也別太擔心,先養好病,錢的問題我和羅軍給你想辦法,至于其他的,就等你病好了之後再從長計議吧,實在不行就回去讀個研究生什麼的,反正你底子好,考上個研究生也不算是什麼事,就算你考不上,羅軍也能讓他舅舅想辦法把你弄到491所去,總之,一切你別操心就是了."

聽了這句話,趙普心中升騰起一陣暖意,不過也感覺腦子也有卡殼,他愣是想不起來這個羅軍是誰,就連眼前的這個宋大成,趙普也不怎麼記得起來.原趙普的記憶還沒有完全恢複,有的東西能想起來有的東西想不起來,比如羅軍和宋大成就在想不起來之列.

不過這都不是趙普眼下考慮的問題,眼下的問題是趙普受不了這窩囊氣,憋屈的活著向來不是他的性格,既然這個牛凱能把自己弄下來,那自己也要重重的回敬他一次才行,來而不往非禮也嘛.

這時孫梅正催促趙剛出去借錢,不待趙剛答應,趙普就截住了他,"爸,媽,不用借錢了,這醫療費的事情我來想辦法."

孫梅滿含關愛的看了趙普一眼,"這傻孩子,你能有什麼辦法,再了,有爸媽在這呢,怎麼著也用不著你去到處跑著借錢啊,你這昏迷了一個月好不容易才醒過來,就老老實實的待在醫院里安心養傷就行,其他的什麼都不用操心."

趙普自信滿滿的笑了一下,"媽我不是要去借錢,而是要去討錢,我既然在工作單位受的傷,就應該認定是工傷,憑什麼要咱們自己付醫療費."

孫梅無奈的歎息了一聲,"可是你都被開除了,就算是工傷,人家也不認賬了呀……"

趙普嘴角一揚,露出了一個陌生的壞笑,"這只是現在的情況,至于下午是個什麼情況,嘿嘿,那就不知道了."

孫梅和趙剛也是無奈,雖然去4所討到錢的可能性很,可也是一個方法,親戚朋友們都已經借了好幾遍,就是再去借,借到的可能性也很.想來想去,孫梅就同意趙普去了.

為了穩妥,宋大成決定和趙普一起回4所,通過剛才的交談加上趙普自己的回憶,知道宋大成是自己的大學同班同學,也是自己的至交好友之一.

4所是一處坐北面南的大院落,進門是一座三層的辦公樓,往後是四排廠房,再往後面就是家屬區了,至于遠處的荒蕪土丘,那是屬于4所的試驗基地.

由宋大成帶著進了4所的大門,趙普直接問了一句各個所領導的辦公地.就宋大成所知,所長高經緯出差了,明天才回,副所長楚達和牛鵬倒是在所里,黨委書記鄒濤也在所里.

"走,去找黨委書記."趙普了一句.

"這……"宋大成犯難了,自己這是跟著去還是不跟著去啊,不跟著去趙普可能找不到地方,跟著去很明顯自己是一起去鬧事的,這樣一來自己以後還怎麼在4所立足啊?心中矛盾了一會,宋大成最終狠了狠心,跟著去!要是這事都幫不上忙,還算什麼兄弟!

來到鄒濤的辦公室,趙普招呼也沒打,直接一屁股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鄒濤都摸不著東南西北了,這是誰啊,這麼大的譜?趙普可不講這個,反正已經被開除了,現在兩個人都是對等的自由人,我憑什麼對你低聲下氣的,再了,老子只是來討回公道的,又不是來求你什麼的.

倒是宋大成,站到了趙普身邊,"鄒書記,這是咱們所的趙普,前段時間被炸傷的那個."

鄒濤拍了拍腦袋,"想起來了想起來了,當時聽傷的還挺重的,現在看起來伙子恢複的還不錯嘛."

趙普沒打算跟他多廢話,直接問了一句,"請問我的醫療費所里什麼時候給出啊?"

鄒濤露出了一個為難的表情,"這事得去問牛副所長吧,他是分管這一塊的."

這個牛副所長,宋大成已經跟趙普過了,就是牛凱的父親,聽見鄒濤這麼,趙普笑了笑,"既然這樣我想問一下,要是這個牛副所長在工作上不作為瞎作為,那是不是應該由您出面過問一下啊?"

"這是當然,所有的干部都是黨的干部嘛."鄒濤道.

"那您就把牛鵬叫過來我們對質一下吧."趙普道.

鄒濤心想這個子是哪一級領導的子弟?怎麼這麼大的架子?進門不跟我打招呼也就算了,還支使我干這干那的.可是鄒濤也從趙普的語氣里聽出了極大的不滿,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卻也能判斷出來此事必有隱情,沒辦法,他只能給牛鵬打了個電話.

牛鵬來到鄒濤辦公室先是和鄒濤客氣了一番,可是在看到趙普的一刹那,牛鵬就愣住了,"你怎麼還在所里?"

趙普翹起了二郎腿,"那你覺得我應該在哪里?"

看到鄒濤臉色難看,牛鵬便將事情猜了個七七八八,于是對鄒濤道,"鄒書記,這個人已經被我們所開除了,他怎麼還在您這?"

"開除了?"鄒濤聽了這句話立即坐直了身子,他雖分管黨務對所里的日常行政事務並不太上心,可也知道開除一個員工並不是一件好辦的事情,這是事業單位,想開除一個人程序是極其複雜的,而他對這件事卻絲毫不知情,這就很明問題了.

牛鵬似也看出了鄒濤的疑慮,連忙補充道,"他違規操作,給所里造成了重大的損失,我們開除他也是為了所里的長遠發展著想,懲前毖後,以儆效尤嘛."

"這麼我是在操作中有不當的行為嘍?"趙普問道,"那能不能請牛副所長給我指一下,我到底是哪兒操作的不當了?"

牛鵬白了他一眼,"你不用心存僥幸,事故調查組已經證實,你在實驗中操作不當,導致靜電引爆了實驗彈藥,這是事實!"

趙普鼓掌,"的好,的真好啊,靜電引爆,那我想問一句,在涉及彈藥的實際操作中,操作人員一律要配發全套的防靜電裝具,為什麼我在實驗的時候卻沒有得到防靜電服和防靜電手套?"

牛鵬的臉色頓時變了,"那是因為你剛去,所里還沒來得及為你配發."

趙普又鼓掌,"的好極了,我沒有防靜電服是因為我剛去,可是所里的危險品操作有規定,必須經過至少三個月的培訓才能上崗操作,為什麼我剛去實驗組就讓我進行操作?"

"這……"牛鵬答不上來了.

"牛副所長無話可了吧?既然這個問題牛副所長答不上來,那我就問你一個別的問題,實驗組的實驗員大部分是工兵轉業過來的技術員,為什麼我一個堂堂華國工業大學的大學畢業生要被分到實驗組去?更何況我學的還是武器發射工程,與實驗操作一都不沾邊!"

鄒濤目光立即盯向了牛鵬,"還有這種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