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第九十三章 白面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都江市區東南部有一處名為西軟信息技術職業學院的專科學校,是一所民辦大專高校,是國內一家較大的it公司旗下開辦創立的.

由于建校時間就是十年前,學校規模還算不錯,算得上是現代化.只不過開辦在這窮山惡水的地方,進來讀書的學生數量有限,學校里的十棟宿舍樓,僅僅住滿了前八棟,而後面兩棟宿舍樓有不少寢室還空著沒人居住.

西軟的學校宿舍樓與典型的大學宿舍一樣,畢竟專科學費昂貴,四人一寢,同時每兩個寢室還通過陽台有所連接,說是為了促進學生之間的交流,但是這種兩寢互通的宿舍結構弊端也是很多的.

馮高才是這里的一名大二專科生,其實像這種不是很入流的學校,從大二開始,大家基本都已經步入社會開始工作.然而馮高才一心執迷于《魔獸世界》(一款網絡游戲),每天都呆在寢室里不誤正業.

住在九棟的馮高才,自個兒寢室是住滿了人,不過自己隔壁的兄弟寢室卻是一個人沒住.不過一學年過去進入大二時,隔壁寢室搬進去了一名新生,獨自住在四人間.

然而整整一學年下來,馮高才只見過對方一次,而且是因為寢室斷網而去網吧上網到凌晨一點回寢室的時候,在路過隔壁寢室門前恰好撞見了那新生低埋著腦袋要出去.個頭一米七,長得一臉新秀.但是顯得卻沒什麼血色,在當時凌晨一點僅有過道燈照明的情形下顯得有些分詭異.

而且平日里,寢室里的幾人都說隔壁住著一個新生學霸,早出晚歸去教室看書,所以這馮高才也一直沒有在意,不過自己偶爾也會在寢室里玩游戲到很晚,但是幾乎沒有聽到過隔壁有所動靜,甚至于一學期下來,沒有見過隔壁有洗澡,洗衣服的行為.

今天也是一樣.同寢室的另外三名室友全都因為工作的事情而出去工作.只留下馮高才一個人在寢室里過著自己的宅男生活.

在自己的電腦面前和網絡上的朋友一起娛樂的同時,自己的三位寢室室友相繼發短信過來告訴馮高才今晚不回寢室.

"今晚是我的天下啦,我要奮戰到天亮!"馮高才興奮地呼喊著,右手迅速地點動著鼠標.左手指也是快速地分工操作.

時間抵達晚上七點半的時候.因為冬季的原因.天空早已被黑暗所遮蔽,而且學校的路燈形同虛設,根本沒有一點照明效果.

"距離工會會動開始還有半個小時.先去廁所噓噓一下,泡一杯咖啡奮戰到天亮吧."馮高才嫌天氣太冷,這一天都是叫的外賣,以至于現在都穿著毛茸茸的睡衣.穿上毛拖鞋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向著廁所走去.

打了兩個尿顫,顯得全身舒暢.

然而馮高才走出廁所,拿起塑料口杯准備回去沖泡咖啡備戰通宵的時候,目光投射到了隔壁漆黑的房間,陽台上的門略微的稀開了一條縫隙.

"離活動開始還早,話說隔壁這男娃子絕對不是豹子哥他們所說的什麼學霸,那晚凌晨一點跑出去,肯定是去上通宵.這人一天到晚從來沒見過其露面,衣服襪子也沒見過他洗,話說他寢室是個什麼模樣啊?"

馮高才心里突然激起了好奇心,在陽台挪動著步子慢慢朝著隔壁靠了過去.

"嗖~~"冬日的寒風不知從何處生起,直接吹拂過穿著睡衣的馮高才,寒風透過衣服傳遞至皮膚體表,使其因為寒氣入體而打了一個冷顫.

"今晚真是怪冷的."馮高才轉過頭看了看陽台外漆黑的校園,然而目光被吸引在了樓下一個明亮的路燈上.

"我們學校的路燈有這麼亮?"馮高才楚了楚自己眼睛,定睛看向那路燈之下,結果還發現一個男生站在那里,不過那男生面部帶著一張白面具.在這明亮的路燈照耀下與周圍的黑暗形成鮮明的對比.

然而,那張白面具之下雖然馮高才看不清,卻是感覺有一雙眼睛正在注視自己,一陣酥麻感瞬間襲上馮高才心里,整個人不禁退了兩步,然而在看向那路燈的時候,哪還有什麼白面具的男生.

"剛才是怎麼回事?應該是眼花了吧."馮高才本是被游戲給充滿著頭腦,現在腦中被剛才這一幕給擠掉了一半,一陣懼意襲上心頭.

不過這馮高才卻沒有斷絕自己前去隔壁寢室一探究竟的念頭,走到隔壁陽台門口後,伸出右手輕輕地推開了半掩著的塑料門,一步踏進了這漆黑的隔壁寢室.雖然平日里,僅僅與這寢室相隔的一堵牆,但是一年半以來,馮高才卻從未踏入過這寢室半步.

寢室里的電燈開關在進門口,然而在這間寢室內的進門口右側開關處掛著一面大大的鏡子.

馮高才因為剛才的事情,心里還是有些毛骨悚然,急忙挪動著步子想要快點講電燈打開.然而,當馮高才來到開關處時,不禁抬起頭看了看這一塊巨大的鏡面.

一個帶著白面具,一米七高的男生出現在鏡面中,並且正站在馮高才身邊.

"咔擦!"電燈被打開,光源照亮了整個房間.而驚慌的馮高才回過頭後,之前鏡子中的白面具男生已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媽的,今晚真是活見鬼了."馮高才大聲罵出一句髒話加上光源充足的照射,使得心中的懼意略微退散了一些.

環顧了四周寢室的情形,沒想到這大一新生男子所在的床位正好和馮高才自己的床位相隔了一堵牆.

這大冬天到了,床上依然掛著白色的蚊帳,甚至于涼席還留在上面,連一床像樣的被子都沒有.

"臥槽,這家伙,難不成懶到了這個份上.這大冬天睡涼席,不冷死他才怪.我知道了,這小伙子肯定每天都泡網吧,從不會來睡覺."馮高才暗笑一聲,似乎在因為發現了一個比自己還要墮落的學生而感到高興.

"櫃子也沒上鎖,這人這麼懶,想必這衣櫃里全是塞滿著沒有清洗的衣物,說不定都已經生黴了.反正他還沒回來,打開看看也無妨."

這馮高才似乎在從這男生身上尋找自信,心里想要看到衣櫃里一團亂糟糟髒兮兮的情景.

伸出手掌將嶄新的木制衣櫃門緩慢拉開後,待寢室內的光線照射進入黑暗的衣櫃內部,里面並沒有馮高才所想象的堆積而滿的發黴衣物,反而是十分空蕩沒有一件衣物收疊在里面.

不過在衣櫃的橫架上掛著一張張塑料制成的白面具,讓打開衣櫃門的馮高才心中一顫,不禁後退了兩步.

掛著的白面具表情各不相同,喜怒哀樂各個皆有.

"這個男生是變態嗎?難不成之前在樓下帶著面具的就是他?還是在鏡子中看到的……"想到這里馮高才感覺自己脖頸一陣微涼,轉過頭看向之前出現在鏡子中的男生所站的位置,索幸什麼也沒有.

"難不成,這家伙每晚戴著面具出去干犯罪的事情?"

馮高才此時心里盡是懼意,有些害怕那男生突然回到寢室發現自己.于是沒有再繼續好奇下去,也沒有伸出手去觸碰掛在衣櫃里的那一張張詭異的白面具,迅速關閉了寢室燈返回自己寢室而去.

"打打游戲,把今天的事忘掉就好了."

回到自己寢室傾聽著游戲之中那激昂的背景音樂後,馮高才心中的懼意慢慢被平息了下來.然而當其伸出右手去抓理應放在桌子上的咖啡口杯時,卻是發現口杯不見了.

"我靠,杯子呢?該不會是放在隔壁寢室了吧?"馮高才不禁吞了一口唾沫,仔細一回想,之前前去對面寢室的時候,是拿著杯子過去的,然而回來的時候似乎是雙手空空.

"杯子倒是沒什麼,不要就不要了.但是若是那個男生回來,肯定會懷疑有人經過他的寢室門,然而正門沒有打開的痕跡,那肯定知道是通過我們寢室有人偷偷進入他的寢室.我必須得拿回來才行,應該是放在那男子的桌子,當時打開衣櫃的時候順手放在那里了."

無奈之下,這馮高才只好再次起身,走到陽台上看著對面那漆黑陰冷的寢室,再回想起那一張張白面具,沒有了好奇心的馮高才心跳加快了一倍有余.

馮高才深呼吸一口氣以後,一鼓作氣直接步入對面那漆黑的寢室,因為目的只是拿回口杯,也就沒打算將寢室的白熾燈打開.

"杯子呢,我明明記得放在這里的?怎麼可能?"當馮高才步行至自己遺忘口杯的那張桌子時,原本應該是立著口杯的位置上,放著一張嬉笑表情的白面具,似乎在嘲笑著馮高才一般.

馮高才突然伸出自己的手臂一把抓住了那一張白面具,在接觸到面具的一瞬間,觸碰到面具的右臂開始不受控制,將白面具竟然要扣在馮高才的面上.

那本是塑料制成的白面具內部竟然由一根根毛細血管編制而成,甚至那些血管在臨近馮高才的面部時還在不停地蠕動著,惡心至極.

這時,房間的角落猛然伸出一抹黑色頭發將那白面具拖離了馮高才的手心,面具掉落在地,化為一絲絲血液滲透進入地板中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