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幽魂高中 第一章 卡農
2007年8月31日天府市第五中學音樂廳

人員:高二13班伍璿高二7班楊思芩高二3班梁燕

"哎喲,為了明天那群新生真是要把姐姐們的骨頭都給弄散架了."伍璿一邊在後台將表演的服裝換下一邊埋怨個不停.

"反正教導主任都發話了,排練一直到表演期間的作業都不用寫了,我倒是早就決定考藝體生了,我就喜歡做我自己的音樂."梁燕倒是一點也不覺得累.

"就甭提教導主任了好嗎?要不是她逼著今晚我們必須彩排這麼久,老娘現在已經回宿舍洗了澡,在我床上坐著彈奏我的小曲子聽咯."楊思芩把她最愛的木吉他收撿好後,就准備離開.

"我說兩位姐姐,你們快點呀,都已經十點咯.這音樂廳一個人都沒得,怪嚇人的."楊思芩剛從後台走出去,看到雖然打著燈光但卻一個人也沒有的觀眾席,心中升起了絲絲恐懼感.

"小芩芩,你要是害怕,就打電話給三棟的那個小帥哥來接你呀."換好衣服走出來的伍璿調侃道.

"別人是個好學生,現在在努力學習呢."

"好啦好啦,就讓姐姐們安全護送你回家吧."梁燕也跟著走了出來.

三個都是喜歡音樂的女生,在高一時就認識了,一心想要在音樂道路上走下去的三人就組成了一個小型樂隊.

伍璿是樂隊的主場,楊思芩是吉他手,而梁燕則是鼓手.三人的傑出表演在學校深受同學喜愛,同時也獲得了學校的肯定,所以被安排在這一年的迎新晚會上表演.

因為在這迎新晚會上,她們三人樂隊的表演是人數最少並且也是沒有音樂老師參加的節目,所以不管是訓練還是彩排都比其他節目要求嚴格得多.

第五中學,是天府市的代表,像這種迎新晚會是會有市里的記者來采訪的,所以表演絕對不能馬虎.這也導致了最後一天的彩排,三個人硬是排練到了晚上十點才解散.

畢竟是重點高中,學院的占地面積都比得上一些三流大學了.音樂廳到寢室的路程還是有些遙遠,需要穿過體育場和食堂才能到達,走得快一點至少也需要五分鍾.

三個女生走在田徑場上,那個伍璿硬是抓著楊思芩不放,一直詢問那個男生的事情.

"小芩芩,你老實交代,前幾天我們練習都是在九點之前就結束了,你是不是假裝回寢室,然後就和那個男的去約會去咯."

"哪……哪有."似乎是真的被說中了一般,雖然天色已經很暗了,但從楊思芩略帶緊張的聲音中還是可以聽出來.

"哎呀,還真說中了.你們倆是不是經常在操場上溜達啊?"伍璿笑著說道.

楊思芩突然不說話了,開始四處的在身上找著什麼東西,很是慌張的樣子.

"思芩,怎麼了?"一旁的梁燕關心道.

"啊,真的不見了.會不會是表演後台換衣服的時候,落在椅子上了."楊思芩顯然對不見的東西十分重視.

"是不是你和那個男孩子的定情信物呀,哈哈"

"伍璿,夠了,思芩她都這樣了,你就別說他了.有個男朋友有什麼大驚小怪的,看你以後二十多歲找不到男朋友,還會不會這樣."

"思芩,要不我陪你回去找一找吧?"梁燕關心道.

"燕子姐,沒關系反正音樂廳沒多遠,我自己去就行了."楊思芩連忙推脫道.

"那要不我們幫你把吉他拿著吧,你背著也挺沉的."

"好啦,沒事,我馬上就回來."

說完,楊思芩就一個人背著吉他向著音樂廳跑去了,其實掉的東西還真被伍璿說中了.不然楊思芩肯定會叫上兩人陪自己一起去的,畢竟這麼晚了,音樂廳也關了燈,自己本來就很害怕鬼怪之類的東西.

"伍璿,就怪你吧.思芩膽子那沒小,被你這一說就還真的一個人去拿東西了.一會兒,要是思芩被嚇到了,我要找你算賬的."

"哎呀,大姐頭,我錯了.反正這里到音樂廳沒幾步路,鍛煉一下小芩芩的膽子就是啦,我們就在這等著吧."

說罷,兩人坐在一旁的乒乓桌上等著楊思芩回來.

…………

第五中學的音樂廳是一個占地約700平米的矮圓柱形建築,入口是一個大正門和兩個小側門.

"怎麼辦?音樂廳的燈都已經全部被熄滅了.早知道就叫上了燕子姐陪我一起咯.算了,楊思芩加油吧,回去拿一個東西而已."

楊思芩鼓起勇氣走到了音樂廳右邊的小側門,准備推開門進去的時候.

"哐當,哐當."推了兩下門,發現門後被鐵鎖給鎖住了.

"嗯?怎麼回事,我記得之前我們出來的時候,門沒有被鎖,而且就算要上鎖也不可能從里面反鎖吧.難道是門衛鎖住的嗎?算了,走正門進去吧."

楊思芩從兜里摸出了音樂廳正門的鑰匙.環形的走廊上,因為沒有燈照明,只有靠著微弱的月光慢慢走向正門.

正當楊思芩走到可以看見正門的位置時候,一道白影從正門外走了進去.

"啊!"楊思芩被嚇得叫了出來,而這叫聲在這空蕩寂靜的環形走廊里產生了許些回音,顯得更為恐怖.

"剛才那是什麼東西,像是一個穿著白衣服女人,走得好快都沒有看清楚.要不然我還是回去吧,明天早點過來好了."

楊思芩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不行,這里的門衛平時很早就要起來打掃音樂廳的衛生,而且明天還有重要的畢業晚會,說不定那門衛早上五點就起床了.先在看看情況吧,說不定是我眼睛花了."

楊思芩沉住氣,慢慢又向音樂廳大門處移動了兩步.看清了大門的模樣,發現沒有開動的跡象.

"剛才應該是太害怕而產生幻覺了吧,要是有人進去,這門怎麼會是關著的."楊思芩給自己打氣後,慢慢靠向大門,將手中的鑰匙插進了鎖口.

"吱……"門與門框之間摩擦產生的響聲,在漆黑的音樂廳內回蕩著.

楊思芩鼓起勇氣,立馬跑進大門,將旁邊牆上的燈光開關給打開了.

中央的水晶大吊燈發出光芒將這漆黑的音樂廳照亮以後,楊思芩總算是松了一口氣,沿著觀眾席邊緣向著後台走去.然而稍微放松一絲的心情,在此刻又繃緊了.

"表演台上怎麼會有一架鋼琴?明天表演鋼琴的獨奏的那個老師不是今晚沒有來過嗎?就算來過,那排練完了也會清空舞台才對啊."

楊思芩看著台上那靜靜放著的黑色鋼琴,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那可是他給我的東西,不行,我得去拿回來."楊思芩低下頭,把目光看向地面,但是由于心理暗示的作用,右眼角的余光還是會看到台上那一架鋼琴.

快步走上了後台的准備室後,迅速地在自己換裝的椅子上找到了一張一寸的照片,拾起來後,照片里是一個長得優秀清秀的男生,看著這張照片時,楊思芩心里的害怕都少了幾分.

"太好了,果然在這里.幸好回來一趟,不然肯定要被門衛給掃去了."楊思芩將相片放在了自己粉紅色的小錢夾內,輕輕地笑了笑,正要轉身離開時,僅隔著塊紅布的表演台上響起了幽雅的鋼琴曲--《卡農》

音調彈奏地恰到好處,隔著薄幕可以感受到,跳躍的手指彈奏觸一個美麗動人的故事.漸漸進入**,原本歡快,柔和抒情的曲調突然間隨著左手流暢的伴奏中顯得非常激昂.

可是在如此場合下,這樣悅耳舒適的曲子,帶給楊思芩的卻只有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沒有像電影里一樣會傻到用手掠開紅幕去看誰在彈奏鋼琴.楊思芩直接扔下自己最愛的吉他向著音樂廳大門跑去.

跑出後台,穿行在觀眾席之間的楊思芩,忍不住轉過頭,看了一眼舞台.

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女子,用她那蒼白纖細的雙手在那台黑色鋼琴譜寫著美麗的樂章,似乎整個人都沉醉在表演中一般,無法自拔.黑色長發垂?以詬智偕希?滄x伺?擁牧撐印?p> "唔,唔!"楊思芩連忙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小嘴,不讓自己叫出來,左手扶著身邊的看椅,艱難地來到了大門邊.但是,緊閉的大門卻怎麼也打不開.

淚水從楊思芩的眼角流了下來,可是自己還是堅強地沒有叫出來,躲在了最後一排看椅下,摸出了自己兜里的手機開始撥打起了外面兩位女生的電話,但是聽筒里傳來的只是"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對了,給他打電話,他一定會來救我的."驚恐的淚水一滴滴落在了地攤上,而楊思芩終于在手機電話薄上翻到了他的號碼.

"嘟,嘟."兩聲短暫的等待聲響起後,電話接通了.

"楊思芩,你有什麼事嗎?"

聽見聽筒里傳來了他的聲音,楊思芩的眼淚如泉水一般湧了出來.

"你來音樂廳救我好嗎?我一個人被困在這里了,快點過來."

"楊思芩,你有什麼事嗎?"一樣地聲音傳了過來.

"怎麼回事?沒有信號嗎?喂,是我,臥室楊思芩,我現在被……"

"楊思芩,你有什麼事嗎?"楊思芩的話還沒有說完,又是和上一句一模一樣的聲音傳了過來.

察覺到了似乎有些沒對的楊思芩,按掉了手機上紅色的掛斷鍵.

"楊思芩,你有什麼事嗎?"掛斷的瞬間,同樣的話語傳了過來,只不過聲音里夾雜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啊!"過度受驚的楊思芩叫了出來,而叫聲也打斷了正在彈奏到即將收尾的《卡農》.

曲子停止了,"吱"一聲響,面前的大門也打開了.楊思芩已經缺乏了獨立思考的能力,站起身子就朝著打開的大門跑去,卻不知舞台上,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子正站在鋼琴邊,面對著她,黑色的長發擋住了女子的臉,而且剛好垂到了地面.

就在楊思芩剛要跨出大門的一瞬間,一股冰冷的觸感從她的腳腕處傳來,整個人直接被拉進了音樂廳.不等她叫出聲來,大門就緊緊的關上了.

…………

同一時刻體育場內的伍璿和梁燕,坐在乒乓台上愣了一秒後,對視一眼.

"我們坐在這里干嘛?"伍璿突然說道.

"嗯?不是你說有什麼事要給我講,讓我坐在這里陪你聊天嗎?"梁燕反問道.

"啊?我怎麼不記得了,算了,明天上午我們兩個還要過來彩排呢.早點回去吧."

"騙子,有心事也不和我講."

就這樣兩人打打鬧鬧就回了寢室,似乎不記得有楊思芩這人了一般……

ps:推薦一部好萊塢的恐怖片《第39號檔案》,意想不到的結局.第四篇開始了,不知道夠不夠恐怖啊,喜歡的就多多收藏,阿肥感謝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