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第四十六章 灰色的眼眸
一座高聳入云的山巔之上,四方萬籟俱寂,偶爾會有一只飛禽劃過.一個衣著灰袍的白須老者雙手背負而立,站在山崖邊.

"咔擦"一聲,老者腰間的一塊木牌碎成了四塊,直接落下山崖,墜落入山間云霧之中不見了蹤跡.

老者蒼老的面龐上,滿是悲傷之情

"果然還是躲不過這一劫數嗎?再弱小的血魔也不是徒兒你能夠擊敗的啊.師父從你三歲開始收養你時,便算到十二年後有這一大劫.你每日不辭辛苦地修煉,這一劫數卻是越加明顯.哎,天意弄人."

白須老者似乎陷入了過去的回憶之中,整個人瞬間仿佛老了十年一般,一滴老淚落了下來.

這時,老者身後,一個掛著佩劍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時走了過來.雙手抱拳,單膝跪地說道

"師叔,師父他老人家讓您去一趟大殿,有事與你商量."

白須老者撫了撫衣袖,說道:"告訴你師父,說我身體不適,晚些時間在過去."

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了焦急的表情,繼續說道

"師父他說,務必……"話還沒說完,面前的灰袍老者就從袖袍中取出一只青色長劍,射入空中,人影一閃,下一刻已經站在了飛向山下的長劍之上.

…………

"為什麼會這樣,大家都會死嗎?"張陳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現在的自己甚至連手都沒辦法抬起來.

"水化也水化不了,這天上的血水里全部都含有血魔的負面情緒,根本沒法同化.我應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咳,咳……"再次咳出了一大灘血液在地面上,自己的視線都模糊了起來.

"小友,老衲最後再助你一臂之力.若是不敵,盡快離去."張陳心中的舍利子居然傳出了法道師傅的聲音,直接穿透張陳的心靈,將張陳的靈魂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

"嘭吱"右胸里那顆暗淡無光的舍利子從中心處開始碎裂,裂痕布滿四面八方,最後整顆圓球全部碎裂成粉末,融入到了到張陳的身體之中.

張陳可以感受到,自己體內碎裂的內髒正在以極快的速度聚合,大動脈也自動接上,同時心肌造血能力加強.並且在大腦里形成了近有半個乒乓球大小的元力光球.

此時,二娃一行人已經被血魔身上射出的血絲給黏住,馬上就要被吸入血魔體內.

電光火石之間,數十道壓縮空氣掠過眾人胸前,將那血絲全部切斷.張陳在用念力包裹住眾人,將大家直接帶進了樹林之中.

攜帶著八個人高速移動十分耗費念力,就這五分鍾,大腦里的元力就被消耗了近二分之一了.

"為什麼血魔沒有追過來?理論上不可能放棄才對啊."張陳正思考著,前方就馬上到了樹林的出口了,結果卻讓張陳目瞪口呆.

自己仿佛繞了一大圈,又重新回到了這個荒地,不過血魔還站在自己離開的那頭.

"為什麼會這樣,小白說過這樹林本身就有問題,但是我沒有感覺到這樹林的變化啊."張陳放棄了再次返回樹林中的想法,進去只是浪費元力罷了.

"現在真的是進退兩難.正面和血魔沖突,我也肯定堅持不了多久.如果退回樹林,那地形對我就更加不利,樹木更是受血魔控制.我該怎麼辦?"張陳有些絕望了起來.

"張陳,我們會死在這里嗎?"王藝芷的聲音從張陳身後傳了出來.

張陳愣住了,王藝芷的話語將自己從絕望中拉了回來.回過頭,看著每個人臉上的神色都不相同,但卻沒有絕望,大家心中都還有自己掛念的東西留在世上.

"對了,還有這些小東西在"之前的七只血甲蟲從張陳左手臂上鑽了出來,之前小白瞬間身死,讓張陳都忘了這幾個小家伙.

"用血甲蟲去對付血魔是不太可能,縱使它們不受血魔血液的影響,但是級別差距太大了.不過,利用他們能夠吞食血魔血液這一點,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找到樹林的出口呢?"

"這個方法應該能行,只要讓七只蟲子分頭去尋找,我在這段時間內拖住血魔,一旦找到入口,就用念力帶著大家離開."

"哈哈,只要拖住你就行."血甲蟲全部飛進樹林,張陳身形一動,直奔站在原地的血魔而去.

"等一下,有些奇怪,怎麼感覺這個血魔的氣息變小了許多."張陳注視著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血魔,感覺到了絲毫一樣.

先凝聚了一道超過血魔身體能夠吸收的高濃度念力,直接正面轟擊在血魔身上.

"轟"血魔受到這次沖擊後,身體猶如無法承受一般,直接炸裂開了.散落在地上的血液也直接浸入地下,沒有要聚合的意思.

張陳眉頭皺起,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己可不相信,一點念力就能夠將血魔轟殺了.

"啊!"尖叫聲在張陳身後響起.

回過頭一看,血魔正站在人群中間,左手提著沈秋田的脖頸,將整個人拽離了地面.而血魔的目光卻是轉過來,注視著張陳,臉上露出了譏諷的神色.

張陳現在跑過去已經來不及了,血魔抓著沈秋田的手臂上長出了數根血肉細絲,眼看就要刺穿沈秋田時.

三張白色符紙瞬間貼在了血魔的左手臂上,"茲茲"雷光纏繞,將其手臂瞬間切斷了.小型的雷暴也讓獲救的沈秋田被炸飛了出去,受了不小的傷.

"賈心!"沈秋田喊道.

原本倒在地上的重傷的賈心,不知如何能夠掏出三張雷光符並貼在了血魔的手臂上.剛才的用力,瞬間又讓自己腹部被止住的傷口撕裂,血液流了出來.

"心哥,你為什麼還要救我,你自己都快不行了啊."沈秋田在生死邊緣被救下來後並沒有一絲停頓,忍著傷痛艱難地向賈心跑去.

賈心腹部的傷勢被再次擴大,剛從腰間拿出了一顆綠色藥丸,正要服下.

"咔擦!"賈心唯一的一只手臂斷了,手臂斷裂的疼痛,差點讓賈心暈了過去.

血魔裂開嘴,左手掐住脖頸,將地上的賈心提了起來,然後看著焦急萬分的眾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秋田,一年多來,我一直是把你當成小雨來看,讓你受苦了.對不……"賈心嘴里溢著鮮血,艱難地笑著對向自己蹣跚而來的沈秋田說著.

可是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出口,賈心的頭和身子就分離了.無頭尸體被血魔吸收進了身體,而腦袋被扔在了一旁.

沈秋田整個人仿佛丟了魂一般,雙膝跪地,眼淚如同潮水一般向外湧出.

張陳雙目呲咧,雖然賈心這人讓自己很討厭,但是最後這副拼了命也要救了秋田的樣子,讓自己對血魔恨之入骨.

"啊!"張陳怒吼著,雙爪長到了一米長,在面前也凝出一道念力.可是,原本背對著張陳的血魔從背上直接長出一只大手,速度之快,將怒火中燒的張陳死死抓住,面前的念力也瞬間潰散了.

"可惡啊."血色大手力量之大,被捏在其中的張陳感覺身體都在被壓縮,過不了多久就要到自己的極限了.

不遠處的眾人看到這一幕,王藝芷和蕭藍兩個人竟然同時驚呼了一聲"張陳."血魔紅色的眸子盯著兩個女生後,嘴角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捏住張陳的大手沒有繼續握緊,讓張陳松了一口氣,但是依舊無法動彈.

從血魔前身上,長出兩根蔓藤粗細血肉條,直接將王藝芷和蕭藍給分別纏繞起來,並提在空中.血肉條纏繞得越來越緊,兩女生被勒住的部位都隱隱透出了紅色的血漬.

而這時,握住長出的大手一下松開了,血魔的頭顱轉了180度,裂開嘴,看著身後的張陳,眼神里充滿了嘲弄的神色.

"要我救其中一個嗎?"張陳如果再次上去攻擊血魔很可能兩個女孩子都會死.

"張陳救命!"王藝芷的聲音從上空傳來,聲音已經略帶嘶啞,脖頸上的血肉條已經勒得王藝芷臉上發紫了.

但是一旁的蕭藍,只是默默地看著張陳,眼神里全然是輕松,嘴巴還微微笑著.

"張陳,救她.上次我就該死了,這次我把命還給你.那條項鏈替我保管好,謝謝你."蕭藍的聲音很小,但是還是傳到了張陳的耳朵里.

時間不等人,再多一秒,兩人可能都會死去.

張陳雙爪一出,縱身一躍,切斷了王藝芷身上的血肉條,將昏迷過去的王藝芷抱在懷里,正想再用念力將一旁蕭藍一並救下時.

"唰"蕭藍身上的血肉條瞬間收縮,蕭藍臉上那最後的微笑凝固了.碎爛的尸體和鮮紅的血液從天上灑落下來.

張陳跪在地上,手里握著從乾坤袋里取出來的藍寶石項鏈.

似乎想起了前些天,一個全身長滿魚鱗的女生被自己從人魚口中救出來,背到小島上的寺廟,女生很懂事也很堅強,遇到什麼事都很聽自己的話,不管是白骨為其去鱗,還是毒蛇從她身上爬過,只要自己說沒事,女子便不再害怕.能夠靠著自己背部似乎就是女生最大的奢求.

"不……我不想讓大家看到我這樣,你能不能先幫我變回正常."

"這件事以後,能把手機號碼給我嗎?以後大家都可以一起玩的.你帶上你的女朋友也行哦."

"這是我奶奶送給我的東西,我不知道我自己明天能不能活下來.如果我死了,你能替我好好保管它嗎?"

蕭藍的聲音也不停回想在張陳腦袋里.跪在地上,全身被血雨染成紅色的張陳,眼中的眸子漸漸變成了灰色,一滴淚珠沿著眼角滑落在了手中的藍寶石上.

血魔似乎察覺到了異樣,左臂化為兩米長尖刺狀,對著張陳的心髒刺了過去.速度之快,空氣都被撕裂開來.

張陳的眼睛依舊看手中的藍寶石項鏈,伸出左手,直接死死抓住了血魔左臂化為的尖刺.

一道聲音在張陳體內響起:主魂飽和度已達100%,肉身情況符合進化條件,精神情況符合進化條件.

"主魂已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