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第四十五章 絕境
豆粒大小的雨滴落在張陳的身軀上.雨滴並不是想象中的純淨而透明,讓人感到清爽,而是濃稠而鮮紅,讓人感到窒息.

張陳與小白對視一眼後,小白化為一條白蛇迅速裹住掉落在地上已經毫無光澤的舍利子,隨後迅速鑽了了張陳的右胸之中.

張陳轉過身子,看著之前二娃七人待在樹林里的那個位置,竟然沒有人影.

"他們七個跑哪里去了,不會出什麼事吧.先把賈心那家伙帶上,說不定還有救."血雨越下越大,張陳迅速沖進別墅.

此時的賈心依然靠在牆壁旁邊昏迷不醒,不過在自己胸前插著幾根銀針,腹部和左臂的出血被止住了.應該是在張陳和小白與血魔交手的時候做的,不過還是因為傷勢太過嚴重,整個人已經暈了過去.

張陳一把背起賈心,不管他之前為什麼那麼做,而讓血魔又重獲新生.畢竟他是自己的伙伴,他也盡力了.

背著賈心剛出別墅大門,天上落下的血雨全部都在別墅上方彙集,一只巨大的手掌已經形成了,張陳深吸了一口冷氣,連忙加速朝著二娃一行人的消失方向而去.

穿行在樹林中,周圍的樹木正在不停地攝取天上落下的血雨,只要有一滴血雨落在上面,便會立即浸入樹皮之下.

"小白,這種情況你怎麼看?"張陳敢肯定血魔沒有死,于是溝通問一下小白.

"剛才我們殺掉的應該是血魔的真身不假,現在的情況我也不清楚."小白傳音道.

"算了,還是先找到二娃他們再說,大家可千萬不要有事啊."張陳正在想著,突然從身後傳來一陣驚天動地叫聲.

"啊!"仿佛來自地獄般的嚎叫,直接穿透了張陳的心靈.

"是血魔,的確是血魔,氣息不會錯,而且量十分大,遠遠超過從之前小女孩身上傳來的氣息.那血魔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如此恐怖."

張陳可以感覺到身後有一個龐然大物正在朝著自己的方向而來,于是加快速度向前移動.

不一會兒,張陳沖出了樹林,來到了自己之前釋放念力而開辟出的荒地上,而且二娃一行人也都在這里,不過情況極其不容更樂觀.

二娃右手拿著軍刀,全身都流淌著鮮血,左臂被咬了一個大大的口子,譚肥也更是肚子上戳穿了一個血洞,倒在地上,不過還有呼吸.王藝芷和另外三個女生待在一起,身邊不遠處的苗雙雙脖子被人咬碎了,躺在地上早已死去.四個女孩子顯然被嚇得不輕.

而眾人的身前躺著三具村民的尸體,林子里還在不斷地湧出焦平村的村民,雙眼發紅,似乎很想要吃掉眾人.

張陳沒有呼喚小白了,畢竟之前小白用了那一招後,明顯傷的不輕,幾個手無寸鐵的村民自己解決綽綽有余.

將賈心扛在肩上,雙爪一出,身形一閃,從林子里走出的數十個村民全部都尸首分離.二娃看到張陳趕到後,也是扔下軍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雙目無神地盯著面前自己殺掉的三個村民.

"我們本來就站在離你很近的樹林里,突然,仿佛被什麼控制一般就想要往樹林里跑.來到這里後,我們才清醒過了.有好幾個村民向我們走過來,上去和他們打招呼的苗雙雙被他們直接咬死了."

"我拼著命才殺了三個,譚肥去保護靠近女生的一個村民,被那人用小刀刺穿了肚子."

二娃驚魂未定的樣子,坐在地上將他們的遭遇描述給個張陳聽.

"二哥,振作一點,我們現在帶著女生一起出去."張陳鄭重地說道.

隨後來到眾女生身邊,畢竟四個都是女孩子,全都嚇得不輕,看著自己的朋友陪人咬死在面前,誰不害怕?

王藝芷見張陳走過來,一下就跑上去將張陳抱住,壓抑已久的淚水全部都湧了出來.一旁著沈秋田看到張陳肩上的賈心以後,大驚失色,立馬走了過來.

"賈心他受了重傷,沒有死,你不要動他."張陳讓王藝芷松開手,把昏迷的賈心輕輕放在了地上.

"你們聽好了,現在跟著我馬上離開這里,前面應該就是村子了.出了村子,我們就可以坐上車,離開這里."張陳鼓勵著受了極度驚嚇的女生.

"簌簌"雨聲縱然很大,但是其中夾雜的樹葉響聲還是被張陳聽到了.站起身子,看了看四周.

"被包圍了嗎?"從周圍的樹林里慢慢湧出了數百個村民,將眾人團團圍在了其中.

張陳抽出雙爪,正想要大開殺戒的時候."咚,咚,咚"沉重的腳步聲傳到了張陳的耳朵里.有什麼巨大的東西正在朝這里而來.

不一會兒,一個近七丈高的血色巨人出現在了張陳的視野里,巨人一步下去都要踏平四棵大樹.當它的腳踏進這一片荒地時,張陳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同時心里很是驚愕,因為巨人沒有右臂,張陳自然知道,這就是血魔.

血色巨人沒有皮膚,看著腳下的螻蟻後,興奮的流下了口水.而出乎張陳意外的是,原本包圍他們的村民全都將注意力轉移到巨人身上,發瘋似得湧向巨人,抵達巨人五米長的腳掌時,就開始在上面使勁啃食起來.

巨人彎下身子一把抓起幾十個村民就放入了自己的嘴巴之中,"咯吱"可以聽到清脆的骨頭碎裂聲從巨人嘴里傳來.

不過村民的數量實在有些多,有些都開始沿著他的小腿爬了上了.巨人開始煩惱起來,對著天空吼叫了一聲後,身體一下就縮小了,變得和正常人一般大小.

包圍住血魔的數百個村民突然之間沒有動靜,從血魔身體里長出來數百條紅色的血絲,黏住村民的身體後,就直接將其拉入自己的身體之中.

不過10秒,數百個村民就如同人間蒸發一般消失了.

血魔看向張陳一行人,同時也從身體中飛射出九道血絲,想要將眾人也拉入自己的身體之中去.

"唰唰!"張陳揮動了幾下指甲,就將飛射過來的九道血絲一一斬斷.同時,小白也從身體里鑽了出來,化為人形站在自己身旁.

"這個血魔怎麼回事?似乎不認識我了,把我當成普通人一般看待."張陳說.

"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之前我們辛苦滅殺的,的確是血魔的本體.之所以是血魔的本體,是因為血魔的主意識在那道身體里面.而血魔真正的身體,是這些年來被他所汙染過的所有血液."

張陳聽完後,明白了不少.小白繼續說道

"這些年來,被他殺掉的人的鮮血基本上染紅了這片土地,不少都被蒸發到了天空中.只要血魔的主意識不滅,他就能夠利用這些血液無限重生."

"但是,我們之前用舍利子將其主意識給抹殺了."張陳立即說道.

"沒錯,主意識的確消亡了,但是血魔的身體只是少去了冰山一角.每一滴被血魔汙染的血液里都有一道微弱的負面情緒存在,主意識消亡,這些血液就不受控制的組合在一起,形成了面前這個只存在負面情緒的真正血魔."

"難怪法道大師,他總是沒能有勇氣跨出小島,原來是因為這血魔根本不可能殺得死.就是現在這個肢體不全,剛剛突破封印的血魔,我們根本沒有一戰之力."

小白眼中流露出了悲傷的神色.

可是張陳不管面前的這個是什麼東西,他絕對不允許這東西傷害自己的朋友,傷害王藝芷.

"管他是不是殺不死,小白和我一起拼命阻住他行嗎?讓我朋友都逃出去."張陳對小白認真的說道.

小白看著張陳堅定的目光後,點了點頭.

"二娃,拜托你一件事,帶著大家逃出去,不要回頭.前面應該就是村子了."張陳對著身後的眾人吼道.

二娃明白張陳的話語,自己扶起地上暈倒的譚肥,四個女生也一起扶起受重傷的賈心,一步步蹣跚著,朝樹林里走去.

可是,血魔動了,左臂直接變得和剛才巨人形態時一般的大小,想要將逃離的眾人給一把抓回來.

"小白,動手."

小白抽出細刀,直接劈砍在血魔足足兩米粗細的左臂上,勉強將其割開了一半,刀身中透出的寒氣入侵傷口,讓手臂的速度也慢了下來.張陳身形一掠,雙爪長到一米長,直接將另一半斬斷.兩米粗,六米長的左前臂就與血魔分離開來,落在地上化為血水後,融入了地面.

"試著夾擊一下他吧."張陳看著血魔被斬斷的左臂又重新長出來變回了正常大小,同時也將注意力放在了自己和小白身上後,說道.

小白和張陳兩人,分別從左右同時突擊血魔,小白的速度更是要快上幾分,幾乎在電光火石般就先到達了血魔左側.

寒氣圍繞的刀身,就要斬向那一動不動的血魔時,異變發生了.

數十把紅色的尖刀從血魔左邊身子生長而出,直接將小白的身子斬斷成了數十節,白冰落在地上,化為一縷寒氣飛進了小白的嘴里.

小白被斬斷的身軀上有著一些紅色類似蠕蟲一般的東西,不斷地將長出來的小蛇啃食掉.最後,人身的小白漸漸變成了蛇形,就如同張陳夢里那斷成數節的白蛇一樣.

"小白!"張陳怒吼道,但是念力已經不夠了只能肉搏,接近到血魔身邊時,同樣數十把尖刀長出來.

"啊!"張陳將嘴巴張到了最大,想要一口將面前的刀刃連同血魔一起吞進去.

血魔一直無神的眼里露出了許些詫異,身形一閃就離開了張陳嘴巴覆蓋的范圍,一擊橫腿重重的踢在了張陳的腹部,一震劇痛從腹部傳來,整個人直接側飛出去,撞斷了三根樹木才停下來.

"賈心重傷,小白也不行了,我也快要死了嗎?"張陳感覺到自己腹部里的內髒基本都震碎了,血管也斷了,現在還沒死全靠自己身體的強壯和非人的毅力.

"哎,不能陪王藝芷她走下去了.但是拖住了這麼久,他們應該也出去了把.咳咳!"張陳忍不住咳了幾下,腹部疼痛差點讓他暈了過去.

而就在這時,張陳看到,樹林中,二娃一行人又走了回來……

ps:絕境來臨,豬腳如何應對呢?今天推薦一部國外的恐怖游戲,名叫《小鎮驚魂》,阿肥第一次沒有攻略自己玩的時候,玩的手心全是汗水,哈哈.喜歡阿肥作品的就記得看完點個收藏,有票的就投點票給我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