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第二十六章 剁肉
"滴答滴答"空明地滴水聲,環繞在張陳的耳邊.

這次一進入夢里,自己竟然躺在三樓浴室的浴缸里,**的身體沒入在粘稠的鮮血里.

抬起頭,在浴缸上方的天花板上,掛著三個不超過八歲的小孩,兩男一女,其中的兩個男孩似乎已經死去了,脖子上,手腕上,大腿上都有一道道深深的刀痕,每一刀都正好切斷了動脈,好讓鮮血留出來.

而正上方的女孩子雙手被麻繩綁著,布滿血絲的雙眼怨恨瞪著自己,嘴巴已經被細線給縫合了起來,沒法說話.

眼看兩個小男孩的血液似乎已經流得所剩無幾了.自己伸出右手,拿起浴缸旁的一把割草刀,很不以為然地看著小女孩怨恨的表情.

下一秒,直接將刀身慢慢割入小女孩的背部,可能是因為小女孩的眼神,讓自己有些惱怒.這一割,直接是刺穿了女孩的身體.一大股鮮血一下湧了出來,對著撲面而來的如同潮水般的血液,自己緩慢地閉上了雙眼,張開嘴唇,肆意地享受著這美妙的時刻.

然而當自己睜開眼睛的時候,吊在上面的女孩早已經死去了.

在小女孩的血液流下來後,整個浴缸也差不多快被填滿了.自己微微一笑,閉上眼睛,開始靜靜地享受這一切.

突然,似乎聽到了什麼,自己慌忙地從浴室里走了出來,面對著門口,大聲呵斥了幾句以後,外面的人就離開了.回來浴室,看著鏡中自己滿是鮮血的樣子,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同時,為了怕麻煩,自己拿起割草刀,直接將其中一個小男孩的手腕給隔斷了,"咚!"男孩落入了滿是鮮血浴缸中,熱乎乎的血液飛濺到了自己的身上.

舔了舔上嘴唇,午餐時間到了.

血腥場面過後,自己將身上用清水沖洗好,換上一身華貴的服裝,徑直向樓下走去.

先來到的是妻子和自己女兒的房間,從房間的布置看來,自己的妻子應該是已經長住在二樓這里了,而三樓便成了私人空間.

妻子似乎有些驚訝丈夫的到來,連忙抱起嬰兒床上的女嬰給自己看,還在不斷地講訴著什麼有趣的事情,但是自己明顯是很勉強地再應答妻子的言談.

聊完後,妻子將女兒遞給了自己,懷著的女嬰在自己手臂上待了幾秒鍾就哇哇大哭起來.張陳明顯感覺到了此時自己心中的憤怒,但是沒有表現出來,面無表情地將女嬰還給了妻子.自己轉身走出了房間.

面對路上仆人恭敬的招呼,自己也聰耳不聞,徑直走出了別墅,來到了正在種花的黑人仆從身邊.

簡單交流了幾句以後,自己從包里拿出了三樓的鑰匙遞給了仆從,隨後那黑人從別墅旁拿出了一個麻袋就和自已一起向著三樓走去.

打包好了被自己吃剩的小男孩後,可以明顯看到黑人臉上的憂郁,自己便從房間的櫃子中拿出了一張鈔票遞給了黑人,拍了拍他肩膀,似乎又說了些什麼.

黑人點了點頭,把麻掉抗在肩上,走出了房間.

回到浴室中,看著鏡中明明近四十歲的自己,但皮膚卻十分光滑細膩,整個人看上去只有差不多三十歲.

哈哈大笑了一會兒,又脫下身上的衣服,慢慢睡進了鮮血浴缸之中.

"張陳,張陳~~~~!"一陣聲音傳入了自己的腦袋里.面前粘稠的血液,暗紅的房間,一瞬間就支離破碎了,變成了自己漆黑的臥室.

"譚肥大半夜的,你叫什麼叫啊?"張陳看了看床邊自己的手機,上面顯示著1:17.

"陳哥換好衣服,一樓似乎出事了."這次是二娃的聲音.

"好的,我馬上下去,你們等著我一起去,別把王藝芷她們給弄醒了."

"這個我們知道,總之你快點,一中的人都下去了,似乎他們那邊的什麼人出了事."

"媽蛋,這賈心不是機器貓嗎?怎麼每次都讓自己班的同學出事."張陳直接用念力一瞬間就穿好衣褲,打開門,帶著二娃和譚肥一起下了樓.

一樓大廳的燈已經被打開了,張陳聽到聲音是從廚房里傳來的,不由想起了弘毅.

"我和賈心都沒檢查到,難道真出事了?不可能啊."張陳皺起眉頭,走進餐廳後,發現在廚房門前,賈心正一個人站在那里.而蕭藍和沈秋田正扶著苗雙雙在餐廳里的水池旁,而苗雙雙似乎正在嘔吐.

"果然,弘毅不見了."張陳氣得咬牙切齒,竟然有了第一次蕭藍的教訓,這次居然還讓弘毅也出事了.

"你們兩個去看看一中的女生情況如何,別進廚房."張陳吩咐了下譚肥和二娃.

"陳哥,弘毅那人還是很老實,而且為人不錯,你要盡力去救他啊."二娃也察覺到弘毅不見,兩人經過上次樹林里的遭遇,感情也有些深了.

"恩,我會帶他安全回來的."

張陳說完就朝著,賈心走去.

"你這麼慢才來啊,廚房里的家伙現身了,今晚我們就殺了它,跟我來."賈心笑著說道.

…………

羅丹別墅二樓右側苗雙雙房間半個小時前

"咚,咚,咚"一陣菜刀剁在菜板上的聲音傳到了廚房上面正對的臥室,也就是苗雙雙的房間.

苗雙雙也是被這急促地剁刀聲給吵醒了.

"這大半夜的,誰在樓下切菜啊?"苗雙雙本來就有些無腦,再加上根本還沒有完全從夢中醒來,就穿著睡衣,打開臥室門,什麼也不想地就朝著樓下走去.

下了螺旋樓梯到達一樓大廳的時候,這個聲音就更明顯了.原本寂靜黑暗的一樓,在這陣陣剁刀聲的渲染下更加恐怖了.

這苗雙雙也是真的有些大頭大腦地,一直走到了餐廳門口,才意識到似乎哪里沒對.

"大半夜的怎麼可能有人到廚房里切菜,今天張陳把我們單獨在廚房里待過的人叫出來,難道這廚房里有什麼東西嗎?"

餐廳的大門被打開了,這苗雙雙還真是膽大,慢慢摞了摞步子,將門旁邊餐廳里的燈給打開了.耀眼的黃色燈光一下將整個餐廳給照亮,將恐怖的氣息驅散了不少.

雖然餐廳的燈亮了,但是廚房里傳來剁刀聲也是更為讓人毛骨悚然.

"恐怖片里面,不是有鬼的地方,燈一般都打不開嗎?那應該不會有鬼吧."

苗雙雙自己壯了壯膽,吞了一口唾沫,一步一步地廚房被打開的大門.苗雙雙走到廚房門口,用手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叫出來.因為自己看到了一個黑影站在台子邊,右手拿著菜刀正在剁什麼東西.

慢慢地,這苗雙雙伸出左手,打開了廚房大門旁邊的燈光開關.

"咔"白色的吊燈一下子照亮了廚房,苗雙雙也看清了那黑影不模樣,不正是弘毅嗎?

"臥槽,弘毅你這家伙大半夜不睡覺,跑來廚房切什麼菜,嚇死老娘了.睡不著你可以玩玩別的啊."這苗雙雙一來就爆粗口,將自己的情緒發泄一空.

可是站在那里切菜的弘毅卻是一動不動,繼續切著菜板上的東西.

"老娘說話你都不聽是不是?等等,難道這家伙是在夢游?"苗雙雙也認為,這大半夜跑來廚房切菜的事,絕對不是正常人可以干得出的.

于是,苗雙雙慢慢向前走去,想要看看這弘毅是不是在夢游.不過,這種行為在恐怖片里,完全就是作死的行為.

還有兩步就要接近剁刀的弘毅時,一道吼聲從苗雙雙身後響起.

"別靠近他,快退回來!"說話的正是站在門口的賈心.

苗雙雙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回頭看了看是誰在說話.可這一回頭,自己前方正在剁刀的弘毅一下轉過身,雙目泛白,全身沾滿了鮮血,更為可怕的是,弘毅的整個左臂都已經沒有了.

弘毅右手持刀,對著苗雙雙的腦袋就是一劈.

"退開!"賈心大叫一聲,同時從右手指縫飛出了三枚銀針和一枚相對大一些的黑色細針.

"叮叮叮!"其中三枚銀針撞擊在弘毅右手正在揮下的菜刀上,力道之大直接將弘毅整個人都擊退了,同時第四枚黑針也沒入了弘毅的身體之中,沒有穿透.

苗雙雙驚恐地摔倒在了地上,看著滿是鮮血沒有左臂的弘毅,就開始大聲尖叫起來.而被擊退的弘毅,扔掉菜刀,朝著廚房窗口跑了過去.

"?紓 閉?鋈酥苯幼財屏瞬aВ??雋舜翱凇6?駒諉趴詰募中鬧皇俏1014恍γ揮幸?犯系囊饉肌?p> 苗雙雙地叫聲就驚醒了不少人,于是便有了張陳醒來的那一幕.

…………

"這家伙似乎只對這鬼怪感興趣啊,對自己班同學的生死似乎都不理不睬的."張陳鄙夷地看著賈心.

"我剛才將一枚黑磁針打入了,被控制的弘毅身體中,一會兒,用磁盤就能輕易找到弘毅,然後我們就能將廚房里這家伙給一鍋端了.跟我追上去."

賈心說完後,一個箭步來到床邊,縱身跳了出.

"這個賈心,居然……算了,一會兒再找他算賬,還是跟上去,把弘毅找著再說."

張陳咬了咬牙,也迅速來到窗邊.看著身邊台子上的菜板,上面擺滿了一片片十分切割得十分精細的肉片,不過從整體看到,不就是一整只手臂嗎?

"這個弘毅,就算是救回來也沒有蕭藍那麼幸運能夠還原.不是死也是個殘廢."張陳看到菜板上的肉片,也基本能夠猜到在半個小時以前,在這廚房里發生了多麼恐怖的事.

"哎,先救人再說.但是怕來個什麼調虎離山,還是留一個後手在房間里面好了."

張陳心神一動,一條小白蛇從右胸里鑽了出來,落在了廚房里.

"小白,你待在這別墅里,幫我照看下我的朋友,謝謝了."張陳對著小白蛇說道.

"好."小白輕聲地答了一句,移動著身體,進到了餐廳里去了.

"好了,這下也可以放心去追弘毅了,小白這家伙比起賈心要好太多了,而且實力也強,相信不會出什麼大事,應該可以完全放心了."

張陳跟著賈心地腳步,迅速進入了樹林之中……

ps:新的一周,希望大家能夠多多投下推薦票,多多收藏,支持一下阿肥,謝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