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第二十五章 夢視之體
"譚肥還有苗雙雙,你們倆先出去吧,我們檢查一下弘毅就好了."張陳說.

譚肥和苗雙雙倆人盯著弘毅看了看,沒多說什麼轉身離開了餐廳.

"賈心你先檢查一下吧,我就怕再出現像蕭藍一樣的情況."

張陳還沒說完,那賈心就從腰間的一個小袋子里拿出了一株紫色小草,扯下上面的一片枝葉遞到了弘毅手上.

"吞下去,別嚼."

弘毅顯然很信任賈心,二話不說一口吞下.

然而,就在這株小草枝葉進入弘毅的身體時,之前鑽入大腦內的紅色細蟲居然慢慢爬了出來,但是掙紮了一會兒,還是重新爬回來大腦.

賈心盯著手中的那株草看了半天,說道

"應該沒問題,這子母鬼草,相生相伴,相死相隨,同時也是鬼物最為喜愛的食物之一.母草就是這主干,子草就是主干上的枝葉,也就是之前我叫弘毅吞下去的那一部分.

"這子母鬼草不是普通植物,人類無法消化,吞下後便會隨著大便排出,同時很少有鬼物能夠抵擋住美食的**,但這麼久了,母草依舊存活,說明子草沒有被鬼物吞食掉."

賈心簡單地做了一個講解,讓一旁的弘毅松了口氣.

"這家伙是機器貓嗎?這麼多奇怪的東西都是隨身帶著的?"張陳真的很想吐槽.但又想了想問道

"你那個什麼草,要是鬼物吃了會怎麼樣?"

"和正常食物一樣,沒有影響"

"為了以防萬一,你剛才不是說,很少有鬼物能夠抵抗嗎,說不定就真的中獎了.我來試試吧."

張陳到了這個時候也不想瞞著血甲蟲的事了,于是左手心上一只血甲蟲飛出,朝著弘毅飛去

"別怕,等它進去,不會有事的."張陳提醒了一句.

不過弘毅還是有些緊張,雙手握得緊緊的,死死地盯著向自己飛來的紅色蟲子.血甲蟲飛到他胸口後,直接開了個小洞飛了進去.

"這什麼爛草還真的這麼好吃?"

張陳感應到飛進弘毅身體內的血甲蟲居然不聽他命令,直接竄向了身體里的子草,興奮地吃了起來,吃完後才讓張陳掌握了主導權.

血甲蟲繞著弘毅身體跑了幾圈什麼也沒發現,從之前的小洞飛出來,回到了張陳的身體里.

"似乎真的沒問題,好了弘毅,沒事了,你去大廳和大家一起聊聊天吧,我和賈心商量一些事情."

弘毅見自己沒事,原本憂郁的神情也一掃而空,道了謝後,走出了餐廳.

"你剛才那個是血甲蟲吧,你是如何把它收為侍靈的?"賈心說.

"侍靈?"張陳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我不知道什麼侍靈,反正得到了它的卵,孵化出來以後,這家伙就一直跟著我了."

"那你運氣還真是好啊."賈心笑著說道."把你今日的'旅程’說來聽聽吧?"

張陳也笑了笑,把從自己進到湖中,察覺到湖水的異樣,以及村子受到影響的原因,湖底巨大魚人以及子嗣,還有救出蕭藍以及蕭藍被死去的老僧人相救的事都一一說了出來.但是隱瞞了舍利子和小白的事.

賈心聽完後,沒有詢問湖底鬼怪,而是問道

"那死去僧人的廟里沒有發現其他東西嗎?"

"沒了,就找到了一件僧袍給蕭藍穿上,我們吃了東西就離開了."張陳十分自然地說道,畢竟從這幾天看來,自己感覺這賈心絕對有事隱瞞,所以留幾個後手絕對是有必要的.

"湖里面那個大東西先別管,我在水下能力不行,去了也是送死."賈心說.

"果然是個旱鴨子啊."張陳差點笑了出來,不過還是忍住了,說道"那廚房里這事,你怎麼看?"

"我對一樓每個房間的鬼物就進行過一次初步調查,廚房里的家伙是最為謹慎的一個,那晚,我們殺掉那鏡中女鬼後,游泳館和油畫室都出現了異樣,可是這廚房里卻是悄無聲息,沒有動靜."

"你的意思是?"

"要想引出廚房里的家伙,除非它親自現身,不然我也沒辦法."

"你沒辦法?你不是機器貓嗎?"張陳居然不小心將吐槽的話給說了出來.

賈心笑了笑,聳了聳肩.

"算了算了,我帶你去個地方,去找個東西."張陳說.

"哦?"賈心好奇地看著張陳.

"哦什麼哦,跟著走就是了."張陳直接朝著餐廳外走去,賈心也是緊隨其後.

不久,兩人來到了一樓的最左邊,也就是地圖上有著"x"標記的房間.

"這個房間你檢查過嗎?里面有沒有什麼鬼物."張陳問.

"沒有,不過門鎖了我沒進去看過."

"那進去吧."張陳意念一動,門鎖就被打開了.原本以為里面會是一種,布滿灰塵,雜亂無章,一片狼藉的模樣,沒想到,竟然和想象中完全相反.

"好愜意的書房.好夢中一模一樣,幾十年來都沒有變動過."張陳走進門看著這些曾經在夢里看到過的場景,不禁感歎起來.

書房相比起其他房間要小了不少,地上鋪墊著一張暗灰色帶有少許星形花紋的毛地毯,進門右邊就是一個大大的古木色書櫃,里面防止了一些年代久遠的外國書籍.左右牆上都掛著兩個羊頭標本,房間的牆角放置著一對墨綠色的大花瓶.

窗戶前,一張烏木書桌靜靜地放置在那里,上面擺放著一盞老式的銅質台燈和一些發黃的本子,與張陳夢中的書房一模一樣.

"跟我來."張陳朝著身後的賈心招了招.

"夢里的情形,那個羅丹寫完日記後,十分嫻熟的就把日記本放入了右邊第一個抽屜,應該是長期的習慣吧,那日記本不知道還在不在里面."

張陳走過去一把拉開第一個抽屜,大驚道"竟然沒有."

接著又拉開了剩下的抽屜,全部都空空如也.

"賈心,幫我在這個房間里面找找有沒有一本不大不小的日記本."張陳說.

賈心疑惑地看了看張陳,不過還是到處找了起來.十幾分鍾過後,房間的每個角落都翻遍了,可是都沒有筆記本的蹤跡.

"張陳,你這是?"賈心問.

張陳擦了擦額頭的汗液,緩緩地將自己夢境的事講了出來.

賈心聽到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真是天意弄人,你知不知道,你這通過夢境回溯鬼物生前事跡的能力可是我們修道之人夢寐以求的能力啊,這叫夢視之體,十萬人里面可就只有一人擁有.你不去修道簡直是暴殄天物."

"夢視之體?我好像也是在被換了心髒以後才能這樣的吧,難道是那個孔先生傳給我的?"張陳思索了一下.

"這麼難得?但是我覺得,除了能夠在有鬼物的地方能夠通過夢境看到過去以外似乎沒有什麼特別了啊."

"哈哈,沒什麼特別,虧你說得出口.我師父的一位師弟就是這夢視之體,先不說擁有他先天的感知能力就十分驚人."

"你可知道,他在熟悉了自己對夢境的掌控能力後,居然能夠通過夢境看到即將發生的未來."

"看到未來?"

"你知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能夠預知自己所處位置發生的一切,也就是說你能夠改變未來,能夠預知到自己如何死亡,從而去逃離死亡,去戰勝死亡."

張陳驚訝到了,剛開始聽說能夠預見未來,自己還沒能反應過來.聽賈心這麼一說,這實在是有些恐怖.

假如,張陳能夠預見未來,那麼,昨晚在游泳館里,就可以直接了解那溺鬼的每一次攻擊的位置.同時提前就知道了,他本體具體的位置,根本不會有多大危險就能夠將溺鬼給殺了.

"那要如何做呢?"張陳問.

"這個就不知道了,我也是聽師父偶然提到的,自己今天也是第一次見到."

"恩,還是得謝謝你咯,不然我還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厲害的能力呢."

賈心笑了笑,說了一句

"大家都是朋友嘛,何必客氣.不過我提醒你一句,那日師父還告訴我,他的那位師弟後來死了."說完,賈心便走出了書房.

張陳在原地愣了愣神,細細品味著賈心的忠告.不久後,輕輕一笑,搖了搖頭走出了書房,並重新鎖上了門.

"夢視之體嗎?難怪我的那項感知能力是高,我還以為是我打cs練出來的呢.不過,賈心這家伙看來也不是很壞,但是為人太過聰明,心機太深,想和他交個朋友也難啊."

張陳來到大廳又和自己班上的四人大成一片,在他們不斷地要求下也只好說出了今天去就蕭藍的經過,當然所有遇到的怪事,該略去的略去,該簡化的簡化,和蕭藍之間的事,也是很簡單地平鋪直敘.

和大家講述的時候,譚肥這人不停地說著什麼"英雄救美",結果被忍無可忍的王藝芷加上代緒一起,給毒打了一頓,再也不敢說話了.

坐在不遠處的蕭藍也不時地看向這邊,張陳自然有所注意,但是也沒有正面回應,在張陳看來,蕭藍只是單純的感謝自己救了她,同時在自己心里,也只有王藝芷一個人.

一直聊天到了太陽下山,差不多也快到了八點,為了防止發生什麼怪事讓大家心神不甯.都上了二樓,各班在寢室自己組織活動.

到二樓的時候,蕭藍在擦著張陳肩膀過的時候,輕輕溫柔地說了一句"早點休息,謝謝你."

張陳微微地點了點頭,害怕被王藝芷看到了,自己又得解釋半天.

由于今天比較累,張陳也就和王藝芷在自己寢室單獨待了一小時,到了九點就讓她回去了.

"不知道今晚會知道多少?"張陳獨自躺在床上,慢慢閉上了雙眼……